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律
耶律律

青年作者。

解讀《黑社會以和為貴》杜琪峰的黑幫憲政啟示錄(2)

以和為貴的核心之一,正是話事人連任,帶來的憲政危機。
YouTube:耶律律,一個看片藝術家。

《黑社會:以和為貴》| 杜琪峰的黑幫憲政啟示錄(2)

文/耶律律

1、開篇簡介

上一支影片,解讀了杜琪峰的黑社會1,本期是續作以和為貴,於2006年上映。該片延續第一部故事,繼續講述和聯勝內部鬥爭。有所不同的是,以和為貴中的鬥爭方式,更加白熱化,而它所描述的現實困境,也更加無解。遭遇黑社會改做龍城歲月,杜琪峰這部以和為貴,已經不屑與審查和解,執意追求電影自由。而這種信馬由韁的態度,正是銀河映像誕生的初衷。

銀河映像由杜琪峰韋家輝兩位,合作成立於1996年,就是1997年的前一年,不光生不逢時,還得逆水行舟。他們堅持做原創電影,不跟隨任何潮流,甚至在成立初期,不為票房所動。直到1999年,杜琪峰憑藉電影《槍火》,斬獲金馬金像兩座最佳導演,銀河終於逆天改命,就此確立行業地位,也成就杜氏風格。

此後,銀河成為港片希望,在日漸萎縮的電影市場中苦苦堅守。其策略類似馮小剛,拍兩部賣座的,整一部深刻的。到如今五十多個年頭下來,銀河從未讓人失望,雖不能說銀河出品必是精品,但也的確沒有爛到拾不起來的電影。

所謂杜氏風格,有三個特點:其一,鏡頭資訊夠足,看似閑筆,實則經得住分析,夾帶私貨之時,也奉上滿滿誠意;其二戲劇張力夠勁,多數高潮橋段悄然來襲,頗有於無聲處聽驚雷之快感;其三實力演員夠多,一群帥哥踢紙團砸硬幣,用來打發無聊,的確養眼得很。

2.劇情梳理

書接上回,占米仔背靠黑幫,面朝商海,硬是用盜版光碟,趟出一條物流財路。他生意越做越大,香港已經容不下了。電影開篇,占米先找金主郭先生,北上勘察地皮,再回港赴宴,為幹爹阿樂祝壽。飯局上開宗明義,和聯勝又要搞選舉了。沒錯,又要搞選舉了,要知道民主燈塔,還要四年才亡一次國,和聯勝確實勤了些。飛機跟阿樂,大頭跟東莞,師爺蘇跟占米,形成三足鼎立之勢。東莞仔年輕氣盛,第一個表態,還問阿樂支不支持。阿樂沒有正面回答,將問題拋給占米。占米表示我就來吃個飯,你們愛誰選誰選,我回去接著賣盜版。

接下來,話分兩頭。阿樂找元老探口風,又约東莞仔釣魚。一釣魚事情就大了,原来他打算連任。還好東莞仔釣魚之前,看過黑社會1,劍拔弩張時靈機一動,與阿樂結為聯盟。

占米這邊比較麻煩。逮誰跟誰說不想選,于是在歌廳被石副廳冷落,在球場被鄧伯嫌棄,在拳館和阿力抽悶煙。他重回內地,花兩千萬買下批文,趕巧碰上師爺蘇搞地下六合彩,想勸他終止交易,卻遭到人工語音羞辱。在餐巾上寫到“有內鬼”,哦不“有公安”,卻被送到公安手上。到警隊看守所,開飯時又被獄卒羞辱,堂堂大哥吃飯還得排隊。官商勾結,非法聚賭,罪過不小,還好師爺蘇認識熟人,省公安廳石副廳長。

占米赤腳談判,問說新記可以北上,為什麼我不能?造就了“我也可以談,我也可以愛國”的名場面。沒想到石副廳棋高一著,整了出馬走日象飛田,說你是什麼身份,憑什麼愛國,直接將死。占米這才回過味來,原來當不上話事人,連個愛國資格都沒有。

(说句题外话,2006年我還小,不知道“黑社會愛國”這事,在影院有沒有引發哄笑,有經歷的前輩同仁,請留言幫我答疑解惑。)

電影第一幕落停,又到二選一的局面,一方是謀求連任的阿樂,另一方是爭取愛國的占米。阿樂在元老那裡吃了灰,召集東莞仔和大頭,綁架金主郭先生,想逼占米就范。此外還做了兩件小事,先是兒子參與黑社會,被學校叫家長。可老師哪裡知道,此人就是黑社會。應付好老師,阿樂又滿懷愧疚悼念亡妻,順便取回龍頭棍,讓人帶去內地。在這我要心疼一下大頭,上次人肉帶貨,這次看守肉票,古惑仔混這麼慘,還有這個必要嗎?

