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子

仰子,射手座。有點敏感,容易感觸,容易哭。很想每段感情開花結果;很想回到那片星空下;很想在冬夜裡相擁入夢;思憶懷念,絲絲點點,串串斷斷。寫作,是想把感動記下,別像淚水般乾不留痕,只少要像流星給妳一道燦爛星火。

【誠徵讀者啟事】找一個讀懂我心的人 /【誠徵作者啟事】找一個寫出我心的人(三)

序:知音難求,愛上你的知音更難求。作者終於知道了讀者的真實身份,但讀者卻已不能回應他了。作者拿到讀者的私密筆記,才知道每天都遇上的兩個人,兩人的心原來是那麼的近,但她會醒過來嗎?有些哀傷,難以治癒,因為那是遺憾、是錯過。時光不能倒流,所以遺憾也無法彌補。

第三章:作者見到了讀者,也錯過了她

呯!

公車比正常時間遲了數分鐘還未到來,令我更加焦急。這時一輛救護車鳴笛呼嘯而過,駛向公車總站的方向。我突然心感不安,便走向那邊,然後愈走愈快,奔跑了起來。跑過街角,轉彎處的公車總站外圍著一堆人。

我艱難的穿過人群,看到妳倒在馬路上,頭上還流著血,染紅了妳穿著的白色衣裙。救護員正在妳身邊為妳止血。我衝過去,跪在妳的身邊,握著妳的手。妳在迷糊間望向我,很艱難發出「呀⋯⋯呀⋯⋯」的聲音,然後昏了過去。

救護員著我讓開別阻著他們工作。我只能手足無措地在旁邊呆站著。很快妳便被送上救護車,我想跟著上車時,卻被警員攔著。警員問我:「你是傷者的甚麼人?你知道傷者的名字嗎?」可是,我卻全都答不出來。

救護車關上車門急忙的駛向醫院。我只能馬上坐上計程車緊跟著救護車的後面。一邊在車上打電話回公司請假,一邊焦急的看著前方的救護車。兩輛車差不多時間到達醫院,急忙放下車資便跳下車的我,追著妳躺著的推床跑,直至看著妳被推進急症室,我卻被攔在外面。我腦中一片空白,就是這樣椅著牆壁站著,目光空洞的站著。

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人從後拍了我一下。我轉身看到一位雙眼通紅、神色疲憊的中年婦人,她問我:「你是仰子吧?」

「我是。」我心中十分驚訝她怎麼知道我是誰。

「我叫百合,是小魚的小姨。」

我心中想起:「小魚?不是今早還在鼓勵我去表白的讀者網友的名字嗎?」

百合問:「剛才有護士跟我說,是你追著救護車一直過來的吧?」

感到十分奇怪的我回答:「是的。呀⋯⋯其實我每天上班都會和受傷的女生坐同一班車。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小魚跟妳說的?」

百合繼續說:「小魚便是你每天在公車上遇到的女生,也是妳的網友。她有把你的事告訴我,還把偷偷拍下你的相片給我看過。她剛被送上病房,請你跟我來吧!」

雖然只是數句說話,訊息量太多了,我一時反應不來,呆了一會才「唔」了一聲,默默的跟著百合走向病房。

那是一間很簡潔的單人病房,有一張病床,一扇窗,窗前一張小几和兩張椅子。妳頭上綁著紗布,靜靜躺在床上閉著眼。百合引領我在小几旁坐下,她望了了妳一會後,嘆了口氣,轉頭跟我說:「自從小魚的父母過身後,她便是跟我同住。我當她是我的女兒,她有甚麼心事也會跟我說。今天她顧著打扮遲了出門,估計又急著趕上車來見你,所以過馬路時沒看清楚才會發生意外。」

