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台湾失火 敌人就在本能寺

回顾台湾近期一系列治理危机,从缺电到疫苗荒,从疫情激升到认知战翻车,民进党政府既遭受民怨的怒火围攻,亦将执政无能的苦果“遍植”全岛,民众不论是否曾在选票上给予支持,皆共成治理崩坏的受害者,可谓是“同岛一命”的另类侧写。

而细究悲剧根源,民进党的法西斯基因、支持者的盲信同为关键。早期民进党在野时,其虽无庞大选举资源、强大网络侧翼,却已知晓仇恨便是获取选票的捷径。在此脉络下,其以“台湾人的悲情”逐步蚕食国民党的统治基础,以“推翻中国殖民”在年轻人中埋下肃清与斗争的种子,养成了泛政治化的社会结构,为己身的崛起造桥铺路。

如今民进党大权在握,拥有广大青年支持,统领无数网军侧翼,宰制庞大利益分配渠道,可谓来到胜利之巅,却也将台湾推向了毁灭深渊。


遍地丛生的“中共同路人”


综观民进党的执政逻辑,除却无止境的滥权与掠夺外,其余实与过去在野时并无二致,那便是持续操弄仇恨政治、践行法西斯话语,如嗜血狂鲨般追咬“内部敌人”,其名或为“中共代理人”、或为“党国余孽”,一切罪状随民进党划定,遇上治理危机时则往往会发作得更厉害。

以此次疫情为例,民进党政府在发现情况不对后,第一反应并非接纳扩大筛检与采购疫苗的建议,而是反手将相关意见打成“惟恐天下不乱”的别有用心,并屡屡表示:普筛将造成群聚,从而导致感染范围扩大,会令疫情一发不可收拾;而质疑疫苗不够的,则更是“危言耸听”,况且若不是“中国阻挠”,台湾早就买到更多疫苗。

如此话术起初还能讲得“理直气壮”,然而疫情升温后,民进党面子挂不住,便转换了策略:政府改打悲情牌、诉诸团结,网络侧翼则衔命出动,开始攻击各式“与中央不同调者”。于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正在防疫的台湾瞬即涌现许多“中共同路人”,首当其冲的便是柯文哲、侯友宜两位双北(台北、新北)市长。

5月15日,台湾宣布双北进入三级警戒,此令虽是台行政院、疫情指挥中心与地方首长共商而成,却有不少网络侧翼带风向直指“双北市长居心叵测,有意玷污台湾防疫名声”。而后伴随双北各自宣布停课、提议与政府合作兴建方舱医院,网络攻讦更是如台湾久未有过的暴雨般炸裂。

其中由于侯友宜打响了禁令第一炮,在5月11日台湾承认出现社区感染后,便于12日大刀阔斧要求辖内舞厅等八大行业停业28天,更于同日宣示“该封城就封城”,同时出台封城备案的相关规范,远远跑在了疫情指挥中心之前,故承受的网络炮火也最多,“拉柯打侯”的猜想由此在民间不胫而走。

而在台湾疫苗接种率世界倒数的真相曝光后,“中共同路人”更是遍地开花。有鉴于眼下台湾需“苗”孔急,金门、南投县长皆提出欲洽中国大陆购买疫苗,南投县长林明溱更是已与上海复星医药达成协议,拟动用2,500万元新台币购买30万剂BNT疫苗供县民免费施打,只要民进党政府放行,南投县民便有苗可用。

然而可想而知,陈时中除了流下鳄鱼的眼泪外,便只能不断跳针“整体疫苗战略需由指挥中心负责”。而由上海复兴医药代理的德国BNT疫苗,则与金门、南投两县一起被网军打成了“中共渗透”。与此同时,网络亦出现各种“台湾乱源”的票选,榜上有名的自然是柯文哲、杨志良等曾批评民进党政府防疫不力者。

眼下的台湾分明正与病毒相抗,却还要分神进行“认知作战”,许多曾预言危机的学者、官员,或是有意自主寻求出路的地方首长,皆成为疫下替罪羊,遭到网络侧翼惨无人道的蹂躏。民进党政府此举,正如1582年的明治光秀般,喊出了“敌人就在本能寺”,便带领大军枪口对内、无情屠戮。


敌人还真在本能寺


然而细究台湾危机的根源,敌人还真在本能寺。

以缺电危机为例,民进党政府起初还能嘴硬坚持“是国民党留下的输配电电网问题导致跳电”、“台湾不缺电”,然而随着电源一跳再跳,台电终究只能被迫坦承缺电事实;民进党侧翼起初抨击双北升上三级防疫警戒、宣布停课等措施“过度反应”,却被后续的全台同升三级、全台停课等新令陆续打脸;疫情开始后,蔡英文频频呼吁“认知作战”,表示中共假消息持续干扰台湾防疫,却又被民众发现明显自导自演的斧凿痕迹。

民进党虽能在各种情境下罗织“中共同路人”罪名,高喊“敌人就在本能寺”,为无能与权斗找借口,却难掩自己就是台湾这座本能寺内,最大纵火犯的事实。而导致如此局面的关键有二。

首先,对民进党而言,其无法处理任何不涉及“反中”的治理。新冠疫情爆发之初,台湾防疫成效的耀眼,更多是因为民进党大力操作反中的侥幸,成功在物理上隔绝了病毒的传入;然而当疫情举世蔓延,隐形威胁滚滚涌动,民进党便束手无策,甚至也从未想过超前部属,因为在其思维中,不是“中国”便不可能是威胁,长此以往,台湾自然全境沦陷。

但尽管如此,其仍努力在这波疫情中操作熟悉的反中元素,只是用错了方向与对象,那便是人命关天的疫苗议题。而承上逻辑,即便美国暗示短期内不考虑援助台湾疫苗,因为“台湾确诊数仍低”,民进党仍不会对其有任何负面观感,反而更加极力防堵中国疫苗、或中国药商代理经手的疫苗入境。

其二,民进党长年依靠“反中”与“肃内”操作吸引选票、培植侧翼、拉拢青年,已形成宛若“老鼠会”等非法传销的绵密网络。如此网络的维系既有利益输送,亦有“理念”召唤,尤其是对广大的年轻选民而言,民进党已几乎是宗教般的存在,倘若“教主”蔡英文在此时“变节”,则一切膜拜体系恐将土崩瓦解,故民进党宁愿不顾人民福祉、依赖网军执政,也要维持“抗中保台”的强硬形象,尽管其内部不少人士亦在对岸赚得盆满钵满。

踏着魔鬼的步伐、喊着刺耳的口号,民进党持续着掠夺与滥权的行动,尽管治理问题已成荒烟漫草,仍旧难盼其回眸。当其每高喊一次“敌人就在本能寺”,一阵自我虚耗的腥风血雨便会发生,而台湾这座本能寺究竟何时能逃离这般劫数?或许要等到民进党这个最大内敌自我了结的一日。

原文发表于2021/5/28 《多维新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