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chiKwok

上一代人,曾讀哲學、文學、佛教哲學

藝術與生命力

今天很不經意,從別人的臉書見到了在香港展覽的陳育強及何兆基的作品廣告,不期然刺激起我想起近期到台南看的黃國才的展覽,在腦海中作比較。陳與何的作品,我無法見到真蹟,可能遠距離看會稍有差池,但是,從他們作品的構圖觀之,似乎可以看出他們的心態:甚麽事都靜悄悄,怯退、不要打擾他人:甚麼都在畫布上,在物料中發生好了,作品跟展覧場地毫無關聯,甚至好像在說,作品最好跟這個世界,不要有任何關係⋯⋯我在網上看陳育強的「拭擦心塵」,似乎連將字成形的過程也要用顏色遮蓋,背景的黯淡灰藍與灰黑兩塊顏色,好像很有耐心地等待那些碎斷的字沉沒。而何兆基的雕刻,更是一重又一重自我封閉,甚有重量的銅像人頭倒傾著,眼看到只單獨是自己的鏡中影子,給人感覺是已終結了所有都停止發生,而整個頭像卻又被透明𦋐𦋐著,與外界隔離,頭上那「篤/堆」東西,好像借屍為養份而亂生的不明生物….

比之於黃國才將以往在香港街頭示威的「道具」的展覽,雖然這些示威物件皆靜靜掛在牆上作為展品,卻完全是跨張、喧嘩、爆發性、熱血沸騰,在展覽空間內,明白地顯示了 (不甘)寂寞,與及促勢待發的期待。從在展覽場上播放的錄影,觀眾感受到,藝術家如何將那些「道具」在萬人空巷的示威行動中,演繹更戲劇性,更聚焦的抗議⋯⋯

黃國才縱使是浮跨,但我還是傾向於有生命力、撲向世界的作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