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
一川

a philosophy student

「想當然耳」兩種

2019-12-11 01:43

(按:最近有两位同学都又问我问到关于古今之别的问题,想起大一春季学期上“宗教学导论”时张清河助教给我写的包罗宏富的长答复,小号刚注册的时候po上了微博;今天听了桑兵老师的讲座,也谈到了中国有没有哲学、有没有思想“系统”的问题,又琢磨了半天,最后老生常谈一次关于古今、关于中西的问题。)


我们常说“中西”,鲜少说“古今”;但仔细想想,我们说的“中西”其实很多时候意指的却是“古今”。之所以我们常将“中西”和“古今”混同起来,是因为“今学”本来很大程度上就是“西学”产物。“西学”是现代性的产物,本是科学之学;科学本义即分科治学,这一套学科建制成为西学最为鲜明的特征殖民世界,殖民世纪初的中国,乃至成为时代风尚。既然西学同时兼有“西”和“今”两个特质,中国人面对现实难免会做两个追问,其一,西人的学问能和中国吻合吗?其二,今人的学问能和古人吻合吗?

以西度中,大体是行不通的。西学怎么兼容中学?晚清政权飘摇的时候,五十余年调整科举制度,为了让科举兼容正在全球扩张的西学。西学是分科之学,拿这分科去规划国学,碰壁!旧学校来了新客人,谁是体?谁是用?谁来教?怎么教?把西学当成一个整体放进国学系统之下调理?不成,罢了,设新学堂!这新学堂按分科之学建制,国学又当何处容身?学堂云龙混杂,多还是以西学为主。此处一点存而不论,即用西方现代科学的方法研究中国的文字、语言、社会等诸现象的问题。举一语言栗,汉语不同于经学,汉语(尤指词法、句法和语用等)远远更基础而少抽象思维,因此应用西方语言的语言学方法于汉语也较少碰壁(也偶尔会有牵强之处),但倘若用本体论知识论价值论的理论体系去套中国思想(哲学)史,则鲜少吻合(事实上许多是巧合)、大多附会!

我还要说,中西固然有别,以西度中固然不妥,但切不可滥用,否则将会出现本文开头的那种混同“古今”与“中西”的问题。我们这样来思考——有一件事情很有趣:我们经常使用一大票的花哨概念,却极少反思我们在运用这些概念时究竟在指称什么。讲座结束的时候有一男生问桑兵关于“汉学”的问题,刚一问完桑兵便诘问他,你说的是什么“汉学”?是清代研究音韵考据等小学,还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兴起的海外汉学?Either way,总之不是什么“汉族之学”!同理,“西学”又是什么?希腊、罗马抑或拉丁、英格兰、普鲁士?“中学”又是什么?哪朝哪代?以谁为代表?谁是正统?整个东亚还是只有中原王朝?说不清楚!

与其说是说不清楚,毋宁说是从未好好想过。但倘若我们好好理理思路,却发现又越理越乱——虽然但是,我们有一个要点是可以肯定的,即“中学”“西学”根本不是什么先验概念,我们谈中医也好、谈李约瑟难题也罢,说来说去什么中学重归纳、西学重演绎,不过是建构出一个“中学”,又建构出一个与之相对待的“西学”!这当然不是否认中西有别,但未尝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警惕,警惕我们把这种差异绝对化,从而滥用“西学”“中学”这一对看似水火不容的词语。更进一步讲,“中西”少用为适,“古今”多用为宜。

以古度今,一定是行不通的。而且,西学内部也无法以古度今。能用费尔巴哈的宗教人本学去理解基督教与彼岸世界吗?能用今人科学主义观去理解古希腊人知情未分的思维方式吗?撕裂!那说到底,中国人的学问算什么?有人说,中国思想是“方术”但绝非科学,诚哉斯言。中国人的思想从来不是一套科学、二套科学,所谓“科学的中学”本身就是按照“分科”处理之后的中学,怎料中学本是一学,岂能按现代学术一劈成“文史哲”三瓣,掰开来揉碎了研究!

唯有回到历代中去,回到这套“科学”话语尚未产生的前科学时代去理解方术,才是回到方术本身。当然,空口无凭,且光说无益,实操起来着实是相当困难,毕竟是从“有”回到“无”呵。这也造成了当代中国人对中医的理解无能,与许多根本无意义的争执与诡辩。举一栗,中医本就是古之概念,是先民对世界的直观的、整体的把握,怎么能用今人科学的世界观去生搬硬套?经这么一折腾可搅得天翻地覆,中医必定既放不进哲学科、又放不进医学科,哲学与医学关于中医的归属开始喋喋不休,是为一重误解;偏偏又有一个以现代世界观建构出来的“西医”从中作祟,浅人不懂西医并非“西”医,实为“现今医”,便又搞出一个中医与西医的争吵,又来第二重误解!

拿西学的理论、今人的世界观牵强附会,桑兵举了一栗,摘录如下:古有短袖之交,今有绝美gay恋。浅人以今度古,便在断袖之交和同性恋之间画上等号,殊不知犯了大忌——同性恋本身就是在现代西方社会学研究下才“科学地”建构起来的概念,它背后牵扯出今人对伦理道德、社会规范、性别角色等一整套世界观与思维模式,根本无法与断袖之交生硬联结!断袖之交就是断袖之交,要理解它无法假借“同性恋”这一概念,只能试图回到历代中去,复盘社会存在。这一栗大体与中医性质相类,可以对比思考。

归根结底,以西度中,以今度古,想当然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