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子

仰子,射手座。有點敏感,容易感觸,容易哭。很想每段感情開花結果;很想回到那片星空下;很想在冬夜裡相擁入夢;思憶懷念,絲絲點點,串串斷斷。寫作,是想把感動記下,別像淚水般乾不留痕,只少要像流星給妳一道燦爛星火。

【誠徵讀者啟事】找一個讀懂我心的人 /【誠徵作者啟事】找一個寫出我心的人(二)

序:作者將心思寫出來,不就是想找一個讀懂自己的心,了解自己的人嗎?讀者讀文章,不就是想找一個能寫出自己心中所想,心有共鳴的人嗎?茫茫人間,浩瀚文海,找一位知音的難度不下於找一個心露契合的伴侶,那不如直接找個伴侶吧?

讀者和作者在公車上偶遇,作者自己懵然不知。讀者卻已經暗暗戀上了他,還扮起網友來鼓勵他表白。他會成功嗎?

第二章:故事由讀者偷看作者繼續

筆者吐糟:女主角幸福的開始

秋日早晨,一陣清爽的涼風輕拂樹梢。

走在相同的行人道,在每天相同的時間踏上相同的公車,遇上相同的人,做著相同的事。當編輯校對的我已習慣每天的大部份都是單調重覆;只不過還有那小部份的人生,我還是希望為自己添上點色彩。所以我會每天穿上不同的漂亮裙子,看不同題材的書,吃不同口味的零食,聽不同風格的歌。

今天走在路上,腦中自然響起了《魔髮奇緣》的歌曲:

Mandy Moore “When Will My Life Begin”:

And I'll keep wanderin' and wanderin'
And wanderin' and wonderin'
When will my life begin?

好吧!我沒住在高塔,也沒有邪惡的後母監禁我。我倒是更像《小美人魚》中的人魚公主,希望可以走出自己那沉悶的生活,去經歷、去體驗一下別人不同的新生活。

Ariel ”Part Of Your World (Reprise)”:

If we could stay all day in the sun?
Just you and me, and I could be.
Part of your world

總站的公車在相同的時間,緩緩開出。我總覺得不斷上車的人們,眼神總是不大友善,好像在審視,更像是討厭已經佔著位置的人,所以我習慣坐在背向車頭的位置,看不到便不用煩心。坐好後,我便拿出在圖書館借的《席慕蓉詩集》來讀。我總覺得在晨光下讀書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另一件很浪漫的事便是在夕陽下讀書。

詩中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我用一千次回眸換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駐足停留。」

每天坐車上班,不知多少人跟我擦肩而過,但又有誰願意為我駐足停留?甚至做得更多?

我繼續低頭讀書,翻過被晨光照亮的一頁頁書頁,經過一條條被清風吹過的街道。不知不覺差不多到站。這時我才抬頭看看,才發現原來斜對面有個男生在望著我。他馬上轉個頭去,裝著看手機。好吧,望望而已,我也不太在意。

他早我一個站下車。因為前邊還有人要慢慢下車,經過我身邊時候停了下來。我知道他在看我,卻裝著看另一個方向。我便稍為留意一下他。這才看到他手上拿著手機,屏幕顯示著一個社交平台帳戶。咦?這不是之前我有看過的一個網絡作家的嗎?這男生也有看他嗎?這個作家寫得不錯,但他的網誌很久才更新一次,

在午飯時,我一時心血來潮,打開那個作家的網誌看看。咦,竟然有更新。咦!怎麼他寫的女生穿著衣服和我一樣?喂,連讀的那本書也一樣,根本是寫我吧!估不到那個網誌的作者,竟然就是車上那一個男生。

這個網誌作者原本是寫時事評論的,偶然也會在媒體看到他的文章。後來不知是對時局失望,還是失戀了,後來便轉寫愛情題材了。

有一天,他突然在網誌說:「未失戀前,我的所有愛、深情和浪漫都有落下的地方。現在沒有了,只能將一腔情深寄予字裡行間了。」

我便是在那時訂閱了他的網誌。雖然更新不大定時,但也寫得不錯。

他說愛情是:

「人生就是買一張票,進了主題公園。有人喜愛機動遊戲,願意花半生在排隊; 有人喜歡不停拍照,想為自己的人生留下一些紀念;亦有人兜兜轉轉,在不同景點園區來回往返,卻仍不知自己想要的是甚麼。
不同人有不同的喜好和追求,只可惜夜裡曲終人散時,總是要離開的。若能找到一個人,在這短暫又有限的時光裡,一起分享經歷的歡喜與悲傷,互相扶持關心,在乎該在乎的人,吃愛吃的東西,開心地玩耍,隨心地拍照,然後一起牽著手,看著終場時漫天燦爛的花火。我想這就是愛情吧!」