得知占米參選,鄧伯龍根帶頭支持,可元老院仍有質疑,說他身邊有臥底。占米深知要攬瓷器活,霹靂手段就是金剛鑽,於是黑心一橫,先將臥底阿力沉潭,再聘請號碼幫殺手阿武。也就是風靡一時加錢哥。

第二幕結尾,阿樂占米在歌廳談判,談出個To Be or Not to Be的結果,將選舉推向你死我活。這個段落,占米佯裝放棄郭先生,阿樂則真心放棄鄧伯。可憐鄧伯一把年紀,出門遛狗而已,卻被殺雞儆猴,殞命閣樓。鄧伯死後,阿樂又交代飛機槍殺占米。上一期說黑幫不使搶,既然打破規矩,說明阿樂根本不在乎飛機。還好占米及時叫停,這才相安無事。當然,占米嫂和加錢哥阿武,也給這場戲增色不少。

占米搞定飛機,终于决心干掉阿乐,但他又不想授人以柄,於是綁了阿樂手下,逼他們反水。阴森恐怖的郊外狗場,眾人被戴上項圈,和狼狗一起鎖進狗房。加錢哥大錘砸手,師爺蘇鈔票洗地,沒想到这些人比鐵還硬比鋼還強。眼看阿武無計可施,只知道加錢,占米親自動手,找來一把菜刀,在肅殺的音樂中,將一顆鮮活的良心,切碎剁餡,绞肉喂狗。阿武见此场面,聲稱一輩子做噩夢,師爺蘇直接吐到爬不起來。當人肉塞進狗房,阿樂马仔終於妥協,下一秒占米舉杯,說謝謝大家。

喂飽狼狗,占米一夥兵分三路,他和師爺蘇做誘餌,引開東莞仔;阿武隻身前往棺材鋪,搭救郭先生;最後是狗場反水仔,去給阿樂做錘頭洗禮。阿武一身唐裝,在棺材鋪挑腳筋,救出郭先生,眼看任務完成,卻遭遇東莞仔回神,最終落得個人財兩空。另一頭的阿樂,發現儿子準備上供,真心加入黑社會,於是上前阻攔。丹尼慌張出逃,阿樂緊隨其後,小弟們也怠速前行。追到丁字路口,阿樂左拐接受死亡, 丹尼右拐不知去向。

元老院表決會議上,少了鄧伯阿樂,占米順利當選話事人。至此,開篇壽宴上的人,都有了歸宿,阿樂死亡,東莞跑路,大頭被抓,唯有飛機潤阿潤,躲了債主躲仇家。影片結尾呼應開頭,算是第四幕,石副批准占米北上,並進行愛國教育說,希望和联胜永远姓李。占米一聽(What?),我愛國為了當老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也不可能打工。於是掄起拳頭,一拳又一拳,打將上去。石副廳等占米發洩完,擦擦嘴帶上墨鏡,學他說了句,謝謝合作。

3.憲政危機

在黑社会第一部,杜琪峰用大量篇幅,搭建黑幫憲政體系,還用洪門傳統,增加信仰色彩。到第二部以和為貴,元老院出場明顯減少,只起到諮詢作用。比如鄧伯訓斥占米佔便宜,勸阿樂別費腦筋。話事人投票環節,也不那麼神聖耐琢磨了。很明显,只用憲政推動故事,而非影響格局,甚至制度本身也化身角色,讓人來破壞它,引起觀眾共情。簡言之,以和為貴的核心之一,正是話事人連任,帶來的憲政危機。

和聯勝的宪政体系,依託元老政治、百年規矩,和那個前現代的洪門誓詞,根本不具備制衡機制。(都加上一個,和字)其實還是有制衡的,「誰連任誰不得好死」,但這是創作者的一廂情願,有點像「不轉不是中國人」。至於為什麼連任,中國有句老話,講「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上過班當過差應該明白,人在任何一個實體裏,都像猴子爬樹,往上看是屁股,往下看是笑臉,左右看全是耳目。身在樹上的人,始終無法全身而退,只能花盡心思往上爬。那问题来了,咱不能換棵樹爬嗎?嗯,其他樹上的猴,也是這麼想的。關於爬樹難題,龍根給占米講過,「要混黑社會呢,就要做最大的,最有勢力的人」。

顯然,在沒有平等的社會裡,宪政制度要靠話事人自覺,人必將淩駕於憲政之上。統治的快感,一般人感受不到,但它其實很普遍。在中國社會,大到廟堂組織,小到公司家庭,處處充滿了統治。更别说有的时候,小区保安和居委大妈,都能成为一方诸侯。