我心突然向下一沉,抬頭看了妳一眼,說了一句「對不起」後又再低下頭。

百合靜靜的看著我,再嘆了口氣,說:「警察跟我說當時那車剛轉彎,所以車速不快,有途人看到是小魚冒失沒看清楚便衝過馬路,才撞上了車身。不過她跌倒時,撞傷了頭,醫生說她有一點腦震蕩,外傷並不嚴重,但她卻仍然昏迷,所以要觀察一段時間。」

「小魚的父母也是在她小時候,因為交通意外去世的。她一直自責是因為自己才導致意外發生,而且⋯⋯自那次意外後,她便不能說話。醫生檢查說她的身體沒有問題,是因為心理障礙才會這樣。」

我驚訝的抬頭望向百合。她也靜了下來,嘆了一口氣再說:

「你知不知道她為何叫『小魚』?因為當小時候的她問我為何她說不了話。我安慰她說:『因為妳像《小魚仙》裡面的愛麗兒一樣,用她的聲線換來了和王子相見的機會,待妳將來長大後,遇到那位王子,給妳真愛之吻後,妳便能再次說話唱歌了。』她長大後,當然知道這只是安慰的說話,不過她很懂事,也喜歡我叫她做『小魚』,還把網名也改了做『小魚』。」

「因為不能說話,原本很活潑開朗的她,變得文靜內向。雖然這些年來她也漸漸走出當年的陰影,但卻仍是因為無法說話而自卑。所以她寧可多讀書或是上網交朋友,都不太願意面對面和人深入交流。或許就是因為這原因,令她遇上網上寫文章的你。」

「她偶然發現你在寫她後,便一直在車上偷偷觀察你,同時又在網上讀你寫她的文章,還在文章下面給你留言。只是她一直不敢告訴你她便是你每天遇見、每天在寫的那位女生。我也有看你寫她的文章,知道你沒有惡意,這次意外也不關你的事,是她不小心,所以不用自責。」

話是這樣說,可是我的心又怎能覺得沒事呢?

百合這時遞給我一本筆記本,然後說:「這不是她的日記簿,但她會把一些感受寫下來。她告訴我,有很多都是看完你的文章後,有所觸動時寫下來的。她之前沒給過我看,但有跟我提過寫甚麼。剛才我在急症室整理她的東西時,在袋中掉了出來,我便忍不住看了。讀完後,才知道這本筆記寫的東西,其實都是寫給你的。所以我希望你能用心讀讀這本筆記簿。她雖然也有在網上給你留言,但有更多的說話,她卻自己寫下來,沒有告訴你。」

我接過這本白色的筆記本,封面只寫有手寫「小魚」娟秀的兩個字。

百合遞給我一張小紙說:「今天大家都很累了。你今天先回去,我也有些東西要處理。明天再來吧!這是我的電話,你來之前先打給我吧!」

我接過小紙道謝後,百合望著我雙眼,很認真的說:「小魚小時候經歷許多人情冷暖,所以她不是一個不懂世情的人。她對你觀察了很久,不只在車上,更是在看你這些年的文章,文章背後你的心境變化。既然她選擇信任你,我也希望妳別辜苦她的信任。回去後,請用心讀一下這本筆記。或許⋯⋯或許⋯⋯小魚真的像小魚仙一樣,一直在等待一個人去⋯⋯算了吧!你先自己看看。」

我低下頭看著手中的筆記本,下意識緊握著,點頭說:「知道了。我會用心去讀的。」

我恍恍惚惚離開醫院。雖然一整天沒吃東西,但內疚的我一點都胃口也沒有,只在路上草草吃了個麵包,回家後馬上拿出筆記本便讀起來了。

筆記本寫的都是看完我的文章後心中的感受。每段都不長,但每段都很重,感受很重,我的心也很重。

「爸爸、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便到天堂去了,所以我總是覺得生命是很脆弱的。就如進了你寫的人生主題公園,沒有人知道自己的門票何時會結束,甚至可以很突然便完結了。連命都可以隨時沒了,又有甚麼比生命更重要呢?所以我一直不太在乎工作上的成功,有一份安穩的工作,能自己養活自己,不麻煩別人便好了。」

