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乙

@yikexiaoyi

月经记忆

是的,月经让所有女性沮丧。我的初潮是在初一某天。六年级时,身边已经有不少女生开始来“那个”。她们往往偷偷摸摸地从书包角落里掏出一块小布包,三五成群地结伴去厕所。我很少与人结伴,印象中有一个炎热的中午,被当时已经显露出专属于成年人的美丽的女伴拉着去厕所,“你帮我挡好门哦”。我就这样背对着她,站在厕所坏掉的没有遮挡的“门”前面,听她说:“你知道吗,谁谁谁也来了……”

人间食粮|南京粤菜盘点(三)

以下盘点出自粤菜知识零基础但喜欢探店和记录的小乙(我)、热衷锅气的广东做菜人兼干饭人Y老师。评分综合了两个人的意见,评价纯属个人观点——既有当时吃饭的记录,也有今日回忆里的味道。照片都是原始粗糙的直拍。

当图书品牌和独立书店发出求救——

2月17日,以出版《秋园》一书闻名的图书品牌“乐府文化”,通过公众号发出了一封“求助信”。主理人涂涂表示,乐府收到了一家大型出版集团的合作邀约,但合作的前提是“需要乐府结束和之前的发行合作伙伴的关系,需要乐府清理出一个更清晰的股权结构”。基于对对方的信任,涂涂扩充编辑团队,结束了和之前合作伙伴的关系——当然也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此时乐府和对方的合同还没有签,账面资金已十分紧张。没想到合作最终落空

书影推荐|三月四月,春天忙碌

每个月的推荐对我来说更像是一种自我梳理,回头看看这个月做了什么,试图证明一切没有白白流过。三月四月,赏了樱花,读了小说,喝了威士忌,饮了诗歌,爬上了九层高塔,翻了翻摄影作品,和朋友在ktv大唱了一场,为每一次思想的冲撞握紧了拳头。也许春天不适合太忙,会让人觉得辜负了窗外好春光,有点忙有点充实?那刚刚好。

于是我们往山里走去

从二月底到五月初,我们环玄武湖走了十公里,环江心洲走了十五公里(全程二十一公里,太荒的北岸没去),从紫金山到灵谷寺再到美龄宫,从白马公园到燕雀湖再到明孝陵旁的青果咖啡。散步是一种不太清晰的状态,也是一种线条分明的行动,不用计较往外或是往内,在身边或是在远方。这些照片记录下了我们的行走,和更多。

人间食粮|南京粤菜盘点(二)

第一篇盘点发出来后,收到了许多老饕的点评与补充,让我心虚得不行,也很高兴收集了更多的信息。以下盘点出自粤菜知识零基础但喜欢探店和记录的小乙(我)、热衷锅气的广东做菜人兼干饭人Y老师。评分综合了两个人的意见,评价纯属个人观点——既有当时吃饭的记录,也有今日回忆里的味道。照片则都是原始粗糙的直拍。

舒比格的人生:南瓜默默不说话,只是继续成长

你曾想过世界从何而来吗?在《当世界年纪还小的时候》中,瑞士儿童文学作家于尔克·舒比格(Jürg Schubiger)就给出了许多“世界从何而来”的诗意解答。

挖掘出《中国奇谭》导演的绘本编辑与她的工作日常

今年年初,国产动画《中国奇谭》让网友们惊呼“国漫崛起”。其实早在2019年,刘毛宁就因毕业动画短片《我和吸铁石和一个死去的朋友》入围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而受到关注。而在他还没有完全为大众所注意到时,编辑小雨就联系上了他。发现好的作者和好的故事,这就是原创绘本编辑的工作。

你喜欢米菲吗?

小时候,我并不觉得橡皮上印着的这只来自荷兰的小兔子有多可爱。前两年,随着对绘本的阅读与学习,我越来越觉得米菲绘本太妙了!6月21日是米菲的68岁生日,因此我为朋友的公号专栏写下了这篇文章,让我们一起发出兔兔的声音:Miffy!

