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轉圈圈

追劇、塗鴉與閱讀,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email protected]

生活記事_第一劑疫苗

對,我就暈倒了。

這疫情都燒了快兩年,我,終於,打了第一劑疫苗。

其實這疫苗早該打了,但因為前陣子台灣疫苗不足,必須先上網「意願登記」,接著便是等待通知,輪到時再上網「預約」施打的時段與地點。也就是說,自己無法掌控施打的時間,沒辦法在自己方便的時間去打,這點令我倍感困擾。身邊親朋好友的反饋,大多需要二至三天的時間去承受疫苗的副作用,也聽到不少打完疫苗後怎樣怎樣而緊急送醫的,說不心驚是騙人的,我希望無論如何都要在交稿後再去打,才不會耽誤到工作,畢竟我可沒把握在那樣的狀態下還腦袋清醒地工作。

家人朋友無法理解我面對緊迫稿期的壓力,無法理解我為什麼不能寫信去跟編輯延稿,總是聲聲催促要我趕緊去打,為了圖個耳根子清淨,便無奈地先上網登記了。偏偏輪到時,我壓根兒抽不出空,半天時間擠一下就有了,但問題是後續可能要臥床休息兩天,這時間我怎麼擠也擠不出來,於是便先使出拖字訣,先拖再說。結果拖著拖著,台灣疫苗似乎比較充裕了,看新聞得知已經可以隨時施打,著實欣喜,於是預約了交稿後的那個週一,也就是12/13。

我不假思索地點選了BNT。說不假思索也不對,因為我早早盤算過了,身邊的親友全是打AZ,只有一個莫德納,要嘛沒有副作用(通常是上了年紀的,像是阿爸阿母),要嘛是像被車撞過一樣痛苦(跟我同輩的都免不了要經歷這番折騰,至於「身體年齡八十歲」的妹妹完全是個例外,她連手臂都完全沒疼痛感,是個披著年輕人外皮的老人,沒有參考價值,而我自認還算是年輕人?),聽說,BNT的副作用比較小一點,而且通常是嗜睡,這正合我意呀~

我向家人宣布打疫苗的時間地點,阿母深感欣慰,堅持要載我去,我由著她,反正我也不想在打完後自己騎機車。

那天早上醒來,總覺得身體狀態不甚良好,但……我又有哪天的狀態是好的呢?不管了,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

阿母一早就搞了烏龍,我說預約了A診所,她說她知道,結果機車行進路線卻跟我預期的不一樣,我提出質疑,她還說「沒錯啦」,結果原來她把A診所與B診所給搞混了,一直嚷嚷著兩個診所只差一個字害她搞錯了……欸欸欸,我的天兵搞不好是遺傳喔。

不管怎樣,這裡畢竟是小鎮,就算跑錯了地方,離正確位置也差不了多遠,況且我們有提早出門,所以抵達診所時並沒有遲到,只不過沒料到週一早上居然也有這麼多人預約施打,在櫃檯填好資料後,護士拿我的身分證確認是台中市民,便給了我兩張百元禮券。說是為了鼓勵民眾施打,現在打第一劑的會給禮物。哎呀,晚點打也是有好處的嘛!

幾乎沒什麼等待就叫到我的名字,走進診間,醫生問了幾句並交代注意事項,施打過程很快,也不怎麼痛,打完後走出診間在櫃檯前的座椅坐著等待15分鐘。

我喜滋滋地跟阿母炫耀了一下我的7-11禮券,然後想著午餐要吃小火鍋就很期待,等著等著,大概過了10分鐘左右,身體出現微妙的不適感,緊接著一陣噁心感襲來,我用手撐著頭忍了幾分鐘,額頭開始冒冷汗,胃部一波波的翻騰實在難以承受,我說,「我想吐」,便起身找廁所,誰知才走了兩三步,便一陣暈眩,腳步踉蹌,視線模糊,一旁的阿母驚呼地伸手攬住我的肩,撐著我往前走,好不容易踏進廁所,眼看著馬桶跟洗手台就在眼前,我摘下口罩,往前一步,一時天旋地轉,眼前一片黑暗,直接癱軟倒地。