「我的人生沒甚麼追求,只是有時也會很寂寞,希望有個人可以陪伴我:當我需要他的時候,他會陪伴我;當我呼喚他時,他會回應我。

「我知道自己的缺憾:我是啞的。我知道那些浪漫的橋段不會屬於我。讀大學時,身邊的女同學都在炫耀自己的男友,還給她們說我是怪胎。有很多人都以為啞的人都是聾的,所以毫不在意在我身邊說一些難聽的話,但其實我全都聽到。」

「看著身邊的女同學的離離合合,便更覺得她們之前跟我炫耀的禮物、那些燭光晚餐、那些酒店泳池的相片,都是那麼虛幻。我會妒忌她們,但看著她們痛哭時,卻感到一陣傷感:原來男女間那麼多東西都是靠不住的,最後結果都是劈腿和分手。」

「你寫的那些平淡的幸福,反而令我感到更實在。多浪漫的說話都可以隨口說,但體貼的事能夠堅持天天做嗎?相愛的困難不在於一天的深愛,而在於一天復一天,一年復一年的相處。兩人的心還能如當年初見般純粹嗎?還能保持『只想你能安好』的心意嗎?」

「我喜歡看書,也喜歡散步,更喜歡貓貓,我真的希望有人能陪著我一年一年的走下去,像你所寫那樣,在明媚的午後牽著手,散散步,逗著猫咪,看看書,過著平淡溫暖的日子。」

「我很喜歡小孩子,所以見到別人家的孩子,我都很想多和他們玩。但我知道我的情況,連找一個相伴都人都沒有,應該沒人會願意和我一起生孩子了。又有誰會在乎我、在乎我不大可能有的孩子、在乎那個虛無飄眇的家。」

「就像你說理想的另一半,便是能溫柔地補上妳生命中所缺的那一口。我希望我的另一半,不用我說話,但能夠了解我,能感受到我的心。我很渴望有一天,可以聽到由他來親口來說出我的心聲。」

「我是一個寂寞、敏感、缺乏安全感的人,所以我渴望有一個安穩溫暖的家。我曾經有個寄望,希望有個王子來拯救我。不用踏著七色彩雲,也不用騎著白馬,就是能夠踏實地一步一步走到我面前,接納我這個人的一切,接受我的缺憾,包容我的軟弱。無論在心裡,還是在手上,都緊緊的抱住我。」

「可是我的愛或許太重,很多男生都很害怕。出來工作後,我曾經認識一些筆友,即使信誓旦旦,當他們想和我通電話時,當他們知道我的缺憾後,他們對我所負的重好像突然重了很多,然後負擔不了。原來是我的愛太重,或是要愛我便會太重呢?」

「在大學二年級時,我有過一個男朋友。他是大我一年同系的學長,說他不介意我的缺憾,願意陪伴我、照顧我。當時的確過了一段很溫馨的日子,可是當他早我一年畢業,投身社會後便變了。他常常推說工作繁忙,我們也漸漸少了見面,後來我也感到他對我愈來愈冷淡。我忍不住問他為甚麼,他說被他的同事知道他的女朋友是個啞巴後,他被同事恥笑和排擠,他受不了,所以不想見我。」

「我們最後當然是分開了。原來不是我們沒有愛,只是太輕、太脆弱,受不了風吹雨打。在冬天的夜裡,我也會懷念當年在大學時,兩個人在大學圖書館裡窩在一起的溫馨,懷念兩個人一起的感覺,但我不會掛念這個人。」

「我真的真的希望有人可以疼愛我,可以給我撒嬌,可以讓我躺在他的膝上,由他幫我梳頭,輕撫我的髮絲,逗著我睡。然後我可以看著他溫柔的眼神,完全信任他,把自己交給他,然後緩緩入睡。不過對我來說,這不是一件幸福的事,而是一件奢望的事。」