梅雨、树木和石像

去植物园时还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小任务:前同事做的书《树木》被分给我负责后续工作,这是一本“关于树木的一切,和扎根其中的人类文明史:融合自然、历史、文化的大开本手绘百科”。这本书是2020年出的,当时卖得很不错,还获了文津奖。我3年后读到,觉得它应该是一本长销书,现在拿出来依然非常棒,所以决定带到植物园给它拍个照,希望能让更多人看见。实际的成片效果也非常好,《树木》果然应该和树木们在一起啊。

人间食粮|南京粤菜盘点(一)

以下盘点出自粤菜知识零基础但喜欢探店和记录的小乙(我)、热衷锅气的广东做菜人兼干饭人Y老师。评分综合了两个人的意见,评价纯属个人观点——既有当时吃饭的记录,也有今日回忆里的味道。

普鲁士勒:那个为孩子们讲故事的人

奥得弗雷德·普鲁士勒是当代德国最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翻开他的作品,你就会在环衬上看到这位一眼便让人觉得亲切可爱的老头儿。普鲁士勒深受世界各地孩子们的欢迎,也获得了许多厉害的奖项:国际安徒生文学奖、欧洲青少年文学奖、德国青少年文学奖……可他最喜欢的,却是德国一个儿童团体Lese-Raben颁发的“金果酱盖子奖”(the Golden Jam Lid)!普鲁士勒就是这样一个为孩子们讲故事的人。

书影推荐|伸出手就可以联结

五月六月,明显感觉到和周围的联结越来越多,连我这个i人都蠢蠢e动:既和已经熟悉的朋友聚餐、喝酒、看展、听LIVE,甚至进行了一趟小小的高邮之旅,又接触了新的朋友,在南京、在上海、在线上,勇敢地交流与奔赴。五月六月,还见证了表弟的婚礼,一晃大家都成家了啊。当然,也回想起我和Y老师去年的婚礼,在五月的纪念日打算拍纪念照,结果两个人不是你忙就是我忙,就这么过去了——嘿,要不下个月补一下吧。

这家老牌网红书店还值得逛吗?

本文首发于识具 编者荐语: 七月初我去了一趟苏州参加江苏书展,顺便面基了超可爱的豆友——诚品行销小许妹妹。我们在苏州诚品书店从上到下逛了半天,聊了许多,超开心!回来后我为识具公号写了这篇云逛书店,祝你阅读愉快!by小乙文/ 小乙怎么定义“网红书店”?

成都散步(下)

成都,到处都是喝茶、麻将和洗脚。城市绿化不讲究,但水土好到植物自己疯长。落日比南京晚一个多小时,天没黑大排档已连成片。穿城而过的锦江上有白色水鸟,鸟叫声也和南京不一样。我爱这座城市。

成都散步(上)

这次我们去了后山,怀抱着亲近自然的愿望,结果非常成功!南京正是暑热难耐,成都也不过稍微凉快一点点,谁想到青城山后山极其清幽凉爽,满眼绿意,满耳虫鸣,水声激荡,水汽蒸腾!栈道一段往里走甚至有些寒意,我满脑子都是“凄神寒骨、悄怆幽邃”。很久没有这样感到惊喜的登山体验,我像个傻子一路“啊——”到底,连连感叹:“怪不得白蛇能在这里修炼成仙。”

人间食粮丨E.B.怀特:要往深里给孩子写,他们最有观察力

这篇文章是新京报小童书专栏“写童书的人”约稿,目前我写了米切尔·恩德、舒比格和E.B.怀特,很高兴这次能上书评周刊头条,嘿嘿。怀特为孩子们写的三本小书,特别是《夏洛的网》,深深打动了小时候的我——直到现在。祝你阅读愉快!

猫猫虫书店:为你的童心找一个归属的绘本书店

七月初我去了苏州的猫猫虫书店,这是一家以绘本为主的独立艺术书店。我很喜欢猫猫虫的氛围,更羡慕主理人咩咩的藏书,它们值得被更多人看见。如果你路过苏州,不妨去坐一坐、翻一翻。祝你阅读愉快!

书影推荐丨夏天,宜闲逛,不宜读书

这个夏天从成都开始,然后是苏州、上海,虽然短暂,还算去了几处地方。Y老师去欧洲出差了半个月,我呢一个人在家疯狂写稿,忙得昏天黑地。当然也陆陆续续和群友们吃饭、喝酒,和网友(都是可爱妹妹!)快乐面基,和老友约音乐剧,和学妹在博物馆夜宿。整个夏天我都陷入不想读书之中,只翻翻漫画和绘本,等到疯狂赶稿结束,连码字也不想动,都怪夏天!

性骚扰,一次或很多

豆瓣曾经有条广播,请曾经遭受过性骚扰的女性回复数字1,从未经历性骚扰的回复数字0。结果,上百条的回复里几乎全部是1。我也是其中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