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nova
ylnova

彩光養生推手

抖掉,深層恐懼,抖掉僵硬,抖掉驚嚇

彩光養生/彩光活力

抖掉,深層恐懼,抖掉僵硬,抖掉驚嚇

身體儲存了很多恐懼的記憶,

這些恐懼,干擾自律神經系統,

影響呼吸、心跳、血壓、消化液的分泌,造成身體上的些許干擾,引起後來的疾病。

睡眠不正常,惡夢、容易暴怒、分神、情緒低落、容易受驚、冷漠與人有距離,孤獨、疑心很重等等。

身體儲存了所有身心的記憶,

深層積壓的能量,需在長時間寧靜的狀態下才能釋放

抖動身體,流淚,吐氣,深呼吸….都是身體釋放深層恐懼的方法

【彩光養生法】,在釋放深層恐懼,有許多奇妙的經驗

應用《心靈平衡法》時,當彩光能量筆,照在皮膚上,

許多人會開始進入深層的放鬆狀態,

在身體的不同區域,自然的出現抖動狀態,眼淚自然的流出,深層恐懼,透過色光能量,透過身體,釋放出來

眼睛,是累積最多恐懼情緒的地方

照【彩光能量】時,啟動釋放恐懼開關,

許多人的眼睛,眼皮都會自然的上下抖動,

自然的釋放深層的恐懼

自然的平衡自律神經

身體的恐懼就釋放了,身體就會感覺無比的輕鬆,心情愉悅,好睡

https://blog.xuite.net/ylnova/twblog/589260480

以下是雷久南博士在琉璃光月刊的文章

抖掉僵硬,吐出壓抑,活出開心自在

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全身柔軟,

身體像活水一樣,情感表達也哭笑自如,沒有壓抑。

遭遇驚恐也會發抖,自然的抖掉恐懼所引起的生理毒素,

在成長的過程中身心較僵硬的大人會干擾小孩的天性,

經由大人的打罵、恐嚇、憤怒的眼神,和不准哭、不准笑、不准出聲講話等等許多規矩,

小孩子柔軟的身體開始僵硬,呼吸也憋住,

天生的活潑喜悅被焦慮、緊張、憤怒或麻木所替代,

如果再加上手術、意外受傷、失去親人的經歷,一切超出身心所能負荷的驚恐,

這些能量會卡在後腦幹,干擾到自律神經系統,

影響呼吸、心跳、血壓、消化液的分泌,造成身體上的些許干擾,引起後來的疾病。

身體儲存了所有身心的記憶,

包括我們完全忘掉的驚恐創傷,

止觀靜坐或內觀,即是藉由身體的感受反應,清理身心沒有疏解的能量,

身體的感受只有「現在」「當下」,

不管是痛或冷、熱、舒適,只要客觀的去體會觀照,即達到疏解的功效,

深層積壓的能量,需在長時間寧靜的狀態下才能釋放,因而一期止觀靜坐至少十天,才能達到明顯的效果。

在西方,近代對身心能量的認識,有深入研究的是奧地利心理醫生Wilhem Reich,

他將人的個性與身體肌肉的「武裝」或僵硬程度連貫一起,這是自衛反應,引起身心的特質。

他的學生中有Alexander Lowen醫生在一九四○到一九五二年之間向他學習,後在Reich(利赫)的研究心得建立了生物能量學Bioenergetics,他分享他一次去接受個別輔導的經驗,

讓他深信身體儲存了所有的記憶,

他躺在床上雙腳平放,膝蓋彎曲,然後利赫醫生叫他用嘴巴呼吸,顎放鬆,隔了一會兒,利赫醫生說你沒有呼吸,原來他的胸部不動,

Lowen醫生再次的更深呼吸,過了一會兒,利赫醫生叫他頭仰後,睜大眼睛,沒想到他發出尖喊聲,但情感上沒有特別反應,

Lowen醫生繼續接受輔導,都有尖叫聲出來,

一直到九個月後他才記得引起這驚恐叫聲的原因,

他看到他的母親發怒的眼神,事情發生在他九個月大,

他躺在屋外的推車裏,母親在屋裏忙,

他哭叫要媽媽,媽媽出來時很生氣,沒想到那發怒的眼神在他的身心內留下了信息,

之後他做輔導時,再沒有尖叫,所幸在他成長過程中,那是唯一的一次母親以怒眼看他,平常都是慈祥的眼神,試想被怒罵出來的孩子,父母厭煩的眼神,身心收攝多少干擾,

Lowen醫生提到眼睛容易積存壓力和恐懼,

他認為近視眼是恐懼能量的凍結,因為恐懼時眼球會凸出,睜的大大的,

Bates醫生改善視力的方法之一即是釋放眼睛的壓力,

曾是瞎子用Bates的方法恢復視力的Meir Schneider,

每天雙手掌蒙住眼睛放鬆幾小時,他眼睛周圍的肌肉會顫抖,二個月後才完全放鬆,視力也開始恢復。

平常深呼吸,放鬆脖子肩膀都會改善視力,看書看電腦最好每半個小時閉上眼睛休息一分鐘,同時深呼吸,再往上看一下,有時往上看時頸子會抖,釋放壓力。

藉由身體釋放積壓的情感我個人曾有體會,

六年前在父親過世幾個月之後,我去做印度式的油按摩。

當按摩師一碰觸我的腿時,眼淚就不停的流,在整個過程中和最後做蒸氣澡時,淚水沒有停,悲傷藉由身體釋放出來,因而我一向建議失去親人時,最好去做按摩。

瑜珈、太極拳、氣功都能協助釋放能量,

然而深層的驚恐,則用抖動,來清除較有效,

抖動,是動物在驚恐之後的共同反應,人類也一樣,只是我們的大腦可以壓抑這種自然反應,

這些年來天災和戰爭的難民愈來愈多,成千上萬的人都有驚恐後遺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從戰場回來的軍人,死裏逃生的難民,

