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轉圈圈

追劇、塗鴉與閱讀,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email protected]

金魚腦圈圈日記10_我們與確診之間的距離2022.06

超流水且無重點的生活碎念。

自從宣布要與病毒共存後,每日的確診數不斷飆升,台中的確診數不下於雙北,不過因為疫苗已經有一定覆蓋率,雖然略為焦慮卻不致過度恐慌。

朋友身邊的朋友同事都相繼傳來確診的消息,台北朋友也於五月底發出悲鳴,一家四口相繼確診。其實朋友身處高危險的雙北(住在新北市,通車到台北市工作),一直到現在才確診也蠻神奇的,可見個人的防疫措施很重要。幸好他們全家皆已完成三劑疫苗的施打,雖然身體不適,卻不是太嚴重,朋友甚至拖著病體在家辦公。

台中連日破萬後,幾個上班族的朋友也深陷「同事確診→接觸者自主居家隔離辦公」的輪迴之中,不時哀號著遠距辦公的不易,但幸好病毒並未大肆擴散,朋友與家人多次驚險但一次次安然度過。

哥哥一家因職業關係風險較高,不過兩個寶貝姪女都在家上課,哥哥大嫂也都謹慎小心,分別打了第三、第四劑疫苗。至於我家,除了必須出門上班的阿爸與弟弟外,我們已將出門次數以及與人接觸的機會降至最低,風險並不高,與停課在家的小蠻牛纏鬥才是最痛苦的水深火熱

6/8,阿母在LINE的群組上徵求意見,說是阿爸在咳嗽,是不是該快篩一下?

我戴好口罩下樓,說出我的疑問:連續下了好幾天雨,也沒工作也沒外出,應該沒有接觸到什麼人吧?

阿母說,阿爸昨天去了一下銀行與黃昏市場。

阿爸說,還不是小蠻牛天天把電風扇開這麼大,吹到感冒了!

我說,啊,有可能。這幾天比較涼,又狂吹電風扇,看來應該是一般感冒吧?

(小蠻牛超級無敵怕熱,會把家裡的每一台電風扇開到最大,在客廳還一次吹兩台,冷死我們這些大人)

保險起見,阿爸還是快篩了一下,陰性

然後我就放心上樓了。

6/9,一大早LINE群組叮叮咚咚狂吼,把天快亮才好不容易入睡的我從睡夢中扯回現實,在黑暗中瞄一眼手機,頓時清醒地坐起身來。

再次快篩,陽性,阿爸確診了。

噢,不!

雖然知道病毒入侵是遲早的事,但......截稿日在即,我沒空生病啊啊啊啊~

還真不是我沒良心只關心自己不關心阿爸,實在是我身體太差了,阿爸確診,全家上下最擔心的不是阿爸,而是我。清冠一號雖然有效卻偏寒,腸胃糟糕透頂的我可能無法承受,如果真的確診,我的免疫力恐怕不足以跟病毒作戰。結果弟弟當天立刻買了一堆維他命,要我每天吞,深怕我如果確診會重症一命嗚呼(苦笑)。

居家隔離的準備工作

阿爸的主要症狀就是喉嚨痛+咳嗽,先關進房裡禁止出入。

全家每個角落都用稀釋的漂白水仔仔細細地擦過,再用酒精上上下下狂噴,碗筷衣物棉被通通清洗日曬,完成了消毒作業。

接觸者(阿母、我、妹妹、弟弟、小蠻牛),大家都各自待在房間盡量不走動,弟弟也一早請假跟小蠻牛自主隔離。

群組討論的重點整理

  • 舊牙刷通通丟掉。之後快篩陰後也要換新牙刷。
  • 舊毛巾消毒洗淨曬乾,放兩週後再使用。
  • 在隔離房間內準備大桶礦泉水(冷水)與快煮壺(熱水),盡量減少開門取物的次數。
  • 隔離房內獨立使用一個垃圾袋。
  • 任何物品皆先清洗消毒後才能拿出隔離房間,並經過日曬消毒。
  • 任何東西或食物都放門口,人離開後再由阿爸開門自取。

家人在群組中分享了一位確診者家屬的分享影片,頗為受用:

得來速取藥與視訊看診

本打算預約視訊看診,但看完診還是需要家屬去拿藥,不巧天公不作美,雨似乎沒有消停的跡象,而爸爸是家裡唯一會開車的人,所以決定由他自己開車去醫院走給藥得來速的流程取藥。

取藥後,經確認,醫院開的是症狀用藥而非抗病毒的藥。

雖然家裡之前就已經未雨綢繆地自費備好了一些清冠一號,不過不確定會不會之後全家都中而不夠,於是大嫂決定再替阿爸掛中醫的診,視訊問診後,以健保取得清冠一號。

因為阿爸跟智慧型手機很不熟,什麼操作都不會他也不肯學每次都叫我處理,所以在掛號時是留我的手機號碼。

之後,便是一連串的電話攻擊。

一下要加LINE的帳號,一下要提供資料,一下要登記資料取得確診證明書,一下要預約視訊時間。

結果A醫院說清冠一號缺貨,只剩科學中藥,於是作罷。

家人又另外掛了另一家B醫院,確定清冠還有貨。

於是我又電話接不停,一下院長一下護理長一下看診醫生輪番打來。

好不容易都搞定了,醫生要求我做好防護措施,在指定時間拿我的手機到阿爸房裡,視訊、截圖

唉呦要進去隔離房間我好怕喔嗚嗚,但還是認命地戴好口罩戴好護目鏡拿著一罐酒精下樓,坐在門外樓梯口等醫院的來電。

終於等到了視訊邀請,卻意外跳出要求更新LINE的視窗,可是明明就是最新版本無法更新了呀!(而且在此之前我有先跟其他人測試視訊都是沒問題的)醫生請我換別隻手機試試,我借了阿母的手機,結果遲遲等不到對方回覆,忙了一整天,到了這時間點我已經累得全身上下都不對勁,不怕熱的我竟全身冒汗反胃,想早早洗澡睡覺卻只能整晚守著手機,一直等到十點實在捱不住,便先上樓癱在床上等待,快十點半才等來醫生一個簡訊,要我隔天再試。

