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

曾當電影節童工,成長於富德樓,做過傳媒、興趣班導師,兼職Marketer,現無正職,最理想做回自己。由Facebook到Medium,再伸延至Matters,寫別人的故事、寫自己的故事。 Handmade IG: onewayworkshop Travel IG: igoislands web: http://bit.ly/goislands

《她與他的戀愛花期》現實是找個火星人才長久

鮮花,總有保鮮期,有些人會製作為乾花、把花的保存期延長。人與人的關係,除了血緣沒法改變,其實都有個限期。如果只單純以「因了解而分開」作結,卻將這年度之作看輕。
導演 :土井裕泰|演員 :菅田將暉、有村架純

這是一個「真文青」次文化背景的故事,即使你是因為田田或有村吸引入場,更多的「文青」是以編劇坂元裕二之名來朝聖。故事很寫實,沒有大起大落,但卻要慢慢細嚼。

身邊有很多「真文青」,衣著多數很隨性,總會有本口袋書,或是總有些「名人」(導演、作家等)掛在口邊,因為喜歡的東西並不主流,所以都慣於獨自去朝聖,一個人去看表演、電影、展覽、演唱會等。性格有點孤傲,有些更有點矯情,甚至被主流當作「怪卡」。

有時會想世上有沒有另一個自己,可以有「伴」同行。

山音麥和八谷絹因為錯過尾班車而相遇,因為大家都以遇到押井守而感到興奮,但同座的成年男女卻不知是誰,對於他們而言也太誇張了吧。就在咖啡室分別時,絹作出了主動,才有下場節目。在餐廳了他們確定了大家的相似度,相同的白布鞋、喜歡相近的作家、相同的習慣如以票尾作書簽,也有相同錯過的演出節目。麥在心儀女同學與新的心靈伴侶之間選擇了後者。在漫漫的長夜,結伴同行,每個聊天話題都好像在確認你就是另一個我,即使在卡拉OK 唱的歌也能立即接下去。

看到家中書櫃差不多的書單,這都不能裝,真的是另一個自己,即使陪你看悶到會睡著的煤氣鼓也可以,陪你看嘔心的木乃伊也不是問題。

電影中男女雙方都有自白,說真的,最後令對方心動的是那個細心會為絹吹頭的麥,即使後來分開了,仍為絹感到溫暖。而絹真心喜歡麥的畫作,對麥是最大的加分,真正的通了電。

戀愛初期,三天三夜形影不離,即使出來社會,各自打零工也要住在一起。真文青跟偽文青不同,不會 Marketing 自己,如果懂得用 Social Media 去包裝,麥的漫畫用不著 1000日圓一份,君不見坊間很多更肉酸的日常插畫已在賺錢嗎?就在家長到訪的那天,兩口子不得不面對現實,如果麥的職業不是「兒子」,連養自己都有問題,何以養只做兼職的女友?

沒法跟友人一樣以攝影作職業,麥只好出來當社蓄,工作的忙碌,令兩人越拉越遠。麥由「廢青」轉為上位的打工仔,將心力時間都放在工作。絹也找到另一份工作,卻令她感到距離更遠。麥跟大多數人的人生計劃一樣,和絹提出結婚,但絹仍是以心靈出發,大家同床異夢,結婚不會令大家關係昇華。

就在麥好友離世的一夜,兩人的誤會和差距一時間爆發出來,如果麥有參加友人聚會就會明白絹的「冷淡」並非「冷血」,而是對一個人更多方位的了解。二人已沒有好好說話,就讓日子淡化。淡到一個大家覺得待不下去的地步。說真,要是心已死,還是女生比較狠,再一起下去都只是習慣,即使結婚,都只是換個名份,畢竟大家都住在一起四年,已找不回一起漫步回家的浪漫。沒有恨,只是已沒有那份「愛」。

最後的坦白,沒有第三者,沒有不忠,其實大家都有配合大家裝出來的愛好。到了最後,仍會想起對方的美好,一個會為你吹頭的人。

「文青」真又好,假又好,總想有自 High 的部分,麥和絹滔滔不絕直斥用單一耳機分享音樂的情侶,而現任卻一副長知識的樣子。所以,現實還是找不同類但包容甚至多多少少帶點「仰慕」的另一半。

近年都興用全無線耳機,看到那對男女仍用有線耳機感覺有點怪怪。幸好,當年麥和絹送給對方的是掛頸藍牙耳機,要是全無線耳機早就丟了,就不會有仍戴著前度送的耳機。

PS: 為何怪卡麥有朋友,絹卻沒有朋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