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台海军事变局|如果中共“非打不可” 延长役期能否“拯救台军”

俄乌冲突爆发后,台湾舆论对“武统”的讨论度直线上升,不仅民间热议“美国会否来救”,蔡英文政府也传出可能恢复1年义务役兵役,导致不少台湾大学生人心惶惶,表示“考虑先休学去当兵”,以免兵役延长影响未来职涯规画。3月30日,台湾智库“台北论坛基金会”举办“台湾安全讲座”,邀请到“中华战略前瞻协会”研究员、“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高级助理研究员揭仲,以“国军对抗共军犯台的能力与挑战”为题,剖析台海军情实况,并探讨延长役期对提升台湾军力的实质成效。此为系列报道第二篇(共二篇)。

系列报道第一篇:台海军事变局|武统台湾“四大忌惮” 正被解放军推翻

“武统”的决策本质

分析台军在“战略预警”、“联合制压”、“联合防空”、“防卫体系”面临的新挑战后,揭仲提出五大建议。

第一,提升预警能力;第二,出台更细致的动员评估机制,辅助政府决策,加快平战转换时间,提高台军对战场周边动态的掌握能力;第三,提升战力保存能力,有效加强联合制压作战的效果,集中资源发展射程适中,但可攻击中国大陆东南沿海固定类、后勤类军事目标的武器;第四,加强网状化作战与分散式杀伤能力,使台军既能遂行战力保存,也可提升火力打击效率。第五,改革后备部队。

揭仲指出,对任何政府来说,动员决心的下达都是非常艰苦的过程。以俄乌战争为例,2月12日美国就已警告乌克兰,俄罗斯可能在2月16日入侵,乌克兰却直到2月23日才下令实行紧急状态,征召首批3.6万名预备役军人,并宣布可能动员20万预备役部队。最后迟至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才颁布了全国军事动员令。

而为何乌克兰一再推迟动员?揭仲分析,当动员令下达时,全国经济生产、海外贸易、跨国金融交易都会被迫暂停,损失极大。此外,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可能也担心,如果下了动员令,俄罗斯却没有入侵,乌克兰可能面临衍生的跨国商业法律纠纷;或者,泽连斯基也在评估,若于大国斡旋时抢先进行总动员,未来可能会被莫斯科怪罪,“片面升高紧张情势”,或是让其他还在斡旋的大国认为,乌克兰有意破坏斡旋机会。揭仲表示,台湾政府应以俄乌冲突为借镜,详细律定下达动员的时机与准绳。

揭仲也提醒,“武统”属政治性决策。即便解放军有能力遂行此举,北京基于其他因素,未必会诉诸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但若其已对政治形势绝望,自然就“非打不可”。故台海会否发生战争,不能只看两岸军力对比,而是要看中共对政治情势的判断。

延长役期未必有助保台

针对台湾近期热议的“恢复一年期义务役”话题,揭仲也提出看法。其认为,若真能恢复一年期义务役,确实有助解决许多既存问题。

首先,恢复一年期义务役,可填补常备部队因少子化问题,而产生的大量缺额。揭仲指出,2022年出生的台湾婴儿数约为15万,若男女各半,男性数量约有7万;18年后,排除因个别因素无法从军的案例,届时可服役役男数恐约只有5余万。而就目前台军部队规模观之,每年皆需招募1.8万名志愿役士兵,如此一来,18年后每3名具服役资格的男子中,就有一名必须志愿从军,台军才能维持足够员额。然以当前少子化趋势来看,未来的常备部队一定会大量缺额。

第二,眼下台军常备部队极难募得高素质专业人力,例如医学、救护、互联网资电等。再者,台湾如今的军事训练役只有4个月,无法培训堪用的预备士官。揭仲强调,成熟合格的士官须有足够的部队历练与经验,短期训练根本无法达成此目标,4个月的军事训练役,也根本无法接受13周的高阶基地训练。

而虽说恢复一年期义务役,可以解决许多台军的既存问题,揭仲却也指出,此举可能削弱台军的常备部队战力。其分析,2022年的台军志愿役士兵人数是4万4,127人,而应服4个月军事训练役的员额是7万7,600人。若恢复一年义务役后,台军部队没有同步扩编,便势必要将志愿役士兵的员额空出来,以填补义务役士兵。

如此一来,台军的志愿役士兵将大量减少,常备部队战力也将大幅降低。但若要大幅扩充台军员额,所需预算有无着落?另外,台湾“国防部”预计规划公告一年后即实施兵役新制,那么短短一年内能否解决地面部队扩编后,所需要的干部、装备、训练场地饱和,以及营舍不足等问题?揭仲接着提醒,若未来台军常备部队全由一年期的义务役士兵组成,势必导致常备部队没有真正的老兵,永远都是大量新兵,台军战力也将大幅下降。

美军会否协防台湾

而对于“武统”发生时,美军是否协防台湾,或是否可能与台军进行联合作战,揭仲亦有看法。

其指出,美军正发展“分散式作战”战术,即借太空、盟友监侦设施等远距机制汇整敌方动态,再整合自身海空军战力,对目标进行远距离、多火力的同步精准打击。以台海作战为例,美军应会将兵力部署在距第一岛链至少600公里左右的位置,而不是重复1996年台海导弹危机时,将兵力部署在台海周边的模式。

揭仲认为,美军既连台海周边都不愿来,自也就无法与台军联合作战,且1979年“中美断交”后,台军就不曾与美军进行过一定程度的联合作战演练,双方在准则、通信连结、战术行动上,皆缺乏协调机制。此外“武统”开始后,若解放军已在短时间内瓦解台军的“有组织抵抗能力”,即便台湾本岛仍有零星抵抗,也不成气候,美国如果还想介入,就必须冒险将部队投送至台湾本岛,如此高风险的举动,将使美军介入的意愿大幅降低。


原文发表于2022/4/2《多维新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