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节快乐

Edith
ReplyAccount Archived

不好意思你的生物学知识可能有点问题。我是我妈生的。

并且同样的表述,我亲爸都不讲话,你在这儿当什么云爹。

Edith

没有见过农村情况的中国中产男总喜欢拿农村光棍举例。

是的,一个徐州娶不上老婆的老光棍,却可以在买卖、强奸、囚禁女性上获得一整个运转体制的偏爱,要用举国舆论撼动。男人可真不容易。

【拒绝篡改,重回我的2020】去年除夕春节日:1.24-1.25

Edith

我也一样诶。到今年看到很多报道和官方纪念活动,突然觉得不应该就这样放弃自己的记忆。哪怕我们的记忆和纪念微不足道,也是别人拿不走的。

Edith

这是一个树洞系列。我根据自己保存的图片和链接重新拼凑关于疫情的私人回忆。也希望你和我一起行动,在公共记忆不断被篡改的当下,拿回我们的话语权,记录我们眼中的这段历史。

豆瓣賬號被封隨想

Edith
Reply
陆盛@bing

同样的遭遇。没有禁言过,直接封禁。询问原因的邮件只收到一遍遍机械的回复。后来严肃的索要具体违规内容后就没有回过我了。因为对豆瓣还算有感情,所以这种遭遇更让人产生强烈的屈辱感和愤怒。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Edith
Reply
bob2020@bobchi

谢谢告知。我只是反对他将地区性的特征普遍化,就像您家这边的情况与我家这边就不太一样,没必要在讲地时候直接代表中国农村的普遍景象。

(ps我必须要吐槽一下我家这边物价真的莫名地贵,你们那边建房子好划算。)

Edith
Reply
PeterHan@nostalgic

很同意这句话,中国的老百姓向来都是任劳任怨的。我在小县城的长辈们,不管有没有读过书,大部分都很朴素地相信只要愿意努力,总归日子会越过越好。这也是前面几十年的发展告诉他们的。

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更有责任去关怀任何不公平乃至黑暗的事情,避免大家闷头打拼却突遭不平解决无门。

就像最近的春蕾,为这个计划捐款的人也是想用自己收入帮助更偏远地区的女童。但遭遇地却是款项挪用,帐目不明并且全网封禁。最终捐款者丧失信心不敢捐款,伤害地又是那些女童。而这件事无法深究下去,又与体制内部问题有着各种各样的牵绊。没有人躺着无聊想关注声讨一个慈善组织,如果监管到位,运作规矩,老百姓也懒得关心,只会放心捐款呀。

Edith
Reply
Chuck鑫@tanjianxin1220

首先大陆农村是一个整体概念,如果你想表述你看到的,你可以说的具体一点。因为这样谈并没有什么说服性。我自己具体的例子,也只能表述我所看到的情况,应该说和你的感觉很不一样。我老家坐标中部某省的贫困县,上一代亲戚中农民很多。1.两层楼的小楼房,在我们这里的确存在,但不具备普遍性。以及,以我个人的经验,农村的楼房概念与城镇的楼房概念天差地别。我去过的亲戚家,两层楼房不装地板不上乳胶漆的还有很多,他们中一些人盖楼房的目的就在于在村子里有面子,但家居装修属于里子很多被牺牲。2.农地补助:因为回复你我刚查的政府公开信息,2019年土地补贴是128元/亩,以其中一个乡镇为例,耕地面积1.7万亩,共5564户,平均每户3.05亩,也就是算出每户全年补助391元。(我们是在山区,但林地经济作物也不发达,比如板栗种植,因为质量不高,极易腐坏,只能在当地或附近销售,而且时间有限。ps补助方面我单纯用数据堆砌,其他的不太了解,总之从未听到身边农村人提到补助高)上面是数据方面,我个人感受方面,农村基本只剩空巢老人或小孩子,土质不好,荒田很多(土质不好且多是山地,所以承包的并不多。林地有人承包,我听说过打板栗期间去做活一天30。),大部分青年人都出外打工。至于在工厂做工的收入情况,2016年和一个在外务工的初中好友聊过,那个时候在东莞的一个电子厂做活,好的时候一个月3000多,差的时候2000多。顺便说一下我们这边的房价,县城里的房价已经涨到了5000-7000不等(取决于地段楼盘),新入职的在编老师或公务员,工资一般扣除五险一金不超过2000.(在这种意义上,打工不见得比县城普通工作者赚的少,这的确是的,只不过比起他们各自面对的房价,赚的都不多。至于福利等其他问题情况当然差别很大) 农村的话,就是你说的这种两层小楼,有认识的人去年修了,因为建材涨价的关系,到装修完工大概花了快30万。3.你说的富裕农村也许是你家乡的,你见过的,我也听说过江浙沪一带有这样的村子。但这并不具备普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