阿樂遭到天譴之後,憲政危機看似暫時解除,黑社會國有化接踵而至,直接給黑幫修了個憲。這樣一來,無論阿樂連莊,或是占米終身制,憲政終究覆滅,退回君主制。影片結尾,當龍頭棍放進鄧伯棺椁,杜琪峰對憲政的惋惜之情,不言而喻。在我看來,真正的憲政危機,恰是人們不理解憲政,好比不理解黑社會為什麼搞民主。

4.黑幫君主論

杜琪峰曾說,黑帮是一個社會的恥辱,我想這種恥辱,不單指非法勾當,還包括它所折射的政體樣本,始終逃不過君主消滅憲政。電影以和為貴中,阿樂和占米,化身馬基雅維利信徒,為爭奪話事人,無所不用其極。充分為觀眾展現了,什麼叫背信棄義,什麼叫冷酷無情。而這一切,於觀眾來說,就像那本臭名昭著的《君王论》一樣,需要自行判斷。

兩部黑社會,以和聯勝作為剖析對象,其他社團鮮有露面,只能從言談間窺得一斑,要麼集體領導,要麼世袭罔替。馬基雅維利主義認為,成為君主有三種方式,分別是世襲、暴力和個人魅力。

世襲制:歷史最為悠久,中國歷代王朝,那個不是隨便傳個十幾代。它的優點是繼承人範圍小,缺點也是範圍小,最終不是基因突變就是經濟崩潰,最多也就十幾代。電影中的新記正是世襲制,而且新記老許他還愛國。

暴力手段:古有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今有占米人肉喂狗。暴力在奪權時消滅對手,在統治時營造恐懼。占米作為黑幫高材生,早已將二者融會貫通,先營造恐懼,在用恐懼消滅對手,當真是必須畢其功於一役,避免後續麻煩。

個人魅力:北宋張載說,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和聯勝阿樂說,飛機你去幫我幹掉長毛,我要將它人肉禁評。愛國古惑仔占米說,一定讓他小弟做,不然有誰會服我。

說到這不難發現,那有什麼以和為貴,不過是馬基雅維利主義,再佐以中國式權術,催生一代又一代無良政客和卑鄙小人。他們像獅子一樣兇猛,像狐狸一樣狡猾,所做之事,無不離經叛道,振聾發聵。讓人不寒而慄的是,在中國社會裏,人們普遍慕強,效仿強者精於計算,拋棄信義,最終活成個半人半獸的模樣。

5.人物分析

阿樂

阿樂巨石索命,人物完成出場,到了以和為貴,他的的精神世界徹底暴漏,直至墜入死亡深淵。最具代表性的兩個場景,第一,從亡妻那裏取出龍頭棍,握緊棍子昂頭時,他仿佛聽見山呼海嘯:“聖教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第二,一向儒雅紳士的大哥形象,居然告訴火牛說:“輸了棍子不交、賬簿不交,媽的什麼都不交”。流氓耍得如此明顯,可見權力確實是春藥,能夠抑制人性放大獸性,然後讓人變傻。阿樂的出場,漫長而具有儀式感,退場同樣如此。當他出場時,大D 毫無防備;當他退場時,自己同樣毫無防備。前後兩部作品,杜琪峰不僅完成自我致敬,還在同一角色身上使用福音式暴力,再次把銀河宿命感玩出了新高度。

占米

又賣了兩年盜版录像带,占米仔成長為生意人占米。鄧伯要他做話事人,他坦言說,小時候當小販被人欺負,這才做了城管,哦不,做了古惑仔。而且做話事人不能上市,還要被O記反黑調查。對於占米吃他娘、穿他娘、管他娘的做法,鄧伯非常憤怒,牽著狗說了聲“靠”。阿樂也沒搞明白,不沾黃色,不搞盜版,一心甩掉社團,為什麼他又回來選。這要從占米的理想說起,他窮怕了,只想賺錢,賺很多很多錢,要問他能為賺錢付出什麼,他一定會說,付出生命和良心。他是理想主義的踐行者,為熱愛的事業奉獻所有,可就是這種奉獻,讓他萬劫不復。在解讀《投名狀》那期影片裏,提到現實為理想所用,占米就是這個命題的又一例證。最諷刺的是,他被元老逼迫,幹掉臥底阿力,最後自己卻變成最大臥底。

教父與子女

阿樂和占米這兩個人,除了心狠手辣之外,還有個共同特點,那便是對待子女的態度。開篇占米對妻子說,將來讓孩子當醫生做律師,片尾得知妻子懷孕,他看向窗外滿眼絕望。阿樂被老師叫家長,始終一言不發,生命盡頭追趕兒子,依然是想帶他回家。維多·柯里昂也曾對麥克說過抱歉,坦言不該讓他參與家族生意,這會毀掉他美滿一生。天下風雲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這種虎毒不食子的做法,既是教父對罪惡的厭惡,也是他們對主流社會的嚮往。

