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眼
文明之眼

《推背圖》第47象:約五百年後 讖曰:偃武修文,紫微星明,匹夫有責,一言為君 頌曰:無王無帝定乾坤,來自田間第一人;好把舊書多讀到,義言一出見英明

【周朝黃老思想】第一篇 以正之邦

此篇文章基本是拼湊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證明其「以正之邦,以畸用兵,以無事取天下」之論可行。

以正之邦,以畸用兵,以無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也哉?夫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民多利器,而邦家茲昏;人多知,而何物茲起;法物茲章,盜賊多有。是以聖人之言曰:我無為也,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民自富;我欲不欲,而民自樸。

治國以正,用兵以奇,得天下以太平;我如何知道其原理?忌諱愈多百姓愈窮,民愈多謀國愈昏亂,人愈智巧物愈紛擾,法愈繁雜犯者愈多;所以聖人說:君王為無為,則百姓自然;君王好清淨,則百姓敦厚;君王事無事,則百姓富足;君王欲無欲,則百姓純樸。

 

「以無事取天下」的概念,應該源自「取天下恆無事,及其有事也,則不足以取天下矣」,然而,「以無事取天下」是為了取天下,「取天下恆無事」則在說取天下的條件;換句話說,「以無事取天下」有取天下之欲,其本質是「有事」,「取天下恆無事」無取天下之欲,其本質才是「無事」。

「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民多利器,而邦家茲昏;人多知,而何物茲起;法物茲章,盜賊多有」與「絕聖棄知,民利百負;絕仁棄義,民復畜茲;絕巧棄利,盜賊無有」非常相似,貌似是根源於此而用自己的理解說。

「聖人之言曰:我無為也,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民自富;我欲不欲,而民自樸」則是引用古人的另一段言論,因此,此篇文章基本是拼湊出來的,目的是為了證明其「以正之邦,以畸用兵,以無事取天下」之論可行。

「以正之邦,以畸用兵,以無事取天下」應該是對諸侯的獻計,因此,其時代可能在夏后或殷商的晚期;天下多忌諱、邦家茲昏、何物茲起、盜賊多有或許能反映當時的社會現象,所以,殷商晚期的可能性最大,作者可能與呂尚為同僚。

「我無為也,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民自富;我欲不欲,而民自樸」這話在夏朝、夏后朝說都對,但在殷商晚年說就錯了,因為文明意識已然衰老,若不考慮大環境的演化變遷,引文就只是虛論空談而已,最終還是讓禮制開啟了亂世的序幕。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