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燕婷

中東與兩岸

灰衣主教苏尔科夫下野:普京为何动刀热门接班人

当地时间2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行政命令,宣布正式免除顾问苏尔科夫总统助理一职。消息一出,朝野议论。毕竟自打1月下旬以来,苏尔科夫下野的消息便传得沸沸扬扬,逼得克里姆林宫一度出面否认。然而2月初后,普京先是指派亲信科扎克(Dmitry Kozak)接任苏尔科夫原先负责的对乌克兰工作,现又免除其职位,可谓坐实了前日耳语。

1999年,年仅35岁的苏尔科夫(Vladislav Surkov)踏上克里姆林宫台阶,先是担任叶利钦(Boris Yeltsin)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又在政权轮替后,一步步走到普京(Vladimir Putin)身边,成了强人的首席谋士。于其掌权二十年内,苏尔科夫先后提出“管控式民主”(Managed Democracy)、“主权民主”(Sovereign Democracy)等概念,又发表《孤独的混血儿》、《普京的长远国家》两篇政治名文;既上达天听,又权倾朝野,故而人称克里姆林宫的“灰衣主教”(Gray Cardinal),也被视作热门的普京接班人选。


普京的大内国师


回顾苏尔科夫的政治生涯,实与俄罗斯的转型之路相依相佐。在普京首任总统任内,苏尔科夫献了“管控式民主”一策,也就是在施行民主制度的同时,加强政治和社会控制;虽保留选举竞争性,却也要尽力让结果如己意,例如透过警察、法院系统大力打压所有反对派领袖,更拉拢媒体撰写多版面的宣传式报导,使自己在选举时能不费吹灰之力,压过所有对手。

而当年这种似民主非民主的执政方式,却受到多数人的由衷欢迎。原因在于,人民普遍对叶利钦的统治不满-先是在1990年代推行“休克疗法”,强令俄罗斯由共产转为资本主义,结果导致经济严重通膨,更养出一群宰制国家资源的寡头;祸不单行,1998年俄罗斯又遇上金融危机,不只拖欠数十亿美元外债,卢布也再度重贬,遂让社会导向一种共识-在迈向以中产阶级为主的民主社会前,俄罗斯首先需要一个强大的领导人,好带领人民撑过惨淡的过渡期。于是,普京应运而生。

由结果观之,普京确实没让民众失望。在其执政期间,俄国经济水平大幅提升,俄罗斯人享受了过去无法想象的自由-旅行自由、创业自由、购物自由;虽说在管控式民主下,少了点政治自由,但对穷怕的人民来说,还是填饱肚子比较实际。顺此脉络发展,苏尔科夫又于2006年设计了“主权民主”的概念,即“各国有权依照自己的历史和地缘政治特性,自主决定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实践自由和民主原则”,可谓“管控式民主”的进阶版。

除了在内政上辅佐普京外,苏尔科夫也协助经纬俄罗斯的外交发展路线。2011年12月,普京任命其为俄罗斯副总理,负责现代化问题;2013年9月,苏尔科夫被提拔为总统助理,成了克里姆林宫的“首席智囊”,也就是从此时开始,其负责处理俄罗斯与独联体国家、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的关系;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后,苏尔科夫更接手处理俄乌关系及顿巴斯冲突。

但真正奠定其国师地位的,还是2018年与2019年那两篇重磅文章-《孤独的混血儿》与《普京的长远国家》。《孤独的混血儿》点破了俄罗斯的身份认同困境,苏尔科夫认为,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起,俄罗斯历史便步入新的“2014+”时代。在此之前,俄罗斯已走了四百年向东路,四百年向西路,却都没能在两大文化生根;现在开始,俄罗斯必需走第三条路,也就是成为罗马和君士坦丁堡陷落后的“第三罗马”,承续基督宗教的正统。“不西不东”虽孤独,却是俄罗斯的必然宿命。此文一出,反响极大,苏尔科夫也因此被称作“俄罗斯的意识形态总导师”。

