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郁

【音樂評析】吳青峰-巴別塔慶典:荒誕鬧劇的背後,是無盡的自私與偏執

傳說中,遠古的人們說著同種語言,在經過兩河流域(示拿)這片平原時,決定住在這裡。而他們想要藉由建造一座直達雲端的塔,來傳播自己的名聲。上天看見他們建塔時說:「建造這座塔只是開頭,如果成功了,那麼日後想要圖謀甚麼就沒有甚麼能阻擋他們了。」於是上天打亂了這些人的語言,讓他們聽不懂對方說話,也因此間接阻止了這座塔的建造。

──出自〈舊約聖經.創世紀.第11章〉

這首〈巴別塔慶典〉收錄於青峰以個人名義出道後的第一張專輯《太空人》之中,依循該張專輯的核心概念「溝通/無法溝通」舉辦一場在巴別塔內的荒謬慶典。青峰利用歌詞、音樂為我們上演一齣自說自話、貪婪、自私、惡鬥的戲碼,比喻現代人即使用著同樣的語言也沒辦法溝通。這張專輯可以說完全釋放了青峰他個人的特色,帶領我們進到了一處他所建立的想像世界,在那裡無窮無盡地揮灑自己,像在太空悠舞,卻以天真、童稚的眼神回望他的故鄉-地球,檢視社會的種種亂象,在矛盾對立中找尋看似無解的答案。筆者尤愛青峰曾對這張專輯所做出的解釋:「我心中的專輯主角形象是一個躺在病床上看似無意識的人,沒有人知道癱瘓的他腦裡到底有沒有另一個世界,知不知道自己沒有醒來。」現實無力,卻擁有閃著萬丈光芒的做夢能力。

那麼,就來好好欣賞這首歌的魔力吧。

音樂:情緒如巴別塔般層層堆疊,營造荒唐的異國音樂性

(1)曲風:

該首歌情緒如巴別塔般層層堆疊,而旋律有如異國慶典般歡騰。歌手可以用最隨興的演唱方式演繹,而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便是「鼓聲」、「合成器」、「背景人聲」所交融出的音樂饗宴。鼓聲控制音樂節奏,也控制著情緒;合成器的聲音在副歌區段與背景人聲「hey」的搭配,表現出荒誕、慌亂的感受。讓人置身於歡樂的氛圍當中。

(2)音樂結構:

前奏大約有四十多秒,相對長許多,營造聲音的空間感,就像巴別塔建築一樣,需要從地下開始構築,寂靜無聲,而後帶入了風鈴、沙鈴、鍋碗瓢盆等聲響,緩慢地拔地而起。

主歌藉由吉他迅速帶入歌聲,有種驚嚇感,而隨後感受到極為勻稱卻輕快的歌詞,讓人有種壓抑、迫不及待要釋放的感受。過了快節奏第一段主歌後,如同即將爆發前的收縮,該段改以有些舒緩卻又急促的旋律,將情緒堆疊到最高潮。

副歌段情緒釋放,但也有所層遞,第一段以較為緩和的方式開展,好似暖身般,到了第二段副歌加入了更多樂器,整個場面陷入混亂,一路飆升到過門區段。

過門區段以最為急促的鼓聲伴隨電子呼喊的聲音將歌詞一字字如子彈般射出,衝擊著耳膜,也如同盛宴即將結束而迎來最後的表演般,把最後的舞臺還給了第三段副歌結束場荒誕的宴會。

歌詞:以富含現在詩感的詞句,帶領聽眾進入未知的秘境,一句句搭建出屬於現代版的巴別塔慶典

歌詞來源自kkbox

詞曲:吳青峰/製作人:吳青峰、徐千秀/編曲:吳青峰、徐千秀

他的身上淡淡飄落著 來自未來失敗氣味
他的嘴裡深深咀嚼著 咖哩口味古老偏見
他的微笑偷偷計畫著 在誰額上塗油的念
他的眼睛明明反映著 和嘴表裏不一的邪

有說 有笑 卻無人知曉
哭鬧 祈禱 卻不可救藥
誰說 有效 能夠明其妙
溝通 無效 我 全都聽不到

這裡是自說自話王國歡迎光臨
在這裡胡言亂語才是正常事情
這裡有不倫不類有各行各業
在這裡不聽人話也不分晝夜

他編寫了小說一系列 他說那是來自上天
他吆喝了群眾一大堆 他們自以為最高貴
他們抓著愛這個字彙 心靈是華麗的乾癟
他們卻連互相面對面 都已無法稍微理解

什麼時候忘記了姓名
什麼時候眼裡只有自己
什麼時候困在了這裡
什麼時候什麼都聽不進去
兩個自己戴上了面具
表面那個說得比唱好聽
心裡那個自己都看不清

創作者以富含現在詩感的詞句,帶領聽眾進入未知的秘境,一句句搭建出屬於現代版的巴別塔慶典。而歌詞中有許多寓意,不管是聖經、社會都相當的道味。當然,有許多前輩們也以解釋許多,筆者也就當位統整者,拼湊出這首歌的全貌。而這首歌筆者認為以「旁觀者」視角來詮釋這首歌相對貼切,而能旁觀於人類視角的,便是上帝。