對,我就暈倒了。

說暈倒我也不知道正不正確,因為我失去意識大概沒超過十秒鐘,吧?但那幾秒鐘對阿母而言想必很漫長,當我意識回歸時,耳邊不斷傳來阿母的驚呼聲,「怎麼這樣!」、「要不要送急診?」、「醫生!護士!我女兒暈倒了!」

持續眼前發黑、身體發軟,還有止不住的反胃。聽到護士奔至身邊的腳步聲,在我耳邊詢問狀況,我只能勉強吐出一句「我想躺一下」,但護士的回答令人絕望:小診所裡沒有病床。下一秒,我的意志力棄械投降,脊椎已經撐不住自己的身體,毫無支撐力地倒進阿母懷裡,阿母當機立斷直接坐在地板上,讓我身體打橫,枕著她的大腿。是的,我們母女倆已經顧不得那是廁所了(幸好廁所很乾淨,如果濕濕髒髒的我會很崩潰)。

身體狂冒冷汗,雙眼睜不開。護士抹了抹我額上的冷汗,塞了一顆糖在我嘴裡,接著決定幫我叫救護車。躺著躺著,等到救護車抵達時,體內那股翻攪的感覺漸漸平息,暈眩感也漸退(但沒消失),睜眼已能視物,兩名救護人員攙扶我起身到廁所外的椅子上坐下,和阿母討論了一番,確定我之前並沒有藥物過敏與其他病史,而我表示已經好了許多,便決定先在診所休息,如果有狀況隨時再次呼叫救護車(那家大醫院離診所很近,大約只有兩三個路口遠)。

醫生表示,有些人會有噁心的副作用,但是通常不會剛打完就這樣,我的反應有點異常,也有可能是暈針,但還有待觀察,吩咐這兩天盡量放慢動作,多休息,真的不舒服就要叫救護車。

這就是傳說中的暈針?為什麼會暈針呢?就像我恐血是一樣的道理嗎?但恐血是看到血才會有反應,我從頭到尾都沒看到那隻針,沒看到針頭也會暈針嗎?還是太緊張?我好像也沒有很緊張啊?嗯,總之,人體真是太奇妙了。

在診所待了一個小時多,護士非常熱切地頻頻走來關心,又是給水又是給糖的,真是溫柔的天使!

確定沒什麼大礙後,我們便先離開,回家休息了。

騎機車時,阿母要我攬著她的腰,並一直抓著我,每停一次紅綠燈就回頭確認一下,好似不這麼做我會掉下車或斷氣似的。我知道,她很擔心。

那天晚上,阿母來到床邊,說她真的被我嚇到魂飛魄散,我當時是來不及跑什麼人生跑馬燈啦,可是阿母腦內飛快浮現各種打了疫苗怎樣又怎樣的新聞,她、很、怕,甚至,還後悔逼我去打疫苗。看她之前那副信誓旦旦說「沒什麼好怕」的氣勢都被嚇到一絲不剩,唉,當我媽真是太難了,長這麼大還老是讓她擔心,想來實在羞愧。

至於後續,就是連續幾天都隱隱反胃,東西吃不太下,連一顆茶葉蛋都吃得勉強。第一天晚上除了頭痛手臂痛以外,倒是沒什麼狀況,第二天手痛頭痛外加全身酸痛,白天一直在昏睡,雖然吃了止痛藥也有點止不住頭痛,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大家都說施打後8-15小時是最難熬的,所以我樂觀地覺得這次的苦痛即將結束,暗暗慶幸不必體驗大家說的「像被車子撞到」那種痛苦,結果卻在第二天晚上發燒了,整晚骨頭酸痛到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像煎魚般輾轉反側(手臂痛,還不能往左翻),大半夜地起身拉伸腰腿外加按摩,還是無法減緩那股磨人的酸痛,煎熬到凌晨四點多,出了一身汗後才沉沉睡去。

總之呢,好好休息三天,吞了五顆止痛藥後,到了第四天已經恢復大半,度過了這一關。嗜睡強迫我好好睡了好幾回合(整個2021年睡最多的三天),反胃讓我體重掉了一公斤多,好吧,副作用也是有好處的。

那天到診所的大多數人都是打第二劑,反覆聽到醫生說第二劑的不良反應會比較大,阿母已經在憂慮,但,那也是明年的事了,擔心無用,時到時擔當,無米才煮番薯湯(Sî kàu sî tam-tng, bô bí tsiah tsú han-tsî thng)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