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a

writer

平安祈祷

昨天早上九点半醒来,到今天下午四点半才终于睡着。中间发生了一点事情,就像2018年12月22日,我收到一个女孩发来的手写的信;就像去年我焦虑地等待朋友的消息。我跟自己说,耐心等待,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表面上可以做到,但是就睡不着了。我想人的脆弱总是让自己难以置信的。这首差不多四年前的诗的感受——多希望以后同胞不再会有。


平安祈祷

给一个今天失踪的女孩,祈祷她平安归来



几个月前,你写信来

不知道怎么应付

中年男同事的差遣

他们总是使唤你端茶送水

好像他们不懂尊重女性

你不舒服,可不想冒犯他们


几天前,你翻译了格丽克的《赋格》

我当男人因为我更高

……

在黑暗中,我的灵魂说

我是你的灵魂


几天前

你听到了地窟中的呻吟

在梦中,你听到了非人的呻吟

在梦中,像是被幽灵控制

在梦中,你重复你不懂的呻吟

因为,因为

就像尼采因为被鞭打的马

痛哭,发疯

一股穿透梦魇的气息

让你变作那呻吟的震簧


就在几个小时前

一只穿着金属靴子的脚—必然是铅做的—踩碎你的梦

一只戴着金属手套的手—必然是铅做的—抓住你

那呻吟的线,变成绳索,勒住你的脖子,绑上你的双手

那脆弱不安的簧片,碎了,无人的声音,无人听


无人听吗?在夜的边界

一只鸣鸟,一声声

在撕破笼罩而来的黑暗

泣血的鸟儿啊

夜正降临,黑暗已经濡湿了草木

黑暗在侵入万物的身体

只有梦,在寻找可以躲藏的角落

在谁守护的一小朵光明中?

去守护谁?


2018-12-22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