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1xin

中文系小學生,微信公眾號“不等來日方長”

为什么「女拳」这么令人害怕?

唐山这件事应该不需要再复述基本情节了吧。

有相当多的文章讨论了这个事件是否涉及性别议题,我不再赘述,就概括一下:

这件事起因是强势性别对弱势性别的「性骚扰」,本质是性别暴力,事件发生的时候,众多旁观者里,女性出来帮忙并且被打,男性袖手旁观。

这件事,就是一件把「性别」二字摆在台面上的事。

这篇文章无意再争论以上这一点,我更想讨论的是:为什么女性提出「这是一个性别议题」的时候会被斥为「极端女权」?为什么「性别对立」让另一个性别如此紧张?

图片来自豆瓣劝分组


图片来自豆瓣劝分组

其实说起来非常简单,因为这部分女性,没有按照男性定义的规则办事

男性的规则是什么?

是我想要摸你后背的时候你不能拒绝;

是我想打你的时候你不能躲开;

是我的同性对另一个性别施加伤害的时候我接受这是一个现实,而不是反抗;

总的来说,是:

当「我」在施展权力的时候,「你」只能居于一个弱者的地位;当「你」不顺从的时候,「我」就会使用暴力要求你屈服。

这里的「你」和「我」并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是权力的较量,是掌权者「我」对失权者「你」的践踏。

在这个事件中,受害者全无尊严可言,因为她的身体——她接触这个世界最直接的方式——被侵犯了,性,这种最私密的方式也被拿到台面上来了。这场事件表露的是男权社会对女性最残忍的权利剥夺,他们在伤害另一个性别的生命中最接近尊严的两个部分。

然而这种侵害被大多数男性视为习以为常的规则,想想那群坐在旁边的男性,他们心里未必觉得这件事是对的,只是默认自己袖手旁观的自保没有问题。

因为在他们习得的规则里,力量大的就是赢家,面对赢家就应该屈服。

他们习惯性地用权力来看待世界。

也就因此,他们眼里的女权不过是:

这也正是他们为什么害怕女性发出声音的原因:他们害怕女性变强,害怕女性成为赢家之后,被侵犯权利的人就是他们。

他们当然害怕被打,他们之所以袖手旁观,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不被打」么?

所以那些人才会把「男性袖手旁观」归因为「女拳打太多」,因为在他们的想象中,女权就是把曾经对准另一个性别的拳头对到自己身上,而如果自己不拿起拳头,就无法自保。

简单来说,就是一种非敌既友、非黑即白的思维。

可是我想问一问,谁说女权的目的是打男人呢?谁说女性有了与男性平等的权力,就会开始对另一个性别进行施压呢?

我们想要的是公平的权力和机会,我们想要的是可以强也可以弱的权力,我们想要的是弱势群体也可以得到尊重和保护的世界。

但在男性眼里,当女性愤怒,当女性反抗,她们想要的是取他们而代之,是成为这场权力游戏的胜利者。

人难以跳脱出自己的经验来思考世界,男性因为从小到大习得的社会规则就是如此,他们理解的女权也就成了“你想成为我的性别”。

但是,对不起,我们不想。

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平等、尊重、自由发展的世界,我们所对抗的是所有的强权,我们所期待的是公共领域与私领域都能够有效伸张自己身为一个人的权力的社会。

男性们,请发挥你们的想象力,去设想一个更广阔的世界吧。

我们要的东西,不是伤害你们才必须拥有的,我们没有在期待一个「我」打了「你」的时候心安理得的世界,请不要用你匮乏的想象力来妖魔化我们。

作为女性,我看到唐山那个视频的时候,我感受到的除了愤怒和恐惧以外,还有一股强烈的悲伤,我反复在想: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对另一个「人」做这样的事情?

他在施加暴力的时候完全不觉得自己有错,他看不见对方的悲伤、愤怒、恐惧和痛苦,也完全无视了所有的道德和法律原则。

因为在他眼中,这就不是一个「人」。

而女性主义者想要的,只是,我们想当个「人」。

放个图吧:

当你面对一个弱势群体所受的压迫时,如果你的立场是「不反对也不支持」,那你就是间接支持强势话语的一方。

女权主义并不可怕,请不要紧张,更请不要用“性别对立”来污名化我们为自己争取权利而作出的努力。

「“我们期待的是一个无关性别的安全的社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