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律
耶律律

青年作者。

三体 | 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2023年,是恒纪元,还是乱纪元?我们脱水,还是浸泡?


年过完了,2023还剩11个月。

头两年过年,总是许愿健康、平安,保住饭碗。今年政策大变,心态随之大变。年初一跟同学叙旧,问2023会如何,有人说黑天鹅,有人讲灰犀牛,最终在经济话题上达成共识,只要领导别插手,经济自然能复苏。

正如电影《侏罗纪公园》那句台词,Life will find a way(生命会找到自己的出路)。

人类也不例外,为了生存,会尽力找到出路。相似说法出自刘慈欣的《三体》,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大刘在此基础上,提出“黑暗森林”理论,一举解答“费米悖论”。加之已故科学家史蒂芬霍金背书,让黑暗森林更为世人吹捧。

最近剧版《三体》热播,三体游戏这段很有趣,乱纪元时人类脱水,保留文明火种,恒纪元到来,又像下饺子般浸泡,推动文明发展。热播再次掀起讨论,肯定大刘成功同时,提起他的价值取向,即社会达尔文主义,简称“社达”。

社會達爾文主義,也称社会进化论,指將達爾文演化論中自然選擇及適者生存的思想應用於人類社會的一系列社會理論。社會達爾文主義曾被其擁護者用来為权威主义、優生學、种族主义、帝国主义及法西斯主义正名。

了解社达之前,先了解达尔文和进化论。1859年《物种起源》出版,在学界和教会引起轩然大波,人们叫骂着,人可是上帝创造的,你达尔文算什么东西,竟敢说人是猴变的。

事实上,出版前达尔文早有预感,只将文稿在朋友间传阅。后来有位博物学者华莱士,在来书信中与他谈笑风生。发觉两人理论接近,达尔文信心倍增,于是一起署名,共同发表。

华莱士在《物种起源》中强调,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具有神性,具有高贵品格。他当然不是瞎说,而是造访原始部落才得出结论,人比其他物种更懂得共存。那么进化论传到中国,究竟发生了什么,又为何变作“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普世法则呢。

一百多年前的晚清,严复翻译赫胥黎理论作《天演论》,而赫胥黎素有“达尔文的斗牛犬”之称。启蒙译者严复,除了翻译诸多巨著,还提出“信雅达”标准,影响深远。在翻译进化论时,他本着忧国忧民的悲切,想用极端说法说服国人,去争取、去竞争,于是翻成如今这副模样。

“物竞天择、优胜劣败、适者生存、天演进化”,这些词不仅朗朗上口,还为进步之思想提供理论基础。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名,便来自“适者生存”,影响可见一斑。从这个角度看,新文化运动虽是进步,却也带有戾气和着急。

往后故事,大家都熟悉,两党像孪生兄弟,用革命裹挟文化,一路走到现在。严复“恨铁不成钢”,变成“恨铁不生锈”。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成为斗争利器,斩断人与人的信任,帮当权者更好地控制社会。

正本清源一番,我们不难发觉,进化论在中国与前文社达算是无缝衔接了。进化论在西方有宗教与之博弈,在中国却被国人全盘膜拜,别说博弈,连信仰也给革了命。如今希望更为渺茫,总不能用拜金和共产去干翻社达吧,它们可是一伙的。无论社达多么主流,它依然是反人类的,因为人与人之间确实存在真利他,否则无法解释母爱、父爱,以及男欢女爱。

说回三体,作者刘慈欣生于1963年,我查完一惊,他竟是我的父辈。我并不针对父辈,只反思社达影响。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物质精神双双匮乏,生性纯良已经算宝贵财富了,还要啥自行车。

说完成长背景,再看大刘成就,自然明白他的边界。大刘把“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作为创意基础,恰恰反映国人生存状态。三体文明在无序中发展与毁灭,恰如你我在政策下奋斗和躺平。

回想过去三年,一拍脑袋焊门封户,接着屯粮屯菜,再拍脑袋应阳尽阳,于是统统病倒。人们仿佛活在三体星球,动不动就得脱水,等待下一次浸泡。三年时间,乱纪元套着恒纪元,恒纪元穿插乱纪元,文明不倒退就烧高香了,还他妈妄想发展。

抱怨归抱怨,文明始终值得珍视,科幻作品让人目睹文明存续,现实生活更应该注视文明本身。文明不是火鸡科学家的文明,也不是火鸡独裁者的文明,文明属于每一只参与创造的火鸡。于中国而言,无论时间或空间尺度上,改开就是文明,文明就是改开。正如崔永元所说,洋务运动也是改开。

讨论之后,问题依旧。2023年,是恒纪元,还是乱纪元?我们脱水,还是浸泡?当伟大复兴重启之际,文明的韭菜根还茂盛吗?


文 | 耶律律

图片 | 《三体》剧版海报

时间 | 20230202

CC BY-NC-ND 2.0

给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钱。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