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kazu

在日本讀佛學的一個不太佛系的佛學修士(笑) 牛津大學數學哲學系畢業(低空飛過~) 希望我的分享能成為一份力量

成長一定就得是個傷害的過程嗎?

希望你也能放下一直背負着的記憶,抱着嬰孩一樣的好奇心看待世界、看待你的每一天。

你能不帶着過去的痕跡看世界嗎?

一路成長,我們背負的記憶越來越多。也許一個咖啡杯會讓你憶起一個他、一首歌又等於回憶中的另一個他、甚至一種顏色裏也能看見一個他⋯⋯星期五是輕鬆的、星期一是痛苦的;星期日的晚上不想睡覺,因為不想面對星期一睡醒一刻的來臨——我們眼中的世界充斥着過去的痕跡、充斥着我們對生活的重重定義。你已經有多久沒有純粹地看待當下了?

我們背負着世世代代的記憶和傷痕去看世界,對世界對人對自己都無形地抱起了各種要求和期盼。希望對方專情、期望遇到一輩子的愛;不想讓身邊的人失望;希望所有人都能喜歡自己;想要優秀、想成功、想得到所有人的認同;甚至到今天也許只是想休息,想感到平靜,想世界和平。每一天都把這些大石頭擔在背上走,而成長彷彿就是這些石頭一路增磅的過程。我們的身份越來越多,經歷越多、傷痕越多。但我想告訴你,這些都不是絕對的。帶着過去未來的痕跡、帶着經歷看的世界都不是真實的世界。

你已經有多久沒有純粹地看待當下了?

自癒之路

如果晚上去睡覺時你的臉是繃緊的、早上起床時心裏沒有陽光,那我會非常非常希望你能考慮踏上自癒之路。如果你說在這世代心裏還能天天有陽光才是不正常的,那我也希望至少能鼓勵你,不要認為普遍就是理所當然的、希望你能有勇氣選擇通往有陽光的道路。反正人生毫無意義,那為什麼不試試各種可能性?

單刀直入地說,自癒的重點就是清理。不是以善制悪、不是以正制邪。空性中包含所有,有善自然也有悪、有正就有邪,單純的二元論。但它們都不是空性。

清理就是不定義。最初開始最好是在打坐時訓練自己不去定義任何事。如果一種情緒生起了,不要執着它、也不要嘗試推開它,不要定義它是好還是壞,不要定義它作喜怒哀樂還是寂寞,如如不動地陪著、觀察著。如果有一段記憶浮起了重播,想想這是不是自己的一個執著點。陪著它,不去定義好壞,也不定義當中的善惡;如如不動地陪著、觀察著。

打坐冥想的方法相信大家都有一定認知,不論是觀呼吸、唸佛號,什麼方法都好,幫到自己專心的就是好方法。面對自己的內心時真誠、開放、容許、臣服。然後面對任何覺受念頭的生起都不定義。

不定義。如如不動地陪著、觀察著。

習慣了這種模式之後,我們可以嘗試將這不定義的態度帶到日常的事中。不斷嘗試,不斷練習。也許有一天星期一不再等於痛苦,分手不一定等於傷害,面對嘲笑和否定 我們也能不為所動⋯⋯不因為我們無情或軟弱,而是因為從不定義中,我們不再賦予那些事件力量。當這些定義和概念真真正正的被清理掉之後,也許我們就能見到佛陀口中的真如。

從清理而得的平靜,不只是一個狀態,更是一份力量

我們的自我不過就是一堆訊息。清理掉這些數據,得到救贖的不單單是你自己。境由心生,隨其心淨則國土淨。不但是一個狀態,它更是一種力量。當你的心定的時候,就算你什麼都不做 都能成為身邊的人的一份力量。

希望你也能放下一直背負着的記憶,抱着嬰孩一樣的好奇心看待世界、看待你的每一天。不定義、重新出發!


(推薦閱物:《新・零極限》by Joe Vitale、《療癒之路》by Adyashanti)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