寻光计划

停止“穷人有罪论”——当性别暴力成为女性贫困的帮凶

基于《东京贫困女子》和《贫困的本质》,聊女性贫困

贫困是什么?人们如何陷入贫困?社会中存在哪些针对贫困的污名?宏观政策如何影响了穷人?女性的贫困是怎样的?

基于《东京贫困女子》和《贫困的本质》两本书,本文将对以上问题展开讨论。

《东京贫困女子》


 1 |贫困的定义

❇️ 王芳

近几年因为疫情的影响,经济下行。2020年5月,总理李克强在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讲到,有6亿人的月收入在1000元左右。2022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国有9亿人是低于中等收入群体”。按世界银行的标准,中等收入群体的月收入门槛为2000元。从数据来看,大量的人处于绝对贫困或者相对贫困的状态

🍪 小饼干

2017、2018年,我在云南从事儿童贫困相关的工作。当时的云南,只要你的年收入低于2300元就属于贫困户。贫困存在着地域差异、性别差异。贫困的状况就相当于叠buff,你的边缘身份越多,就越贫困

🧂小言

《东京贫困女子》给出了一些性别薪酬差异的数据。日本女性的年平均收入是287万日元(约 15万人民币),日本男性的年平均收入是531.5万日元(约27.2万人民币),也就是说日本男性的收入比女性高了将近一倍。相较而言,中国同工同酬的情况好一点,但女性的工资也不足男性的80%,仅仅因为性别就产生了这样的差距。


 2 |人们是如何陷入贫困的?

🍪 小饼干

陷入贫困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疫情中,很多人尤其是女性陷入了贫困。拿家政工举例,她们属于零工经济的一部分,没有稳定的劳动合同,没有五险一金。疫情出现后,她们很容易因为失去流动性而丢失工作。

《贫穷的本质》里也讲到,我们好像可以对贫穷的人提出很多建议,比如说你怎么不去看报纸上招工的小广告?你怎么不去接受技能培训?但这些建议忽略了现实性,比如职业培训不是免费的,她们无力负担。此外,她们还要投入大量时间,最后的收益也无法保障。贫穷的人缺乏好的信息渠道。她们面对的情况是非常复杂的。

🍉 猪西西 

这两本书的角度分别是宏观政策制定和个人观察。《贫穷的本质》更多是性别中立视角。《东京贫困女子》则对女性受到性别暴力有更多的叙述,书中有一个单身母亲的例子。这位女性为了供养自己和女儿,每天拼命工作,打好几份工,因此没有时间看护女儿。在她工作时,女儿被她同居男友长期性侵。这件事被查出之后,女儿被送到了儿童福利机构。

女性贫困的原因不仅是经济政策、教育制度,还源于制度上的性别不平等,比如公共育儿服务的稀缺、职场性骚扰、家庭暴力等等。

🧂小言

在日本,单身母亲的年平均收入比其她女性低。因为要照顾孩子,她们对工作的选择有限,很多单身母亲没领过最低生活保障费。《东京贫困女子》提到的案例中,很多女性几乎都因遭遇家暴而离婚。前夫不支付赡养费,于是她们陷入了贫困。但是,对于不付赡养费的行为,日本政府几乎没有实质惩罚。

❇️ 王芳

我们刚才讲到贫困的有几个原因,首先是代际传递。父权制的社会中,照顾工作集中在家庭内部,主要由女性承担,例如养育孩子、照顾老人。此外,农村女性进城打工后,收入可能用来帮助原生家庭,而不是投资自己。女性贫困的原因还包括经济和就业形势变差,职场性别歧视等等。制度加固了贫困


《贫穷的本质》


 3 |停止污名和不合理的想象——贫穷的人也会喝可乐

🍪 小饼干

我做过一份月薪1900元的工作,是五险一金的正规工作,在一个政府大楼里面上班。然而,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是2100元。收到第一个月工资时,我哭了。朋友得知后说:“那你应该像我一样开始学着省钱了。”朋友当时在大厂上班,月收入约一万五。当时我非常生气,我觉得这是对贫困者的教导。

人们对贫困的人有很多想象:他们是不是不聪明?他们是不是很懒惰?他们是不是很拖延?但是,所有人都有些毛病,所有人都可能决策失误。

非洲很多人营养不良,但人们有钱后会买可乐。他们那个时候就需要可乐。因为长时间的饥饿,他们已经忍受太多了。他们需要一些东西快速抚慰自己,糖、脂肪、各种不健康的东西。贫穷者和别人没什么不一样,只是决策失误对他们的影响会更大。