飛機

和聯勝最能打的飛機,與最能掙錢的占米,兩人都擁有年輕的體魄,迷茫的前路,和靈活的思維,但是性格差異,讓他們形成鮮明對比,也走向不同境遇。占米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動上的強者,飛機恰恰相反,沒讀過什麼書,也不知暴力是何目的。兩人第一次交鋒,飛機劫持占米嫂,卻被她當頭砸了一酒瓶,占米還嘲笑說,她不怕你。也正是這次交鋒,他們相互放過,從而影響故事走向。第二次飛機跑路占米援手,一個籍籍無名,一個貴為王者,觀眾期望他們合作無間,可結局却是分道揚鑣。

至於飛機為什麼扔掉名片,要從他的遭遇說起。在以和為貴中,他一共被阿樂欺騙兩次,第一次說幹掉長毛,推他做話事人,第二次說幹掉占米,指定能做話事人,結果元老會議上有人說,飛機是個什麼東西,怎麼從沒聽說過。其實他自己也清楚,曾對阿樂抱怨道,混這麼多年,我誰都不認識,也沒人認識我。明眼人都看見了,阿樂把飛機當催巴,殺人越貨可以,登堂入室不行,那飛機為什麼還做呢?其實我想說,飛機正是普通人的投射,老闆讓做什麼就去做,專家說什麼就去聽,國家有啥政策咱就照辦。出主意的都會說為我們好,但到頭來還是他們得利,而你我只落得個一無所有。

占米嫂那只酒瓶,砸醒了飛機,讓他看透了黑社會,並得出個結論:不要相信話事人,不要相信話事人,不要相信話事人。當飛機扔掉名片的時候,我由衷為他感到高興,還記得前面講到猴子爬樹嗎,飛機才是那個可以換棵樹的猴子,這下他真的自由了。

6.和諧黑社會

在文藝行當裏,開創性是很高的評價,電影藝術也一樣。黑社會1豆瓣評分8.4,以和為貴8.2,許多評論認為,第二部明顯遜色,說的正是開創不足。在我看來,第一部只是開場,第二部才漸入佳境。以和為貴又講和聯勝換屆,阿樂意圖連任,占米成功上位。此外杜琪峰還採用虎頭、豹尾,夾豬肚的方式,在一頭一尾穿插暗線,讓影片格局更大。

彼時大陸提倡和諧社會,香港無法獨善其身,在石副廳的主導下,準備建設和諧黑社會。石副廳花名大圈豹,早年間臥底香港黑幫,曾與師爺蘇相交甚好。它受命大陸政府,用政策手段,成功招安新記等黑社會組織,但對於搞憲政的和聯勝,始終束手無策。直到本次換屆,終於圈定目標人物占米,利用他北上投資的契機,打算給和聯勝辦一場二次回歸。

石副廳先給師爺蘇開綠燈,默許他搞地下賭博,再將口風放給占米,最終得到敲打機會。至於為何約在同家飯店,也許真是沉海的阿力所為。先說飯店這場戲,有個喜劇角色,經貿部何科長。他收到兩千萬賄賂,恰逢警方收網,心想金紗銀紗,不如頭頂烏紗,於是連滾帶爬,溜之大吉。唐唐科長,談個生意兩千萬,這有什麼好稀奇的,我們要從正面分析,他不拿這兩千萬,哪來幾十萬就業崗位。

「這是我們的政策,而且老許他是愛國的」

「我也可以談,我也可以愛國」

此地無銀三百兩,隔壁阿二不曾偷,石副廳知己知彼,占米正好有實力,二人一拍即合,將憲政變成一場交易。這裏石副廳還說了句話,「我們跟老許談好了」,談好了什麼,影片沒有明說,我猜測是關於第三部。

「我應該說你們神通廣大,還是我應該害怕」

「和聯勝永遠是你姓李的,我們永遠以和為貴」

黑雲壓城城欲飄,神仙喝酒不帶刀,山雨欲來的氣氛,讓石副廳顯得神秘而鐵腕,反觀占米,如坐針氈,徹底亂了方寸。山上泳池別墅,山下物流倉儲,占米追到了夢想,卻失去了人生。

至此,和聯勝由名鎮一方的黑社會,變成了省公安廳治下的一個興趣活動小組。至於黑社會3,條目創建已久,遲遲沒有下文,大概是風雲太快,來不及改稿。其實也不必刻意等待,現實中早就看過了。故事發生在占米第六個任期,反正選來選去都一樣,於是將兩年任期改為三年,以此壓縮選舉成本。石副廳此時已是封疆大吏,對於香港的社會安定甚為看重,要求占米出手協助,可占米一心做正當生意,果斷拒絕。石副廳一怒之下,從東南亞召回東莞仔,打算推他做話事人,並讓他穿上白衣服,去元朗做了點事情。

完稿:2023年4月19日


CC BY-NC-ND 2.0

給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錢。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