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觀意識
主觀意識

這些文章為個人創作,僅用於知識分享,歡迎引用、轉載、刊印、留言、探討,讀者可以自由取用,但請勿斷章取義或擅改內容。謝謝!

【主觀意識體】記憶與歷史

宇宙意識如何記憶?可觀測宇宙的結構就貌似人腦結構,其中星系猶如細胞,恆星系猶如原子,行星則猶如原子內的電子;故可推論宇宙記憶模式應該類似人腦,因此,宇宙記憶可覆蓋能迭代,現在、過去、未來都能在當下發生改變。

 

那麼為何世界物象能夠永恆不變?倘若過去會隨當下改變,類似考古這樣的活動又算什麼?因為時空級距的緣故,對身處地球的人類而言,億萬年就如同永恆,但對於身處天人界的本宇宙而言,卻只如瞬間剎那。

 

因此,歷史不是歷史,歷史只是宇宙意識洪流的一個水滴,歷史仍然是歷史,歷史因主觀意識的解讀而相對存在;猶如圍棋AI無數次模擬中的一盤棋局,對於其中的某步棋子而言,之前的棋步都是歷史,每一步都是其存在的基石。

 

現實世界是色身的解讀,包括色、受、想、行、識五蘊,其中最終極的「識」就是對宇宙的考究,而歷史與考古則是最普遍顯見的考究,歷史猶如記載棋局的棋譜,有趨勢脈絡有章法可循,考古則猶如一點點挖開深埋的棋局,隱約看到某步棋的位置與顏色。

 

歷史呈現的通常是文字敘述,考古揭露的往往是遺跡碎片,猶如拼圖,一定是以描述或印象為根本綱領,並以找到的碎片拼湊其枝葉全貌;許多地方還可能需要腦補銜接,最忌瞎子摸象,僅以局部發現,就貿然推翻紀載傳說的一切。

 

地球歷史對生在地球的主觀意識體而言是歷史,但對於生在天人界的本宇宙而言就只是構成其記憶的瞬間片段,猶如一幅巨型屏幕上的一顆小小色素;因此,對天人本宇宙而言,無數類地球的無盡歷史輪迴,就只能形成祂的瞬間感受。

 

「時空級距」是衡量宇宙結構的工具,例如地球約是地球生物八的八次方倍、太陽系約是地球八的八次方倍、銀河系約是太陽系八的八次方倍,人體內的微觀結構也類似如此,八的八次方倍就是所謂「時空級距」,時空級距並非恆定,只是當下的人間大致如此。

 

除了歷史記憶的時空級距差異外,現實世界也是因主觀意識解讀而相對存在,例如遊戲紀錄,雖是同一關卡,但可以有無數種過關歷程,這無數種過關歷程就如同主觀意識經歷的無數平行世界,那麼哪個平行世界的歷史為真?

 

因此,探討歷史應該關注其內涵意義,而不該膚淺地牢記其表面假象,舉例而言,安史之亂對中國的影響為何如此巨大?若與春秋戰國相比,安史之亂還不夠亂,東周早已名存實亡,而唐仍能力挽狂瀾;若與五胡亂華相比,安史之亂還不夠慘,五胡視人如雙腳羊,而安史還有點人性…

其實它就像老年人的一次摔倒,並非這次摔倒讓人一蹶不振,而是年紀老骨質疏鬆氣力不濟了;中國分裂大亂了三次,第一次是東周,其亂根源於周朝,第二次是南北朝,其亂根源於晉朝,第三次是五代十國,其亂根源於唐朝,而安史之亂就只是第三次分裂大亂的開頭罷了。

因此,歷史事件通常只是表面假象,真正該關注的是其內涵意義,安祿山為何會反?因為他見大唐金玉其表敗絮其中,就像顆爛掉柿子一捏就破,而楊國忠只是加快了他造反的腳步,但大唐盛世為何在安祿山眼中如一顆爛柿子?

「儒教科舉」才是讓中華一蹶不振的根源,它象徵中華文明意識已進入腐爛階段;「科舉」是舉拔人才的好辦法,就類似今日的中國高考一般,但「儒教科舉」可就不好了,試想如果中國高考題目唯有馬毛思想,現今的中國又會是如何?

投生於亂世的絕大多數眾生,就猶如墜入水深火熱的地獄,即便膾炙人口如三國時代,若真活在那個時代又是如何?會是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的慘淡荒涼,即便主觀意識可以選擇角色,但也絕不會活得如小說想像中的瀟灑。

 

地獄模式的遊戲或許有趣,但那是單純刺激沒有痛苦,玩家可以用無數條性命過一關,以獲得那短暫的成就感,可是真實世界卻不是如此,每一條生命承受的挫折痛苦都如此真實,而且還沒有玩家般的「記憶」,每一條命都得重新嘗試!

當然,靈魂記憶還是有的,但也只有極少數人能窺得靈魂記憶預測未來命運,一般人就只能靠直覺,但「直覺」就猶如黑箱,單純直覺率性而為通常下場不會太好,因為那是業力作用形成的靈感,所以業障愈深重的人愈該視直覺為警醒。

現實世界就是意識虛擬而成,主觀意識是當下唯一的存在,世間萬物都因主觀意識的解讀相對存在,因此,虛擬世界其實與現實世界沒太大本質差別,數字化生命未嘗不可,只是要清楚那只是精神慰藉,而不可能使主觀意識投生其中。

總之,主觀意識是當下唯一,宇宙萬物都因主觀意識的解讀而相對存在,宇宙世界無論是否地獄化,都只有主觀意識自己承受;至於宇宙歷史仍是以有為演化為主流,若不想總是活在地獄之中,就必須盡可能弘揚無為之道。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