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h

我们在白天黑夜为彼此是艳火

【播客】母亲节过去后,说说感恩奉献之外的话

一个世纪过去,当年协和不关心”出走的娜拉“,现在社会似乎也没有往前走出太多。当年强国保种的良母叙事,在今天又换成为了国家生育率生二胎三胎的好妈妈。女性总是难以摆脱宏大的父权制下的国族、家族和集体叙事。生育的自由到底在何处,我们看似拥有了,又仿佛仍然是未知数。

参与制作了一期关于母亲节的播客,想在母亲节后聊聊感恩和奉献之外的内容。毕竟“母亲”不止应在特定的日期被看到。

01 “观看”生育:林巧稚的故事,女医者的历史和母亲身份的建构 - 三姑六婆 | 小宇宙 - 听播客,上小宇宙 (xiaoyuzhoufm.com)

这是一期送给妈妈的节目,毫不意外在母亲节当天发给了妈妈,她很开心。录制的时候上海刚刚封锁,我们都不止一次说过可能中途要下去做核酸。

我们这些参与节目制作的女性们都已经进入传统的育儿年龄,当自己进入到这个时间段,便开始真正意识到,说”感恩“和”谢谢妈妈“是简单的、单薄的,就像歌颂林巧稚“万婴之母”、“终生未婚”一样。

其中的辛酸、困难和更多细碎的烦恼却是幽微难言的。这些琐碎的付出,以及生育带来的身体心灵的种种不适,并不会被基础教育传递。你只需要了解母爱伟大,十月怀胎和一朝分娩很痛苦,但具体怎么伟大,怎么痛苦,可见的像素度极低。

这是靠着我们自己去学习的经验。第一次看《生门》,知道女性真实生育的过程,第一次听姐姐辈的女性闲聊,得知还有婴儿咬破乳头和乳腺炎这种疼痛……

因此很喜欢这一期的标题”观看生育“。在母亲节,从我们的视角回望母辈,知道她们育儿的生物过程,才知道单纯的”节日快乐“和”妈妈辛苦了“几个字的渺小。反观自身,掌握自己的身体和生育的自由,来自于对生育知识足够的了解。我们当然很难摆脱时代观念的绑架,选择生或不生。但了解更多才会离选择的自由越近。

说回林巧稚,她没有结婚,除了对事业的热爱之外,还有实打实的制度无奈——老协和要求女医生不婚不育,防止女医生在结婚后跟着丈夫去留或因家庭压缩工作时间。距离林巧稚一个世纪过去了,当年协和不关心“出走的娜拉”,现在社会似乎也没有往前走出太多。

尽管更多的女人走到公共空间去奋斗自己的事业,从过去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双职工家庭到现在的职业女性,但事业和育儿的所谓平衡仍然失衡地压在女人身上。如果这个女人足够幸运,她会获得一个自己的“妻子”,来帮她照料生活——姥姥、奶奶、姑姑或照顾阿姨(可能会有少数很称职的爸爸、爷爷或姥爷)。如果她不够幸运,可能就是我的母亲......

一个世纪前强国保种的良母叙事,在今天也换成为了国家生育率,做二胎三胎好妈妈。女性总是很难摆脱宏大的父权制下的国族、家族和集体叙事,生育的自由到底在何处,我们看似拥有了,又仿佛仍然是未知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歪脑|米米亚娜:作为女性,我与“母亲”概念渐行渐远

我家不過母親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