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賓鴻

香港01,國際分析與政治評論

中國測量船停靠斯里蘭卡:中印博弈與斯里蘭卡的焦慮

近期中國與南亞小國的互動頻成新聞議題,除了8月11日傳出中國將赴尼泊爾踏勘鐵路外,中國軍方測量船「遠望五號」(Yuan Wang 5)於8月16日停靠斯里蘭卡一事,同樣引發不少討論。而圍繞此一事件的爭議,還要回到8月上旬的印媒報道。

8月6日,印媒引述消息人士稱,斯里蘭卡原本已在7月12日批准中國「遠望五號」於8月11日到訪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但在印度強烈反對下,斯方要求「遠望五號」無限期推遲到訪。印度同時指稱,「遠望五號」是一艘兩用間諜船,既可監測太空與衛星,也可發射洲際彈道導彈,恐會在前往斯里蘭卡途中,藉機窺探印度設施;儘管斯里蘭卡同時表示,漢班托塔港是由中方建造並運營的港口,「遠望五號」此行乃是尋求「加油和補給」。

然而,事情在一個禮拜後起了變化。8月13日,斯里蘭卡港務長席爾瓦(Nirmal P Silva)表示,斯國外交部已經許可,讓「遠望五號」於8月16日至22日前來漢班托塔港停靠,斯方將確保「遠望五號」在港的後勤服務,中斯也達成共識,「遠望五號」於漢班托塔港停泊期間將持續開啟識別系統,且不會在斯里蘭卡水域進行任何研究活動。

8月16日,「遠望五號」順利駛達漢班托塔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亦在同日表示,「遠望五號」科考船已順利靠泊,需要一段時間完成補給。中斯兩國在科考領域保持合作,中方願推動兩國關係健康穩定發展,「遠望五號」符合國際法和通行國際慣例,不影響任何國家的安全和經濟利益,不應受到第三方干擾。

此次事件,既反映了印度對南亞國家同中國深化交往的擔憂,也側寫了斯里蘭卡身為南亞小國,會持續在中國與印度間採取對沖策略的趨勢。

斯里蘭卡的對沖邏輯

就斯里蘭卡的地理位置而言,其與尼泊爾等南亞小國類似,身處印度獨大的地緣格局中,既要提防印度的威脅與干涉,亦要仰賴與其交往的經貿紅利,在維持獨立自主與持續國家發展間,維繫精妙的政策平衡。

回顧斯里蘭卡與印度的互動歷史,1948年斯國自英獨立,名為錫蘭,彼時的錫蘭缺乏現代化的陸海空軍,幾乎沒有防衛能力,印度又虎視眈眈,欲將錫蘭和馬爾代夫納入實控勢力範圍,引發了兩國的強烈不滿。1972年斯里蘭卡正式成立,卻在11年後爆發血腥內戰,混亂之中,印度強勢干預斯里蘭卡的民族問題:中央政府雖在過往長期暗助斯國武裝組織「泰米爾伊拉姆猛虎」(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卻擔憂其獨立成功會連帶誘發印度南部的泰米爾人起而呼應,故選擇了支援斯里蘭卡政府軍;印度南部的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則出於血緣因素,選擇支持斯里蘭卡的泰米爾獨立武裝。故在長達20年的血腥內戰中,印度不同的政治勢力先後通過了不同方式,同時支援交戰兩方,無形中導致了衝突的歹戲拖棚,也讓斯里蘭卡對印度的厭惡情緒來到高潮,開始尋求包括美國、英國、中國和巴基斯坦在內的軍事支援。

然而內戰結束後,斯里蘭卡與印度的關係有所好轉,關鍵便是1990年代「古杰拉爾主義」的出台。在此旗幟下,印度開始修復與周邊鄰國的關係,期望以大量單邊援助充實自己的大國底色,同時避免南亞小國因自己的「過度壓迫」倒向中國;而戰後的斯里蘭卡恰好需要大量資金推動重建工程,與印度可謂一拍即合。

在此之前,斯里蘭卡認知中的印度可謂威脅姿態壓倒一切,但內戰過後,其逐漸校正自己的對外戰略,降低與印度的敵對關係,並借印方援助重建國家;但與此同時,斯里蘭卡並未捨棄與中國的合作紐帶,而是同步強化了中斯經貿關係,因為中方既能提供經濟援助,也能加深印度的地緣焦慮,長遠下來有助斯里蘭卡雙邊要價。

