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83 篇作品累積創作 378649 

失敗者回憶錄181:本土意識的濫觴

李怡

但在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實現過「恩賜的民主」。

1

失敗者回憶錄180:司徒華晚年的妥協

李怡

中共,最忌憚的就是公投,即使是變相公投。

失敗者回憶錄179:香港淪陷紀實

李怡

這樣對待遊客是「瘋了」,但是被「逼瘋」的。

失敗者回憶錄178:大陸客喚起港人本土意識

李怡

前文談到香港人對中國的感情大翻覆,突顯在兩場地震的強烈對比上。實際上這只是港人感情改變的鮮明象徵,真正的改變其實在更早時候就開始了。自從香港成為英國殖民地以來,作為中國人避秦之地,人口不斷增加。其後發展成國際都市,匯集了世界各國的外來人口。

1

失敗者回憶錄177:港人感情五年大翻覆

李怡

「隨郭美美案塵埃落定,我們希望,公安機關的偵查結果不僅還紅會一個清白,同時也給全社會一個重塑誠信體系的機會。」

失敗者回憶錄176:「天譴」論惹的禍

李怡

如果他們能夠像古代帝王那樣因大地震而想到「天譴」,想到「罪己」,去除或減少苛政,也算是積德消災吧。

失敗者回憶錄175:從論壇輝煌歲月看中國

李怡

論壇的網頁也吸引了中國大陸的作家來稿,寫得較多的是曾經寫過《討伐中宣部》的焦國標,一位以「北方可可」署名的作者提供較多生動的時評。此外,著名的劉曉波、西藏女作家唯色,和體制內的劉心武也有來稿。

失敗者回憶錄174:另一人生階段的開始

李怡

2003年五十萬人大遊行,雖有香港人在遊行中喊出了「還政於民」的口號,算是開始有了自主意識。但這口號沒有喚醒絕大部分香港人,反而引起中共的高度警覺。

3

失敗者回憶錄173:九七頭十年的民主派

李怡

按我對黎智英和泛民主派的認識,不能以台灣朋友常用的「統」「獨」二分法去形容。

失敗者回憶錄172:不解解不解,不解不解

李怡

顧得了對仗工整,又顧不了平仄聲韻,顧得了人名切合,又顧不了史實。

失敗者回憶錄171:令我著迷的聯語

李怡

「建廟宜擇十月早」

失敗者回憶錄170:立國全憑一口戈

李怡

當時,有一位署名金弓的讀友,提出了一副下聯,他說想了十多年,都想不出上聯。他的下聯是:「立國全憑一口戈」。

失敗者回憶錄169:愛國民主派的錯念

李怡

就如同胡耀邦,在文革後掌權儘管顯得比較開放,但在1985年接受陸鏗訪問時說,中國的經濟強大了,國防力量強了,台灣若還不願意統一,「那就要帶點強制性了」。

失敗者回憶錄168:香港文化界的墓碑新誌

李怡

連續的不幸消息,雖說生死有命,卻像是意味著文化界不同領域的花果飄零。

2

失敗者回憶錄167:論政生涯進入下半場,想起倪匡

李怡

正在寫此文時,友人傳來噩耗:老友倪匡走了!

失敗者回憶錄166:董下曾上的玄機

李怡

董建華當時何以會不顧中共的提點,而一意孤行想開展對選舉制度的諮詢呢?除了前文提到的原因之外,還同當時中國與香港的形勢有關。

失敗者回憶錄165:董建華下台之謎(下)

李怡

中共顯然要及時否定董建華使香港政制向前發展的決策。

1

失敗者回憶錄164:董建華下台之謎(上)

李怡

但他想不到的是,這個原來出自中共白紙黑字的承諾,當真正要實行時,卻觸犯中共的大忌。

失敗者回憶錄163:港督與特首有什麼區別?

李怡

董建華辭職文稿中一句是:「我鞠躬盡瘁,從未敢有一日懈怠。」讀中國歷史,見盡數十年中國的政治變遷,我最怕見到掌權者的「鞠躬盡瘁」。

失敗者回憶錄162: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樓塌了

李怡

2014年,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貪被捕,他在法庭上說,時任港澳辦主任兼政協副主席的廖暉給了他1118萬港元花費。

失敗者回憶錄161:嗚呼!香港人自豪的廉署!

李怡

香港另一個在九七前地位超然的機構是廉政公署。

1

失敗者回憶錄160:陳方安生辭職,文官體制崩解

李怡

江澤民的話,顯然意味著不能再由政務司司長去當政府首長,即要行政長官代替政務司司長去負責日常施政了。

失敗者回憶錄159:「不變」的基石開始撼動了

李怡

當時也有人說,習慣用左手的人,你要他用右手,即使能勉強用一時,但最終還是會用回左手。

2

失敗者回憶錄158:我的《信報》專欄

李怡

寫完這篇稿不久,台灣就發生了「熊玠傳話」的風波。

失敗者回憶錄157:第一次,大家都不覺得怎樣

李怡

主權轉移不到兩年,專權政治就開始撼動香港獨立司法了。有了第一次,就會忍不住食髓知味。

失敗者回憶錄156:董建華的八萬五「嬰兒」

李怡

他說這句話之後某一天,我與幾位傳媒朋友應邀到當時的財政司司長曾蔭權官邸午餐。席間我問財政司司長,八萬五已經不存在這件事,董先生有沒有告訴你?他遲遲疑疑不知如何回答。於是我說,那就是連你都不知道啦!

失敗者回憶錄155:九七初期的觀察與思考

李怡

有親中共背景的香港《經濟日報》在7月18日以「李怡不走了!」為大標題,刊登了對我的全版訪問,以我作為標準,顯示香港人對主權轉移後的信心。

失敗者回憶錄154:「錯愛香港」——我的作者朋友們(之四)

李怡

我只是中學畢業,可以說沒有學歷。靠讀雜書而得到的知識,既無系統,也非專精。能夠編輯這本被認為知識人愛讀的雜誌,靠的就是園地開放,讓讀者也以作者的身份參與。

1

失敗者回憶錄153:數十年的幾支健筆——我的作者朋友們(之三)

李怡

絕大多數作者都只是文字之交。比如曾經是台灣《自由中國》在美國的主要寫手朱養民,從1972年開始就為我們寫了多篇談自由民主的鴻文,直至休刊號他已年逾八十,還寫來記念文章。我們只在1979年我訪美時見過一面。

失敗者回憶錄152:余剛、阿城和「炊煙」——我的作者朋友們(之二)

李怡

「如果我今天欣喜若狂,那麼這三十年就白過了。作為一個人,你已經肯定了自己,無須別人再來判斷。要是判斷的權力在別人手裡,今天肯定你,明天還可以否定你。所以我認為平反只是在技術上產生便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