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 articlesIn total 9612 words

2022年春运期间的广州火车站

愤怒银行

又一年

第二个孩子的第二个孩子

愤怒银行

我从今年开始拍摄这些「二胎的二胎」,记录这个时代中这些不被允许存在的和被要求存在的生命个体。

在网络合照中寻找女性身影

愤怒银行

rt

2021年的春运

愤怒银行

一个春节的火车站

1

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

愤怒银行

自去年起,广州开始了史无前例的旧改项目,大批量的村庄被拆毁,下午看到的房子,第二天可能就没有了,而新房子则呈现出一种骇人的姿态,而今年年中又随着朝令夕改的一纸禁令暂停旧改,我游荡在这片地区,拍摄下来这个状态下的城市。

【纪实摄影】瘟疫时期的清洁工人们

愤怒银行

拍摄于广州市天河区,合成照片

这些十二三岁孩子的问题,大部分都无法回答

愤怒银行

导语:在一场山区的支教的活动中,我们被那里的孩子问了很多问题,包含诸如成功、爱情、欲望以及悲伤等等内容,这不仅超出我们心理对现在孩子的认知预设,也超出了我们这些所谓“大人”的解释范畴,我们只能选择沉默,用一种平等的心态和孩子一起面对这些人生共同的困惑和疑问。

2017年的圣诞节

愤怒银行

2017年圣诞节,我和两名同事一起去上海出差,平安夜那天,我们在活动场地加班到十一点钟,三个人饥肠辘辘,想就近找个地方吃饭,但是周围大部分饭店都打烊了,我们惊讶地发现上海核心区的夜生活居然结束地这么早,同样时间的广州应该是觥筹交错,热热闹闹,快到酒店的时候发现有一家日料店还开着,...

摄影《城市边缘记忆》

愤怒银行

《豪华旅店》——在新加坡的中国劳务工人纪实

愤怒银行

本文首发于腾讯新闻的《中国人的一天》栏目 摄影&撰文/愤怒银行 老杨今年55岁,来自中国江苏苏北的农村,2010年便来新加坡做建筑工人,这本该是他在异国他乡的最后一年,毕竟年龄大了体力不如从前,但面对家里的烂摊子,他不得不选择续签。

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中国广场舞摄影纪实

愤怒银行

黄昏,认真看了广场舞,伴乐是那个“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震惊,粗大的指节盲目地在空中滑动,腰身笨拙地转动,一点不优美不人性不宣泄不抒情,无所谓陶醉无所谓自恋,那是喂奶的手,换过尿布的手,舞动锅铲的手,和美不美没有任何关系。并不讲究美感而只是肆意挥舞年轻的主妇加入舞蹈军团雕塑挥舞双手不是指挥而是引舞孙女都落入舞蹈的海洋

中年人的性骚扰和耍流氓——也谈metoo运动

愤怒银行

中国版metoo最让人惊讶的不是性侵的数量之多,领域之广,毕竟真正密不透风的地方目前还没有风吹出来,而是这群性侵者的辩白表述中,性骚扰或性侵是某种自然的事情,是正常的行为,因为大家都在这么做,我觉得刨去已经讨论比较多的权力结构压迫,这种观点和行为的形成和目前我国这一批中年男性接受的教育及生活环境也有很大关系。木遥之前在微博写了一段关于性侵者行为分析中不无感慨地提到:如果你到90年代的中国内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