故觀察近十年的斯里蘭卡建設,可以發現中印皆扮演了重要角色。印度通過投資、援助等方式,參與斯戰後重建,與斯里蘭卡在鐵路、港口、機場、住宅專案與能源領域展開合作,並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科倫坡港口轉運協定等;中國則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等項目,大幅提高了中斯雙邊貿易額以及對斯投資額,除了漢班托塔港外,國際機場項目、發電廠、科倫坡港口城專案亦逐步展開。

而與尼泊爾不同的是,斯里蘭卡在安全領域上,較不會為制衡印度威脅,而選擇強化對華軍事合作,且一旦面臨印度的質疑,斯里蘭卡大多採行「印度優先」原則。如前所述,對斯里蘭卡而言,中印博弈格局給了自己雙邊要價的經濟空間,適當的平衡外交能最大化國家利益,過度涉入大國博弈則可能威脅其國家安全,甚至顛覆獨立格局,故其多年來一向避免在軍事議題上觸怒印度。

2014年,斯方曾兩度批准中國潛艇停靠科倫坡港,引發印度強烈不滿,在此之後,斯里蘭卡便不再批准中方潛艇停靠,即便是中國大力出資興建並運營的漢班托塔港,斯里蘭卡也以印度和國內政治力量反對為由,強調此港僅作民事用途,拒絕中國潛艇前來泊靠。在此基礎上,此次「遠望五號」之所以能順利停靠,關鍵還是其軍事色彩較為淡薄,不如潛艇般具有指標性之故。

平衡趨勢不變但焦慮上升

而如今的斯里蘭卡面臨新的國際形勢,又在疫情過後爆發財政危機。上述變化在一定程度上,擠壓了平衡政策的的迴旋空間,並讓決策過程產生諸多不確定性。

首先,美國近年在印太地區的投入逐漸增強,其不僅仰賴印度協助整合南亞,阻隔「中國滲透」,也親身下場參與。2016年以來,美國不斷強化對斯安全合作,其艦隊頻繁來訪,並與斯里蘭卡在內的南亞國家,舉行多次聯合軍演;印度則在2020年重啟了停滯6年的印度、斯里蘭卡、馬爾代夫三方海上安全合作機制,並成立三方海上安全合作秘書處,加強情報共享機制。

如此趨勢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斯里蘭卡的選邊壓力。

其二,斯里蘭卡在2022年爆發極其嚴重的經濟危機,引發了廣泛的社會問題和政局動盪,執政聯盟也為此分裂,總理馬欣達(Mahinda Rajapaksa)於5月9日辭職,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haya Rajapaksa)亦於7月13日辭職並出逃,拉賈帕克薩家族的勢力搖搖欲墜。在此期間,統一國民黨領導人、曾6度擔任總理的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先是接替總理之職,又在拉賈帕克薩出逃後暫代總統,最終於7月20日134名國會議員投票下,當選斯里蘭卡新總統。但斯國政局依舊處於不穩狀態,社會民生回復穩定也尚須時間。

而經濟危機激化了斯國內部的親印、親華博弈。一來,此次破產風暴的根源,更多是因斯里蘭卡自身經濟結構脆弱,又逢疫情打擊導致國際貿易流通受阻,引發了通貨膨脹和外匯短缺。但因斯里蘭卡曾多次向中方提出債務重組的要求,美印從而大力宣傳「一帶一路糖衣毒藥」、「債務陷阱拖垮斯里蘭卡」,如此操作在一定程度上挫傷了斯國親華派的政治聲量。

二來,斯里蘭卡的執政聯盟依舊不穩,諸如泰米爾民族聯盟等親印派,主張大幅靠攏印度求取援助,以緩解國家的經濟危機,但中間派依舊主張維持平衡外交、對沖策略的重要,並認為利用中印競爭格局,能為斯里蘭卡爭取到最高援助額度。雙方博弈可能導致斯里蘭卡的外交政策不如過往穩健,且會出現相對巨幅的擺盪,例如在明顯對華示好後,引發印度不滿,只好再度校正。

此次「遠望五號」停靠漢班托塔港,恰逢斯里蘭卡對外選邊壓力與日俱增、內部政經焦慮持續發酵的時空背景,故會誘發相對強烈的區域博弈旋律。但就眼下的戰略態勢觀之,斯里蘭卡對中印的平衡外交大體未變,即其對沖策略的主軸,仍是在大國競爭和相互制衡的局面下,努力尋求自身經濟與安全利益的最大化,只是眼下其已被捲入大國競爭的浪潮中,加上國內嚴峻的經濟危機和政治動盪,其對沖策略不免要染上更多的要價與制衡焦慮。

原文發表網址:

2022.8.19

中國測量船停靠斯里蘭卡:中印博弈與斯里蘭卡的焦慮 | 香港01 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805483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