一年后,其再发表《普京的长远国家》,同样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苏尔科夫先是在文中提到,“普京主义可与当年的彼得大帝、列宁统治相比拟,是能真正让俄罗斯长远前进的治理路线”,接着质疑由民族国家所构成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不该是终极的普世政治型态。此文内外兼涉,可谓“主权民主”与《孤独的混血儿》思想相融之作。然而,或许谁都没预期到,这位威名远播的灰衣主教会在不久后仓皇下野。


后普京时代的突发修宪


其实回顾历史,这已非苏尔科夫首次失势。2013年5月8日,普京参加完苏联卫国战争胜利68周年纪念活后,便透过克里姆林宫网站发布总统令:“根据苏尔科夫个人意愿,决定解除其政府副总理兼办公厅主任的职务。”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外界纷纷认为此次人事变动暗指苏尔科夫已然失宠,更何况在此之前也有征兆。

5月7日,事发前一天,普京召开内阁会议,严厉批评政府办事效率低落,没想到苏尔科夫却当众顶撞:“我觉得政府的表现其实已相当完美了”,这一幕不仅在场官员看到,还被俄罗斯国家电视台直播出去,引发媒体铺天盖地报导两人关系破裂的新闻,话题炒得相当火热,结果苏尔科夫第二天就被普京解职。

然而4个月后,态势逆转。普京于2013年9月重新召回苏尔科夫,担任总统助理,协助处理俄乌关系与其他核心事务,此职位的重要性不亚于其在此前担任的副总理,且苏尔可夫也回锅得正是时候-就在当年11月底,基辅的亲欧抗议潮演变为武装冲突,乌克兰问题成了俄罗斯外交的重中之重,普京因此更加倚重苏尔科夫。

2013年的短暂失势,意外凸显苏尔科夫的不可或缺。若排除先贬后升等阴谋论,普京应是真与其不睦,故而让苏尔科夫淡出决策圈;但没想到乌克兰情势一路恶化,放眼朝野,唯苏尔科夫有办法处置,普京只好将其召回,再度重用。而综观如今的政治情势,苏尔科夫此次下野,应与前些日子普京提案修宪有关。

就在今年1月15日,普京忽于年度国情咨文中抛出修宪议题,引发朝野震颤。由提案内容观之,普京有意改变俄国“强总统、弱总理、弱议会”的传统,使三者权力更加平衡。自从2000年接替叶利钦后,普京已担任俄罗斯领导人20年,但根据宪法规定,其无法在2024年竞选连任,故而外界普遍视此次修宪为后普京时代的权力安排-为接班人铺路、或延续自己的终身统治。

若是第一考虑,则现下台面上已有几大热门人选:前总理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图拉州州长阿列克谢·久明(Alexey Dyumin)、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y Shoygu)、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以及此次下野的苏尔科夫。然而究竟奖落谁家,眼下情势未明,苏尔科夫究竟是真下野,或是被故布疑阵藏敛锋芒,以待来日,仍是未卜之局。

若是第二考虑,那么普京尚有以下途径可用:一是修宪取消宪法中的限制连任条款;二是强化俄罗斯安全委员会职能,好让其直接转任主席,继续执掌国政;三与二的逻辑类似,只是把强化职能的对象改为国务院;四是再度担任总理。

由现下民情观之,俄罗斯经济已陷入停滞状态,民众对其也不如以往狂热,普京就算真要继续掌权,选择途径一四的可能性也很低,应采二三较可行。由此视角观之,苏尔科夫的失势或许真源于功高震主、鸟尽弓藏,且眼下克里米亚已然回归,边疆相对安定,自然会有秋扇见捐的可能。

对普京而言,距离2024卸任日,尚有4年可规划,外界要知其心之所向,恐得待到新宪政实施后,才能一窥真意:究竟是要培养接班人,或是要以别种方式遂行实质统治,目前仍在五里雾中笼罩;而苏尔科夫未来命运如何,会否如上次般强势回归,进而问鼎接班人宝座,或是永远被剔除在接班名单外,也还需时间证明。但无论往后是谁接班,势必都得头顶普京光环,走一条后强人时代的难走之路。

原文发表于2020/2/21 《多维新闻

(现在看来应该是真的下野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