無論恐懼引起原因是炸彈還是地震或海嘯,這些人很難過正常的生活,

卡在驚恐的反應,也許是麻木,也許處在對抗,也許魂不附身逃避,

普遍的睡眠不正常,惡夢、容易暴怒、分神、情緒低落、容易受驚、冷漠與人有距離,孤獨、疑心很重等等。

這些症狀也出現在公司經歷大動蕩時員工的身上,目前輔導驚恐後遺症經驗最多的是David Berceli博士,貝博士多年在非洲、中東戰亂地方做慈善事業,他見到這麼多需要清除驚恐的人們,他們不能有機會得到個別輔導,因而他在生物能量學的基礎上和實際經驗設計出一套簡單動作,能激發抖動,消除驚恐的能量,他已教了一百五十萬人這套方法(註),僅去年他就去了23個國家,身體自然康復反應是不分國籍、種族、大人、小孩的,難民、軍人經過抖動,失眠的可以入睡,

抖動,直接進入腦幹,驚恐儲存的地方,只要能抖就能疏解壓力。

貝博士在災難區的觀察認識了這一點,

一次在一個非洲國家,在防空洞躲炮彈時,

每一個大人都抱著一個小孩,每當炮彈靠近時,小孩子們都會發抖,但大人沒有,之後貝博士問為何他們沒有反應,他們說必需抑制住抖的反應,以免讓小孩們更怕。

貝博士也觀察到,

自衛的反應是回到胎兒的姿式,

身體向前傾,身體前面的肌肉是屬交感神經,背後肌肉是副交感神經支控,

當我們向前傾做電腦或看書時,最好抖一下以促進副交感神經反應,或放鬆反應。

身體抖動是很多文化中都有的,

包括中國,有二千年歷史的外丹功是以「翹指」啟動抖動,在十二式中只有二式沒有抖動,有病治療,沒病返老還童,提升能量。

第一式預備式是抖的基礎,雙腳肩寬腳平行站,眼睛平視遠方,雙手垂直食指向手臂伸展(向後翹),自然呼吸,剛開始也許只有麻熱的反應,可以自己帶動手臂,上下動,之後,氣疏通之後,會自己抖動,自己抖也有功效,由手臂會帶動全身動,一旦動之後,讓身體自然反應,需突跛大的阻塞時會抖的大,然後就是細微的抖動,可以一次十五到三十分鐘,剛開始五到十分鐘就夠了,如果能持續三個月每天做,效果較明顯,貝博士也建議要一星期做三次,每次二十分鐘的抖動,三個月的時間才能將深層壓力釋放。

除此可做下面釋放方法(我自己的心得)

1.

呼吸是直通腦幹,深呼吸可以釋放積存的驚恐創傷,

可從躺著開始,雙腳平放,膝蓋彎曲,吸氣吸到小腹,吸到整個胸腔,前胸後背都吸足,之後吐氣,吸進僵硬的身體部位,吐氣時可以用嘴吐氣,一吸一呼輕鬆自然,如果有聲音想發出來,可以出聲。

也可以口吸口吐,顎骨放鬆,開始做個五到六分鐘,

如果全身放鬆,深呼吸也會啟動身體抖動。

2.

雙腳平行站著距離兩步寬,手自然垂直放身兩旁,半蹲下,蹲的程度看肌肉的鬆緊,尾骨往後伸展,一共伸展放鬆做九次,此時腳也許開始抖動,如果不動再伸尾骨,放鬆九次,

尾骨是身體能量的一個開關,伸展放鬆尾骨自然開啟能量,抖動從下身到背、頸子、頭部做幾分鐘或更長。

3.

站或坐,十個指頭同時手背方向伸展,再放鬆,做九次,手臂也許會開始抖動,抖到身上。

4.

坐或躺著將腳趾和腳背伸直,再放鬆,一共做九次,整個腿會抖動,一次做一條腿,不同的姿式會疏通不同的阻塞,睜眼和閉眼也會帶動不同的能量,

在抖動的過程中觀照自己,不必刻意或用力,輕輕鬆鬆,當情緒湧現時想哭想笑都隨他,想出聲就出聲,

大的驚恐可以分多次清除,覺得超負荷時隨時就停下來休息,下次抖動時身體會記得。

當阻塞的能量被疏解,身心都會舒適自在,

充滿歡喜,人的愛心也會增長,這是自然現象,

貝博士觀察到

驚恐和創傷會造成人們許多殘暴的反應行為,變成惡性循環,

只有清除驚恐才能有安祥和平的家庭、社會、國家,

傳出外丹功的張志通老師的一個心願就是藉由外丹功帶給世界和平,也只有抖掉身體內的僵硬驚恐,人們才會和諧、友善共處,也許這是這個時代所迫切需要的良藥。

文章來源

http://www.lapislazuli.org/tw/index.php?p=20120501.html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