(1)主歌區段:

他的身上淡淡飄落著 來自未來失敗氣味
他的嘴裡深深咀嚼著 咖哩口味古老偏見
他的微笑偷偷計畫著 在誰額上塗油的念
他的眼睛明明反映著 和嘴表裏不一的邪

該段訴說一個人,他醉心於勾心鬥角的現實世界,但從一開始便以上帝視角來宣判這個人的結局。第一句提到未來失敗氣味,是「貪婪注定要自取滅亡」之意,而這臭味可能是心靈腐敗或是銅臭味。第二到四句各透過一種感官來表達貪欲,第二句「咖哩口味」英文直譯為Curry favor,有阿諛奉承、拍馬屁之意,從嘴裡講出阿諛奉承的話,以達成往更高地位攀爬的目的,而「深深咀嚼」更表示他用盡心思之意。第三句「額上塗油」來自於十月革命前,俄羅斯人家中如有人不幸要病死時,所舉辦的聖油禮,期盼死後能靈魂純淨地到達天堂。帶到該句解釋為:「偷偷計畫著如何害死對方。」而「微笑」則代表著笑裡藏刀。第四句則較直白,那人嘴裡滿口仁義道德,眼神卻充滿著陷害、利益。

他編寫了小說一系列 他說那是來自上天
他吆喝了群眾一大堆 他們自以為最高貴
他們抓著愛這個字彙 心靈是華麗的乾癟
他們卻連互相面對面 都已無法稍微理解

第二段主歌主題為創作者,似乎暗示著某些喜愛譁眾取寵的文字工作者,由第二句可以看到,其實背地裡藉由踐踏別人來凸顯自己的高貴。第一句相當諷刺地點出那些人偶然得到佳作便沾沾自喜,卻又要將功勞歸於上帝,來博得謙虛的稱號。第三句諷刺那些以「愛」為名而創作的浮濫文章,其實只是一具包裝華麗外衣的空癟靈魂。第四句點出整首歌的主題:「相互理解」現代人就算是語言相通、面對面溝通也無法相互理解,更何況是在虛無的網路世界呢?

有說 有笑 卻無人知曉
哭鬧 祈禱 卻不可救藥
誰說 有效 能夠明其妙
溝通 無效 我 全都聽不到

該段為即將接副歌的歌詞,筆者將它分為三種矛盾對立面,分別是聽覺誤導、動作誤導及精神誤導,「有說 有笑 卻無人知曉」說明外在和樂,心裡卻不曉得打著甚麼算盤;「哭鬧 祈禱 卻不可救藥」縱使外在表現得多想博得同情或心靈純淨,其實內心早已敗壞不堪;「誰說 有效 能夠明其妙 溝通 無效 我 全都聽不到」以為能夠相互理解,實則溝通無效,只能關起耳朵,假裝聽不見這些煩人的雜音。所以最後想問,上帝看到這樣的場景,究竟是高興於它的完美操作?還是哀痛於人類沒能稍微理解而導致消亡呢?

(2)副歌區段:

這裡是自說自話王國歡迎光臨
在這裡胡言亂語才是正常事情
這裡有不倫不類有各行各業
在這裡不聽人話也不分晝夜

來到副歌區段則一掃所有疑問和困惑,像是上帝又建造了一座伊甸園,讓來到這個王國的人可以不斷地自說自話、不聽人話,不受拘束。因此人們只要順從己心,盡情地胡言亂語就好。三、四句中,以不倫不類、各行各業及不分晝夜來給人繽紛、無止盡雜亂意象,說明這荒誕、沒救的世界正以自己的方式進行下去。

(3)過門區段:

什麼時候忘記了姓名
什麼時候眼裡只有自己
什麼時候困在了這裡
什麼時候什麼都聽不進去
兩個自己戴上了面具
表面那個說得比唱好聽
心裡那個自己都看不清

最後一段過門歌詞如同進如人的精神世界之中,瘋狂地探求著那個最初的自己,不斷詢問自己是誰、為何那麼自私、為甚麼心理如此狹隘、為何別人的話聽不進去、表面和心理的自己都開始虛假偽裝。然後又回到「全都聽不到、全都聽不到」讓人感受極度的壓抑,最後是否爆發開來選擇初衷?已不得而知,不過經過這樣的探問,也許就會頓悟到:「這荒誕的世界也不過如此」因此頓悟的人也許表面仍然相當世俗,但內心卻可以純淨無比。所以歌詞背後看似絕望無比,卻仍藏有一線生機。

影像(MV)