❇️ 王芳

每个人都会做出一些错误决定,有时候未必是多大的问题,但是贫困者要付出更多的代价,还会因此得到负面的社会评价。人们常常认为贫困的人是懒惰的,但事实上穷人的工作时间非常长,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娱乐、休息的时间。这是一个很大的污名。

人们还会建议穷人去大城市谋生。但是,对于农村人来讲,熟悉的环境里有各种正式或非正式的互助系统。去到城市后,穷困者得到的支持可能更少。就像前几年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穷人随时都可能被大城市抛弃

🍉 猪西西

关于女性贫困也有很多想象,比如找不到工作的女性可以通过嫁人摆脱贫困。但是在很多案例中,女性陷入贫困后,她们的男性伴侣没有做出任何贡献,甚至可能增加负债,或实施家暴。


 4 |宏观政策如何影响了穷人?

🧂小言

日本自小泉纯一郎政权开始的新自由主义路线后,权力欺压、性骚扰、虐待和黑色劳动变多。政府减少了对公共事业的投入,撤掉很多补助金,让大家相信市场有自我调节的能力。但在一个权力不平等的市场里,政府减少干预加剧了不平等。补助金削减后,地方政府用低额工资将工作外包,也就是合同工。这种合同工往往是女性。

市场和政府压迫着最底层的人。穷人有罪论和Metoo中提到的受害者有罪论很像。有权力的人造成贫困,这一事实被忽略

🍉 猪西西

在反对旧社会时,穷人很光荣,而且所有人都穷。但现在主流话语改变了,像要求完美受害者一样,社会要求完美的穷人,穷人不能有改变贫穷之外的需求。但是,对贫困者来说,当下也很重要。《东京贫困女子》里,一位说,“我对未来没有希望,不知道哪天就死了,所以说欠几千万日元,合欠几百万日元,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 王芳

很多人只看到了励志鸡汤故事中的某个信息,比如在农村长大的某人因为某个机会成为成功人士。这类故事其实都有时代背景,很多人是因为在行业风口上搭上车才成功。但整体上来讲,普通人、贫困者试错的机会并不多

🧂小言

1980年代,日本处于泡沫经济时代,那是只要工作就有钱的时代,当然这仅限男性。赶上时代红利的男性,现在依然拥有话语权。他们不理解年轻人的处境。当代日本大学生,尚未毕业就背负着几百万日元的助学金贷款,打几份工都无法支付生活费,毕业后也找不到正式工作。女性尤其如此。


 5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 猪西西

无望时,人们不会提出诉求,政策就不会改变。大家可以更多地关注政策改变和支持性环境的建立。

🍪 小饼干

一位炒股的朋友给过我建议, “普通人的财务灾难是从投资开始的。”在缺乏信息、资源、时间时,普通人投资反而会让损失更大。另外,改善经济不一定是消除贫困的唯一方法。我们可以让人更健康、更快乐、更自由,这些和经济会相互作用

疫情以来,很多国家向个人和家庭直接派发现金。这类现金发放政策激起了对“全民基本收入”的广泛讨论。“全民基本收入”指“无条件”地为所有个人定期发放一笔现金收入。比如说谷歌、Facebook等商业巨头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受益者,但很多人却因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失去工作,他们为什么不可以给另外的人一些补偿么?

🧂小言

“全民基本收入”回应了一个问题——我们的社会能不能够让每个人都有尊严的活着

❇️ 王芳

贫困是一个社会性问题。个人并非完全无法解决,有时候需要一些机会,但机会是非常随机的,是否能正确看待这一点非常重要。

我们都希望每个人的状况不断改善,但若始终有人处在困境中,我们怎么理解他们的生活?因为社会制度设计、缺乏保障而贫穷的那些人,我们可以怎么理解他们?


———————

【本期主播】

❇️ 王芳:社工,在性别领域深耕十年
🧂 小言:女权主义者,行动者&报道者
🍉 猪西西:女权主义者
🍪 小饼干:社工

【点击收听播客】

《停止“穷人有罪论”——当性别暴力成为女性贫困的帮凶》

《如何摆脱情感勒索——同时写给勒索者和被勒索者的指南》

《谈厌女:我们想建立平等社会,但不以男人为标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