他喜歡細水長流、平凡幸福的愛情:

「浪漫只是中途站,幸福才是終點站;浪漫是難忘的花火,美麗但短暫;幸福則是每天的晨曦,平凡而溫暖,這才是真正的人生。真正在乎妳的人會為妳的幸福著想:關心妳的健康,經常提醒妳不要吃甚麼,該多吃點甚麼;體諒妳的難處,不會要妳半夜跑出來見他,明天若要上班還會提妳早點回家休息;了解妳的喜好、興趣、夢想,並努力和妳一起去實現,為兩人的幸福生活和未來的家庭奮鬥。」
「你能想像在陽光斑駁的下午,和她一起牽手走過樹影婆娑的小石路,來到街角的舊書店,找一本有緣的書,然後坐在門外長椅,一邊逗著花貓,一邊度過一個週末。這樣淡淡似是流水的日子,不但可以過一個下午、一天,還可以一年、十年般走下去。當兩人都成了老公公、老婆婆時,還是可以互相扶持,慢慢走過那林蔭、走過那小石路,就這樣一起相伴相依走完這一生。」

看來他自許是暖男呢!

「外人看起來,野心男好像有很多東西可以炫耀,但那些看起來金燦燦的東西回到家時,也不會變成溫暖的關心,體貼的照顧,更不會一直在妳身後守護著妳。真正的生活,就是平常的點點滴滴,細水長流。下班回家後,還是會被孩子弄得焦頭爛額、筋疲力盡,卻又滿足而笑。暖男生命的重心不在那些金燦燦的外物上,而是在乎妳、在乎孩子、在乎這個家。這才是真實、平凡、重覆,卻又有溫度和柔軟的生活。」

他的理想對象:

「有些人一生在尋找那完美的另一半,有些人則在尋找那失落的另一半。聽過很多女生的擇偶條件,或許是外表上的、或許是經濟上的、或許是志趣上的,但我想最重要的,還是那人能夠圓滿妳生命。多好的條件,未必合得來;多完美的組合,不等於好相處。
但是,在人生中某個時刻,或許是一個微涼的早上,他為妳蓋上了他的外衣;或許是一個悲傷的夜晚,他借出了肩頭,靜靜地聽了妳一夜的輕泣:或許妳經歷著人生的低潮,他卻一直默默在旁伴著妳走。他未必是條件最好的人,但是妳生命中缺了的那一口,他給妳溫柔的補上了。
我也在等待把我心中的月亮補圓的人,再來為我繫好領帶。」

他對愛情的寄望和失望:

「春嬌經歷過父母分開,令她變得孤獨、敏感、缺乏安全感。其實我和春嬌也一樣。曾經捱過、凍過,令我好想有一個溫暖安穩的家。既然小時候沒有,那麼長大了,就由我自己建立吧!」(注:「春嬌」是電影《春嬌與志明》中的女主角)
「但是我和春嬌也一樣敏感,更害怕孤獨,更需要安全感。外面多大風、多大雨,可以由我來擋。我可以把我所有的寵愛都給妳。不過當我辛苦了一天,回到家裡,我怕妳會跟我說:『玩夠了,不玩囉!』或者『未玩夠,出去玩囉!』」

當他愛對方比對方愛他更深時:

「在一個大雨滂沱的下午,在高中前的公車站,她跟說我愛她愛得太用力了,她感到很大壓力,覺得對不住我,所以選擇分手。當年全身濕透的我不明白,人們難道不是想另一半更愛自己的嗎?長大了,才領悟,原來只是我愛她,比她愛我多;她愛我,比我愛她少。」

他談起前度時:

「她突然問我是否很掛念前度女友?我想了一會,我說:
『不是掛念她,而是掛念兩個人的感覺。』
『甚麼是兩個人的感覺?』
『是一種溫馨和溫度,就像和一個妳在乎的人相擁,妳會感受到從他胸口傳來的體溫、心跳,耳邊傳來他的氣息,緊貼著妳的臉龐,背後抱緊妳的手;妳會感受到滿足、溫暖和安寧,感受到他不想放手、不想失去妳,只想繼續抱著妳。』
『你有沒有想過找回她?』
『沒有。她已經離開了。就像喜歡跳舞的人,喜歡的是能有一個和自己心意相通的舞伴,來一起跳一隻難忘的舞。前度因變心而離開,你會很懷念當年合拍的日子,但不會懷念已變心的人。』」

其實他是一個十分渴望被愛和安慰的人吧!

