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1xin

中文系小學生,微信公眾號“不等來日方長”

「八孩妈妈」:这不是悲剧

这几天江苏徐州丰县「八孩妈妈」的事情看得我血压蹭蹭上涨,我看着她的遭遇,心想,我们真不是「生而为人」,因为有些人就不被当成人看!

这事情被爆出来首先是因为有博主去扶贫,发现了这名女性。网友看完发现不对:这名女性容貌姣好,怎么穿着单衣,还拴着狗链?再想到她生了八个孩子,大家心里大致明白,事情开始全网发酵。



有人开始质疑精神病患者是怎么病的,又是怎么生育的。也有人找出了多年前寻亲的帖子,想验证是不是这名女性。

事情发酵之后,豆瓣、知乎上的女网友都讲了自己曾经差点被拐的经历,2015年的一篇帖子也被挖出来;「巫山童养媳」马泮艳也写下了母亲自己的遭遇::

从上个世纪马泮艳妈妈的遭遇开始,再到21世纪初马泮艳的控诉,到今日的「八孩妈妈」,重复的都是一样的故事:女性被人口拐卖到农村里,被锁在家里,被暴力性侵,生下小孩,或是精神失常,或是生理失语。她们口中剩下的,好像只有这个世界不要俺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惨剧一次次发生,当丰县官方出了通告,说是「正常结婚」时,网友才会有那么多的质疑。看多了新闻的我们已经知道了:「正常婚姻」不可能是真的,拐卖人口和把女性当成牲畜,才是真相。

「人口买卖」是什么意思呢?是把人当成货物进行交易。简单的几个字,牵涉了很多命题:

  • 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才会把人类当成一种可交易的物品?
  • 通过什么样的方式,一个人能让另一个人成为自己的财产、或者货物?
  • 把人当成货物,侵犯了人的哪些基本权益?

首先,必然是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才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把人当成货物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可以从中牟利。从这一点上看,人口贩运,必须买卖同罪。

其次,一个人不可能出于自由意志而成为另一个人的货物,ta必然经受了或是暴力、或是欺骗等胁迫手段,在一个权力地位不平等的情况下,才可能成为另一个人的货物。

所以,人口贩运是对一个人自由意志的根本违背,它让一个人无法决定自己目前的生活,也无法决定未来生活的走向。

这是奴役,这是不把人当人,这是极端的暴力与不自由。

而人口贩运伤害的是谁呢?往往是弱者。

根据联合国2020年《人口贩运问题报告》,46%的人口贩运受害者是成年女性,34%是儿童,20%是成年男性。

这些贩卖的人口最经常会被强迫进行的主要包括性剥削(50%)、强迫劳动(38%)、犯罪行为(6%)、乞讨(1.5%)、强行婚配(1%)、儿童买卖、器官交易等等。

徐州丰县的这件事正是性剥削和强行婚配,这几乎是所有女性的阴影与噩梦。

为什么呢?因为女性知道,在这件事上,男性有太多的帮凶。

就看这件事一开始的舆论,抖音男博主去拍摄的时候,看到这名女性,只觉得可怜却不支持他人报警,看到带着8个孩子的父亲,还要为他歌颂父爱如山。




而更过分的是,这名男子开了抖音之后发的第一条视频,被问的问题是:你是怎么生了八个儿子的?

他身上一直穿着的这件大衣,明显是别人捐赠给女性的,他却恬不知耻地承认:能穿就行。而他口中的孩子妈妈可是在寒冬腊月穿着单衣啊。

「正能量」「含辛茹苦带大八个孩子」「好父亲」,这些评价居然出现在一个把孩子妈妈拿狗链锁在后院的人身上,被赞许,被当成「生育典范」,人间之恶真是可见一斑。

而且,这种事,不会只发生在一家人身上,往往是一个村的人在互相掩护。先前那篇帖子里的网友就写道,他曾经想要救助这样的女性,但是几乎不可能,因为全村人都知道,你不帮别人保护他买来的媳妇,你自己的媳妇也有可能会被带走。

全村人都会为了对繁衍的强烈渴望,而把女性认为是生育机器,罔顾女性的生存价值,可以说,在这些人心中,绝不能为了解救一个女性,而危及全村所有的男性。

换句话说,对「传香火」的渴求远远盖过了人的良知,这是厌女的极致,也是人性中极端的恶。

文化还只是一部分,为这种事情保驾护航的就是公权力。当地村委会、公安局如果不「配合」,不默许此事的存在,「八孩妈妈」这种事绝不可能这么顺利地发生。

还不止于此,其背后还有计划生育造成的性别失衡,以及地区贫富不均带来的的经济和教育发展失衡。

有人说这是悲剧。

古希腊悲剧里,好人无端受害,步步掉进漩涡,令人感叹命运是何等不公。但这件事跟悲剧没有半毛钱关系,这是人间惨剧,这不是命运的事。

「八孩妈妈」不是一个简单的悲剧,而是整个社会都需要面对的问题:为什么「人」会不被当成人?




六年前,我在公众号里写下的第二篇文章,是韩国脱北者的两本自传的读后感《我们或许不是生而为人》,在那里面我感叹:我们或许不是生而为人,因为不是每一个人在生下来以后就能被当成“人”来对待。

这个问题我六年前写过,六年后,我还是继续在写。我为这个世界在这六年里还没有变得更好而感到难过。

但也就是因为这样吧,我觉得还是要写下去,要用笔来记录是什么激起了我的情绪,让我觉得不得不鸣。我真希望六年之后我不再需要为这样的命题而“鸣”了,可我也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时代很大,它前进的步伐也很缓慢。属于我自己的时空则太小也太短了,我必须用笔写下这个时代里独属于我的一部分。我不写,就没有人替我记录。

以此,献给写作六周年。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阅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