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
一川

a philosophy student

現代性的話語與歷程

2019-11-13 21:38

现代性离我们过远,它从普遍怀疑的笛卡尔时代便降生,在“反身探求”的近代哲学史中被西方人一遍又一遍地确证,主体理性同时成为一切认识的起点和归宿,成为科学与真理的衡量尺度,成为生活实践的方法论准则;现代性离我们又太近,它恰恰正是我们所身处其中的庞大时代洪流。而活在现代性阔步迈向后现代之中的现代人,在黑格尔绝对理性的极致过后,陷入了一种安身立命的恐慌——人们用启蒙和现代性的武器反戈一击,主体理性遭遇当代思潮的群起而攻、批判与重构。人们正见证海德格尔之后的德勒兹、德里达、福柯与保德里亚等人对现代性的解构,见证汉娜·阿伦特、哈贝马斯、列维纳斯等人的后现代主义重建,思想家急切地寻求后形而上学时代人们的安身立命之本,用哲学的历程揭示知识分子的使命,用过去历史的规律推演当代社会的未来。 

上述思想家的工作与其说是哲学的使命,毋宁说是人类共同的使命。纵然哲学的潮流已经去往分析哲学和心灵哲学,纵然形而上学已经成为明日黄花陈年旧事,纵然中国哲学也正在经历这一连串的去形而上学之路,但哲学依然没有死,哲学依然在当今的时代有巨大的生产力——当代杰出的思想家们依然在用哲学的武器进行现代性批判,这种批判的尺度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西方和中国社会。这是哲学的自我保卫,也是现代文明进步的尺度。 

这项研究的核心方法论是对思想史的考察于批判性反思。现代意识的源头与根柢始自古希腊人与希伯来人,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这一条思想史(又绝不仅是思想史的)进程中得到彻底的贯彻和彰显。过去对这一条思想史进路的研究汗牛充栋、至今不衰,但成果丰硕,人们在前人播下的精神的种子上收获了现代民主政治、工业革命与资本主义文明、自由、尊严、女性与少数群体平权等诸多果实。今日的思想史反思应当从此接续,精神的种子也将因此结出新的实践果实。 

因此,思想史的意义绝不仅在构建体系与梳理脉络,更在于让我们了解“我们是如何走到今日的”,以及“我们将沿着这条路走向何方”。

以此祝福我的望道能够顺利开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