「在夜裡,躺在喜歡的女生膝上,看著她溫柔的眼神,感受她指尖的溫度,和她分享內心深處的情感,把最軟弱的自己交給她,是很幸福的事。能找到一個妳能完全信任的人,能把自己奇怪的想法或是喜好分享給他,然後得到他的接受和包容,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

所以反而他更願意為愛付出:

「雖然經過了那麼多年的滄海巫山、人面桃花,雖然很多人跟我說愛情不可靠,但我依然相信愛情。只是學懂如何愛得更成熟,更懂得設身處地去待人。小時候看著母親的眼淚,便默默立誓要好好守護身邊的人。我不敢說我現在已做到了,但我的確是盡力去做。用我堅毅的意志和溫柔的心,去守護深愛的人。」

他說的「一生幸福」:

「知足常樂,珍惜所有,無論對愛情、婚姻和人生也是一樣。人愈大,經歷愈多,愈感到做人的不容易。茫茫人海,相遇不易,相戀更難。有幸共諧連理,更是難能可貴。生離死別,誰能預料?能同偕白首,不知有幾許?」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
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
我用一千次回眸
換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駐足停留』 — — 席慕容《回眸》
人自出生,便步向死亡;每段緣起,也終走向分別。若要守護一段感情、一場婚姻,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緣份,來成就一生的幸福,都必須兩個人一起成就,需要無比的耐性、包容和愛心來灌溉,而且這一切都必須是雙向的,不能只是單方面的付出,否則總有一天會耗盡所有的情意。我想惟有兩個人一同珍惜、珍重這段緣份,才是一生幸福的要訣吧!」

我也是因為這篇文章,才認識《回眸》之首詩,早前到圖書館,偶然看到,心有所感才借的。估不到,今早拿出來想在車上看看,便遇上了引用這詩的作者了。

然後接著幾天,只要我在車上遇到他,他便會在網誌上寫我。好吧!雖然只是短短幾句,像是記錄我每天穿甚麼一樣,但還算寫得我幾美,不錯!除了看他寫我的短文,我也重新細看他的文章,看完他那篇《【最後的情書】一封遲了十年的回信》,我還真的把電影《情書》再看一篇,還買了岩井俊二新作《最後的情書》來讀。雖然姐姐未咲很可憐,但我還是認為妹妹裕里和鏡史郎更應該走在一起。

小姨送了一棵很小但開著小花苞的紫蘿蘭,說可以放公司的枱上。她還取笑說我若不敢跟喜歡的人有所表示,就只能像紫蘿蘭的花語一樣,只能「在夢中愛上你」。

每天在車上,他會偷看我,然後在網誌上寫下我。下車後,我又會到他網誌讀他的文章,還會留言鼓勵他,卻不告訴他我就是她筆下的女生。我們從未正面看過對方一眼、打招呼,但我卻感到和他愈來愈熟悉,還有更加親近了。

有時我覺得作為讀者的我,或許比起作者日常生活中的朋友、同事,甚至親人,更了解他,更親近他。日常生活中,每個人難免都會戴上不同的面具,但在寫作時,當事人/作者是真心誠意把他的情意、心事寫出來,渴望能有知音人,讀得懂、聽得到他的心聲,感受他的心情,回應他的深情。小姨還笑我,好像在和他在網上談戀愛呢!或許⋯⋯或許⋯⋯我對他真的有了好感:喜歡他的溫柔、情深和成熟。從前虛無飄渺的作者,變成每天都可以見到的人。由不可能,到可望可即,令我也生出了和之前不同的心思。不過他連我是誰都不知道,應該更不會喜歡有缺憾的我吧!

第二十九天,他在網誌上問:「我該和她打個招呼嗎?」我看到後,既開心興奮,但又忐忑不安。開心是因為想和他親近,不安是因為我又能怎樣跟他說話呢?於是我繼續假扮讀者,留言建議他只少交換個眼神,笑一笑,若可以加個Line或是Whatsapp就算了,別多說話嚇跑人。這樣我便可以繼續隔著網絡和他說話了。

第三十天,今天早上我特別打扮一下,但一撮頭髮不知為何總是不聽話的翹起,令我花多了時間。他這時還發息給我來問我怎麼辦,我也只能在匆忙間鼓勵要有勇氣。這時離公車開出的時間只有數分鐘。焦急的我,在升降機的門一開,便衝出大廈,向馬路對面的公車總站跑去。

這時我抬頭望上天空,今天是一個大晴天呢!蔚藍的天空萬里無雲。我感受著迎面的清風,期待著與他的第一次真正的見面。既緊張,又興奮,又有點不安。望向天空,我祈求著今天會是我特別的、美好的一天吧!

LOCO x PUNCH "Say Yes":

來到了你面前
我就在這裡
請用你的嘴唇對我說出
Say yes Say yes
我情不自禁地 向着你慢慢走近
藉着微風把我的心傳遞給你
Love is tru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誠徵讀者啟事】找一個讀懂我心的人 /【誠徵作者啟事】找一個寫出我心的人(一)

我有個愛的人,但不能告訴妳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