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
一川

a philosophy student

回答一個問題:啟蒙在哪?

2019-12-30 16:56

一个陈述:申小龙鼓吹文化相对,不承认进步,即实质上的“无启蒙”论调,他用的是汉语和印欧语之间散点透视和焦点透视的例子。类似的观点也可以应用到中医上,认为中西医只是文化相对,并没有现代与前现代之分。

应当指出,打破启蒙/进步的思维框架是有一定意义的,但不能滥用它。滥用的结果是无穷倒退,每一句话我都可以反问自己,“这是不是启蒙的骗局”→“我的反问是不是启蒙的骗局”→“我做关于启蒙的骗局的反问是不是启蒙的骗局”,其实无意义。这是低阶启蒙。必须看到,我们的一切思维方式都是启蒙的,离开启蒙我们无法思考。这是那个退无可退的绝对,是高阶启蒙。因此就应当直截了当地指出,必须承认高阶启蒙然后思考,中医中的传统与现代因素(在启蒙的视角下)就是“进步”与“非进步”的区别,而作为概念的中医是“非进步”因素多于“进步”因素的科学。我们要做的事情是,从高阶启蒙的内部寻找进步,比如把低阶启蒙的反面因素纠正掉(在西医内部增加整体、联系的思维方式),而不是像申小龙那样,anything goes的“无启蒙”论调。印欧语向孤立语发展,汉语向屈折语发展也是这个低阶启蒙内自我运作的必然结果(为什么说是“必然”是历史哲学的问题,不是这次讨论的内容)。

像申小龙这种鼓吹语言的文化属性,实质上是一种打着“反低阶启蒙”的幌子宣扬“无高阶启蒙”的行为。他做不到,任何人都做不到。他和其他人的论战也是在低阶启蒙里面争论,都没有看到逃不掉的高阶启蒙。

一个余论,在启蒙的世界观里,我们并不能分清哪个是低阶启蒙,哪个是高阶启蒙。很常见的几个例子是,我们说不清楚freedom和democracy到底是普世的价值,还是只是近代西方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处世之道;我们分不清西方的学术工业划分是正确的轨道,还是西方的戕害。(事实上,现有的一切zz问题的争论基本都是在争论这个问题。问题在于,我们的确就是无法区分。)用在申小龙的例子上表现在,我们分不清西方语言学理论究竟是低阶启蒙的学术范式,还是高阶启蒙的思维方式。我的观点是后者,正如现代医学的思维方式也是后者。我的整套理论也分不清是前者还是后者,我个人认为是后者。面对这个棘手的余论,我的看法是:我们保有自己的观点,这些观点可以不可通约,但是必须互相尊重。到这里就已经退到高阶启蒙的必然要求了,退已经无可退,再退就陷入无穷倒退了。

至于申小龙的室友张汝伦,我还没看明白。这个人太分裂了,可能他真觉得大哲学家都应该像康德和海德格尔一样分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