「當我讀到你也想躺在女生膝上被安慰時,我也好像聽到了你心中無聲的哭泣,感受到你的悲傷。我和你也一樣也渴望被愛,我也想安慰你,只是我不敢向你走出一步。」

「經歷過很多白眼和冷言冷語後,我不是不相信愛情,只是不大期望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我仍然會努力做好自己:我愛吃甜點,但下班回家會記得做運動;我會好好打扮,穿得漂亮也會令自己心情好些;待人處事,也會隨和些,更不會去爭去鬥;我會照顧好自己,不要麻煩別人;若能幫助別人的事也會去做,積多點善緣也是好事。就像有些人每次都會去買彩票,不過連自己都不太寄望會中獎一樣。幸福的彩票,應該比現實的彩票更難中吧?

「對我來說,人生或許太無常,或許是我前生積欠太多,今生好像怎樣努力去填補也不夠。不過我知道我比很多人都已經好很多。至少,那次意外裡,爸爸和媽媽為了救我,沒法回來。但我卻活著回家了。雖然這個家,卻再也不一樣了。但我還有小姨,她待我很好,當我是她親女兒一樣。我應該惜福、知足,不應再有不該有的奢望。但這時,我卻在車上遇上了你。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
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
我用一千次回眸
換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駐足停留』 — — 席慕容《回眸》

你曾經在車上,在我面前駐足停留。我要用多少次回眸來補償呢?在車上時,我常常偷看你,甚至偷偷拍照,你卻懵然不知,只顧著看我兩眼,然後低頭打字。我知道你又在寫作,但你不覺得浪費了相處的時間嗎?為甚麼不坐近一點?多看我一點?」

我們有了『緣』,佛祖就不能再多給我一點『份』嗎?在車上,我們那麼近,但卻不相識;在網上,我們那麼近,你卻不知道;連我偷偷的去接近你的心,你也不察覺。你我就是這麼遠,那麼近。

「就如你所說,一段感情是需要雙方一起去灌溉的。可是現在只有我一個在照料那棵紫羅蘭,所以注定我只能『在夢中愛上你』嗎?」

我整晚沒睡,把筆記本看了一遍又一遍。我知道這些筆記、這些說話、這些心聲,其實全都是寫給我的。看著筆記本中有很多地方都有點點淚痕,在夜裡寫裡寫著筆記的妳,會是怎樣的心情呢?我也想哭,卻哭不出來,只感到心中好像被掏空一樣。我怪自己怎會一直都不知道妳便是小魚,小魚便是妳。若我早一點知道,早一點開口,結果會否不一樣呢?

有些哀傷,難以治癒,因為那是遺憾、是錯過。時光不能倒流,所以遺憾也無法彌補。

第二天我渾渾噩噩的上班,下班便趕到醫院去看妳。百合跟我說,醫生診斷那次意外沒有帶來後遺症,但似乎因為一些其他因素,令妳沒有醒來,建議多些跟妳說話,刺激妳醒來。

於是我每天一下班便在妳床邊看著妳,和妳說話。有時趁著妳的小姨不在,我會偷偷幫妳梳頭,摸摸妳的頭,但我不會逗妳睡,因為妳睡夠了,我想妳快點醒來。

我托了百合把紫羅蘭從妳公司拿回來,放在窗邊小几上。我每天都給它悉心照料,它也很乖的長出了花苞,希望妳醒來時,它會盛開著迎接妳。

韶宥 “I Miss You”:

如果看向你 眼淚總是不知不覺流了下來
不知為何
回頭盼了又盼 你正走向我嗎
這段無法迴避的愛情
I love u love u love u
I love u love u love u
我感覺到這是段姻緣
And I miss u miss u
And I miss u miss u
成為我命中注定的那個人
我們再也不要分開了
請待在我身邊
不要離開
不要離開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誠徵讀者啟事】找一個讀懂我心的人 /【誠徵作者啟事】找一個寫出我心的人(二)

【誠徵讀者啟事】找一個讀懂我心的人 /【誠徵作者啟事】找一個寫出我心的人(一)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