圖片來源自環球音樂 youtube

創作者將我們身處的世界濃縮到了這座巴別塔裡,人們在塔中生活,說著相同語言,卻因各自的理解不同,造成誤解而喋喋不休地爭論著。大家拼命地往塔頂前進,象徵一般人現實生活所嚮往的金字塔頂端,因此彼此勾心鬥角、逞兇鬥狠,只為了將對方擠掉。該MV以自說自話、貪婪、自私、惡鬥的戲碼,將猙獰、荒謬、尷尬、黑暗等題材表現得淋漓盡致,透過黑色幽默的方式,給觀眾演示一段荒誕的慶典。

因此筆者影像拆分為「刑罰」、「寓意」及「歌手表現」做為接下來的主軸。

(1)刑罰:人類的荒誕,踐踏著上天的恩惠

聖火之刑:

▲帶著桂冠小孩是天真的象徵,卻成了加害者

▲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卻得到大人們的讚賞,讓小孩加深誤解了這個世界

▲傳遞聖火本是相當神聖的事情,但卻讓聖火臺成了火刑臺,顯得格外諷刺

▲無奈的神只好陪笑著,好像不融入其中便覺得怪怪的。

無罪之刑:

▲無罪的神被關進了牢中,而有罪的犯人卻逍遙在外,諷刺不僅道德淪喪,連法律都成了替加害者背書的工具。

烹飪之刑:

▲神成為了人類的盤中飧,被丟到了鍋中燉煮

▲被端上桌的是一顆頭,大饗餐點的人們還覺得祂的頭奇怪而不是心有虧欠

醫療之災:

▲他們知道神能變出錢財,於是對祂開腸剖肚,完全不顧神正哇哇大叫

▲最後噴出了一堆金幣,眾人哈哈大笑

勞刑:

▲為了更顯尊貴,所以架高了椅子,唯有桌子不能,於是要求神在底下支撐著

▲往上看看似平常,卻不知背後是誰受的苦難

(2)寓意:

▲格鬥場上演著人們互相打鬥的畫面,他們只為了將對方擊倒而爬上更高的位置

▲該畫面就如同著名畫作《最後的晚餐》,加上服務員正好十二人,對應著十二門徒,而神卻成了被食用的對象,可見即使是神也淪為了被消費的工具。

▲為甚麼會說青峰扮演的是神的角色呢?原因是不斷出現在MV場景的這張鳥嘴面具,就像中世紀黑死病盛行時,醫生所做的裝扮,後來也變成了死神的象徵。正好形成了對比。

巴別塔頂

▲最後來到了巴別塔頂,人們終於還是靠著自己的力量登頂了,然而到了最高處仍舊一片混亂,反應著即使科技克服了一切難題,卻克服不了心靈的空洞。

▲最後僅剩下兩個人坐在塔頂,他們就像創世紀提到的亞當和夏娃,代表著人類最後生的希望。然而他們仍提防著彼此,僅有在吃東西時才拿掉防毒面具。

▲最終夏娃推下了亞當,成了最後的勝利者。

▲但自己也因缺氧而死,僅留下留著一顆頭的神,獨自看著一切的發生。

▲有些人活著其實和死沒有分別,也有些人死了卻像活著永遠在心中。而這一刻神死而復生,卻無人歡慶,因為他們已失去了靈魂,成為僅剩空殼骷髏。對應到歌詞第一句,神已看穿一切,那些殘酷不互相理解的人終將失敗。

(3)歌手表現:

青峰在MV中忘我的演唱著實吸引人,也為MV增色了不少。這裡也提供數張筆者認為絕佳的鏡頭。

最後來欣賞MV吧!

歌詞影像契合度

認真來說這首歌不管是歌詞、影像甚至是旋律都處理得相當細微,包括MV中鮮明的影像、誇張的動作;音樂層層堆疊,營造異國感;歌詞富詩意,亦有韻律感,再再都讓這首歌成為了經典,重新詮釋了現代版的巴別塔。

結語

必須說,第一次評青峰的歌感到相當的力不從心,因為背景資訊太多,許多寓意也相當深奧,因此對於他的歌都要做足準備才行。回到音樂,其實這首歌的音樂、MV、歌詞三部分也分別呈現出,「歡樂」、「荒誕」和「現實」三個大課題,等於說要好好認識這首歌,得用三種角度去詮釋,真是辛苦了製作團隊,也相當驚嘆他們有如此能力,打造出如此華麗的慶典。

最後來介紹一下2020年七月為期五天的「巴別塔慶典特展」,展覽以「沉默之境」、「漂浮之境」及「謎語之境」做為主題,並以紅色、藍色及黑白做為背景。由於語言為這場展覽的主題,因此對青峰嘴唇的特寫特別多(也包括他最害羞的臉部特寫)。可惜筆者無緣看到展覽,僅能透過線上飽飽眼福…最後筆者分享青峰在展覽中提到:「既然有混亂也會有繽紛。」或許這就是世界運行的法則吧?

參考資料

吳青峰〈巴別塔慶典〉MV各種荒謬隱喻!帶你看盡現實社會亂象、人吃人的殘酷世界

巴別塔慶典特展

咖哩口味古老偏見」解釋

了解點俄羅斯(額上塗油來由)

巴別塔故事

MV導演Wonmo Seong (DIGIPEDI)其他作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