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眠.春暖花開

一個充滿矛盾的靈魂,是一團火,是一團毛線球,是不成曲的調,是一壺夜裡手中的桂花清茶,是街道旁的一位平凡女子,是廚房裡坐擁世界的女王,是在文字裡感受視覺與動態之美,是認真生活,是發現幽默,是學習與他人對話,是尋找,是過程

耍廢有理的回鄉時光

(edited)
久居城市的生活,一回到以務農為主的鄉村地,只想耍廢

回到父母自成立家庭後存錢建造的家。一個推開門就是茶園與遠處即見山脈座落的小村莊,放眼望去沒有一棟棟的樓房與各種商店招牌,晚間七點過後走到門外,最入耳的聲音是池塘裏的蛙鳴聲。再晚一點,九點鐘,在房中聽到傳來最顯注的聲音是夜鶯啼叫。

家門前的風景


從城市回到這裡,整個細胞不自覺的慵懶。只要是跟動用左腦邏輯與分析相關的事,完全使不上力。

勞動活倒是要做的,尤其是能接近土地的事。

這個時節回來,剛好是家裡種的咖啡正在做第二輪的採收。和姐姐一同將熟成的咖啡一個個從樹上摘下。熟成的豆子在陽光底下,會透出十分圓潤的亮紅色。飽滿的果實有汁液,也許是帶有甜味,一種屬於螞蟻才能享用的甜。若沒有特別噴去蟻藥,果實上出現大量的黑螞蟻是常態。

手工採豆是一個十分耗時的工作。咖啡豆蒂頭連結枝節的地方很結實,需要出一點力氣才能將豆子採下。身為不專業假日農人,出力的大姆指和食指相交處,變得粗糙也是十分正常的。

咖啡樹的樹型十分有趣,若是大株一點、果實又多時,枝幹會因為重量往下壓,看起來很像曾流行一時的A字裙。

未熟的咖啡豆是綠色的

有些豆子長在樹頂端的枝幹上,若剛好採收時向陽,偶爾會獨漏那支的果實,因為仰頭時可能只看到所有的豆子都是深色,就誤以為沒有熟成豆。有些豆子則長在下方的枝幹,因為重量壓到幾乎小腿肚的位置,若剛好又被寛大的葉片遮住,也會無法注意到。所以採豆的過程有如像找寶藏一般,又需要帶著「檢查考卷」的耐心。在採收一株後,需要回頭,用不同的視角,看看是否有被漏掉的豆子。

從工作退下後的母親,即全心投入種植農作物的生活。不帶著營收為目的,在我眼裡,倒比較像是繼續照顧已離世外公的土地與作物。


沿著坡往山爬,映入眼簾的這果子,剎那間以為是綠鸚鵡!不禁失笑!

也因為是自用為主,土地上有許多外公留下來的,還有媽媽自己想種的、各式各樣的農作物。我則有機會認識耳聞名字,但不知道原植物生成的模樣的藥用植物。

像是上圖中,被我稱為綠鸚鵡的,是台灣天仙果。俗稱羊奶頭。

在園裡,另一個吸引我目光的,是這個季節剛好遇上洛神開花,有幸一睹嬌容。洛神的花朵在太陽光照射下,奶黃色的花瓣透著亮光,對照著花蕊外圈的橘紅色,美極了!

洛神開花

早晨傍晚,我則喜歡在家門前的產業道路散步。看著萬物生機,也看著農忙後翻田整土的樣貌,還有剛整頓好,已播下新一季作物的土地。

已收成作物的土地。休息狀態
已種下櫛瓜籽的土地。灌溉用的水線平貼著土壤,好似量尺


不知名的路邊花。可以看到開花程度不同的姿態


像是在跳舞的花,猜猜這是那個植物的花,答案在下圖
俗名老鼠瓜。脆綠的果實削皮去籽的果肉可食。過熟時的亮橘色美得不得了
家外的茶園


這一年半載,因為自己的生活型態做了改變,回來的次數相較於以前多,回來的天數也不再只是短暫的週末,才有機會親近土地,親近作物。

每次回到這片土地,美景盡收眼底。看著萬物因季節和天氣的變化總是讓人身心舒暢。被天地滋養的感受,在回鄉的時光中,得以盡情享受。而耍廢,無非是這人生階段最大的祝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