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Yan

曾當電影節童工,成長於富德樓,做過傳媒、興趣班導師,兼職Marketer,現無正職,最理想做回自己。由Facebook到Medium,再伸延至Matters,寫別人的故事、寫自己的故事。 web: http://bit.ly/goislands

道別後離開,或是靜悄悄的走?

不同年齡階層同時面對的是,身邊認識的人移居他方。有些還會約飯局,有些只是從別人口中、有些是從社交媒體得知。如果,我要走,會道別後離開,或是靜悄悄的走?
攝於東龍島

近年朋友相聚的話題都離不開會不會移民,有小朋友的會被問,很黃的都會被問,港豬還是不會問,若有小朋友或打算生小朋友,我們叫他們多少也留預算給下一代去外地升學,再豬也會覺得教育和所謂「假新聞」問題,到底為分數還是為真理?不明白或不去了解的人,不如及早疏遠。

也有戰友跟家人一起移民,看了網上太多的罵戰,不敢跟隊友提出,總覺得難以開口,但我認為你是一家人走,決定權不在你,都不過是跟著走,雖然大人可有獨立的選擇,在香港要獨立自住也不易,走還是走,但未有跟隊友道別的勇氣。我知道還有些人是接受不了「走」,也不認同所謂的國際戰線可幹些什麼。的確是,強如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對於西藏的現況也無能為力,只做到一些國際關注,Lady GaGa 因而被小粉紅追擊,是因為對手是強大而無恥,越見無能為力。在外,能力弱小,在內,亦受受制於國安法,其實也做不到什麼,除非那人一直在旁聽、探訪、街站等,一直都要親力親為行動,要不,你留在香港對於抗爭又做了什麼?要是沒有,留不留,都是基於你個人考慮。

如果隊友都不過是網友,走或不走都不過多了時差問題,但那些你還會見面的「朋友」,不說再見就離去,留下來的,不是不能理解,但多少也有總被斷捨離的感覺。你又不是需要流亡的急忙離去,是有計劃的一家人移民。

要是有天輪到我,我會問筆友,若轉為電子信,他們還願意繼續通訊嗎?排期至 2022年,還不知面對多少年的刑期,但沒法承諾能不能陪伴下去,多少也有些愧疚,或者他們會明白,但心裡也會不好受,牆內不知道歸隊時還有多少隊友。牆外其實連下星期怎樣也不知道,至少,留下來或是離下,都應該要找自己能做的「職」,以自己的方法抗爭下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