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言
夏言

澳洲華文媒體主編,愛好攝影。

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

“千島湖慘案” 發生在1994年3月31日,一艘載有24名台灣老兵的观光船在杭州附近的千岛湖旅游時遭三名持獵槍與斧頭的歹徒劫持搶劫,最終將所有人關在船艙裏焚燒,無一人逃脫。

幾天前,中共媒體發佈“台灣當歸”的號令向世界發出警告,結果被水軍推上熱搜,點擊量高達十億。讓人產生一種全世界華人都希望台灣應該降伏在中共懷抱裏的錯覺。

千島湖風光與台灣當歸

台灣是否當歸,首要的問題是: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在當今華人世界裏,這已經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它是中共紅粉的底綫,也成爲了台灣百姓的煩惱。

1991年5月1日,在李登輝執政下的台灣政府正式結束施行了43年之久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那時的海外游客對大陸還望而卻步,海峽兩岸卻率先開啓了囯共分治後的蜜月期,大量的國軍退役老兵回鄉祭祖、探親和旅游,大量的台灣商人投資大陸辦企業。

由於中共不承認中華民國護照,所有前往大陸的台灣人必須申請通行证,也就是“台胞证”,持證者都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兩岸一家親是那個年代的主旋律。

那時的中國大陸,尤其大城市之外的鄉村城鎮,人人都窮得叮噹響,令台灣老兵萬分感嘆,他們的身價與富貴不容置疑,許多老兵在登機囘台時,揮淚解下了所有值錢的衣物留給親友。而台灣商人更是大陸人眼裏的金礦,他們在中國各城鎮包養年輕姑娘成爲司空見怪的現象,連大上海的許多父母都毫不知恥地通過關係向台商推薦自己的女兒供包養,一般都會簽約三年的包養期。

但這樣的天地落差讓中國百姓心存極大嫉妒,於是給了台灣人一個雅稱叫“台巴子”,一是代表著愚蠢,很容易被騙,二則代表著被打擊的對象,也就是“靶子”。而中共當局也龍顔不悅、深感不安,必須設法打擊一下台灣當局的囂張氣焰,安撫憤憤不平的大陸民心。於是發生了一場震驚兩岸的“千島湖慘案”。

“千島湖慘案” 發生在1994年3月31日,一艘載有24名台灣老兵的观光船在杭州附近的千岛湖旅游時遭三名持獵槍與斧頭的歹徒劫持搶劫,最終將所有人關在船艙裏焚燒,無一人逃脫。

由於中共拒絕台灣記者前往采訪報道,也拒絕受難家屬探望遺體,僅僅是領取骨灰。結果慘劇讓很多大陸人感到出了一口氣,卻也徹底激怒了李登輝政府,一場刑事案上升到了政治謀殺事件。

那時我在上海的一家研究所,大家也議論紛紛,感覺事件太蹊蹺,台灣老兵都是在血腥戰場上滾爬出來的,什麽市面沒見過?24位老兵怎麽可能在一把獵槍與斧頭面前集體坐而待斃呢?他們不知道反抗嗎?

説來也巧,研究所裏的一位大學畢業生有位阿姨是浙江桐庐县的武裝部付部長,千島湖就在她的管轄之内。於是,半年之後,我以社會調查的名義組織了幾位團幹部去千島湖旅游,研究所給我們出具介紹信,我們受到了這位女付部長的款待。

在一個臨水的餐廳裏,她請我們一行五人喝酒、觀景、飽餐水鮮,並詳細介紹千島湖的景點。她指著遠處的山脚說“那就是台灣人的葬身之處。”

我輕聲問道:“那些殺死台灣人的歹徒是真兇嗎?”女部長的眼裏頓時浮現出勝利者的喜悅, “不給台灣人一點顔色看看,他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她淡淡地說道。

或許是出於對她外甥女的信任,她看著我們迷茫的眼神,神秘地加了一句“就這幾個小流氓怎麽可能擺平那幫老家夥?”

千島湖之旅揭開了我們的疑惑,“原來是一場謀殺”,這也變成了我們心中的秘密,畢竟團幹部都要為國家利益考慮問題。

不過,千島湖慘案也確實打擊了台灣人的優越感,成爲了兩岸關係的轉折點,台灣游客及商人遽然減少,很多台灣人開始意識到,大陸人並沒有真的把自己當同胞。而中共依然非常有“誠意”地召喚台灣人,那種笑容中隱藏著一句潛台詞“歡迎歸來,但要收斂。”

在隨後的大陸經濟騰飛中,台灣人的付出舉足輕重,但台灣人的收穫只有當事人最心知肚明,苦水與快感是并駕齊驅的。

曾有人用伊索寓言中的一個故事《農夫與蛇》比喻當年的台灣人,我認爲還挺恰當的,台灣人用熱情將那片僵硬枯竭的土地暖化了,回報他們的就是被蛇狠狠地咬一口。直到他們失魂落魄地回到台灣才會想明白,原來自己不是中國人。那樣的故事比比皆是,這裏就不舉例了。

事到如今,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台灣人越來越少,而現實卻又由不得他們的真心話。當你拿著“台胞证”踏足大陸,你能否認自己是中國人嗎?當台灣藝人或商人一心想在中國賺錢發展,你不但必須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你還要簽署一份反對“臺獨”的聲明,你還要在黨國需要的時候對“台灣當歸”一類的口號表達支持。

中國清零運動之後,大陸人的民族主義色彩一路下滑,他們都在傾佩台灣人捍衛民主自由的勇氣,但也感嘆很多台灣人的左右爲難,魚與熊掌豈能皆得?

 22-08-2023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