結論是,隔天搞了老半天還是無法視訊看診,最終放棄,不拿清冠了。

整個過程超累,醫護也真的辛苦了,天天忙到那麼晚。

疑神疑鬼

6/9一整天都在拉肚子,沒胃口也沒什麼進食,還要一邊趕稿一邊處理上述這些事,晚上甚至開始反胃想吐,這些異狀都令我不安,卻又覺得大概是生理期+睡眠不足導致腸胃老毛病在作祟。擔心如果真的不幸確診而無法好好工作,恐怕來不及交稿,所以仍強壓著不適感繼續趕稿。過了午夜後,吞了兩包益生菌後躺在床上,努力不要吐出來,除了腸胃不適外,發現自己的身體明顯在發熱、冒汗,處於一種「吹電風扇太冷,不吹又太熱,吹電風扇蓋棉被也熱」的尷尬狀態,又冷又熱又骨頭發酸,這才意識到自己正在發燒......

起身吞了藥後,最後因為過於疲憊而昏睡過去,隔天早上起床後全身無力,拉肚子與反胃嘔吐仍不見改善,但因為我這個人嘛,平常身體就毛病多,是不是確診還很難說,拿起手機確認了一下確診的症狀,好像不太妙?這樣疑神疑鬼也不是辦法,決定下樓快篩一下圖個安心。

這還是我第一次快篩,覺得自己棉花棒沒用好,眼淚狂噴!(想到有些人三不五時就要捅鼻子,好慘呀。)

上帝媽祖婆保佑,是陰性。

與阿母討論,兩種可能性,一是可能是確診前兆,只是病毒量還不夠所以測不出來,二是最近太累壓力太大又急性腸胃炎了。這樣病懨懨也不是辦法,最終我在紙張上寫下「家有確診者」與我的身體狀況,交由阿母去藥局幫我拿藥。

阿母做好防護措施後出門,站在藥局外頭向裡頭的藥師揮手,藥師隔空接過紙張看了一下,便叫阿母進去,阿母表示家裡有人確診,減少接觸比較保險,藥師還笑了笑說:「這一個月來確診的人還少嗎?習慣了,有做好防護措施就好了,不必這麼擔心,進來吧!我開腸胃炎的藥給你,反正如果真的是確診,大概也都是對症下藥。」

哇,真的好淡定,已經跟病毒共存了!

居家安心照護關心您

到了第三天,阿爸氣噗噗地質疑,他的同事都有接到電話和簡訊,為什麼只有他確診後沒有任何單位聯絡,沒人關心他的死活,生氣地說要打電話去罵衛生所和區公所。

唉呦我的天。

親愛的阿爸,因為你留的是我的電話呀!

你女兒我這幾天快被來自四面八方的各種電話煩死了,你還不甘寂寞呢!

還好適逢假日,公所無人,否則又要變成不分青紅皂白亂亂罵的刁民啦!

除了前述的視訊看診搞得我無法好好專心趕稿外,之後陸續有好幾間跟政府配合的診所、公所都紛紛來電,有的關心身心狀況,有的來電確認隔離地點(阿爸的戶籍地址跟隔離地點不一致,所以兩區的公所都來電),有的確認住家狀況是否符合隔離條件,調查人員還驚嘆我家是超級理想的隔離住家──四人四間獨立的房間,房內都各有衛浴設備(以前阿母老是嫌棄這樣的設計壓縮了房間的空間,結果這種時候反成為優點了)。

「為什麼與市府配合的診所不只一間呢?不同單位來電確認差不多的事情,好像也蠻浪費人力的耶?」電話多到我忍不住禮貌發問。

「一切都是按照市府的規定行事,其餘的不清楚。」對方也客氣而官方地回應。

「也是啦,辛苦了!」雖然有點點無奈但我也不與人為難,由衷感謝醫護的辛勞。

被關在房間裡的阿爸第二天就開始受不了,一直問著什麼時候可以出關。

有我幫他應付電話、申請資料等各種瑣碎事務,有阿母幫他料理三餐與生活雜事,他只須安心養病不必煩,還抱怨不斷,問問他的狀況嫌我們煩,不問又說我們不關心,唉唉,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超級大巨嬰呀!

喔,對,6/16收到了防疫關懷包,趕緊拍照跟阿爸報備,免得他又要跳腳為什麼他的同事有他沒有。

病毒來源

大家納悶著這病毒是來自何處,原來,不是銀行也不是黃昏市場,而是阿爸的同事。

6月初連日雨天,阿爸都休假在家。有天早上無雨,便出門去確認工作是否要進行,後來老闆說那天不派工,所以大家又各自回家。

就是那一天的短暫接觸,讓他們老闆與同事一共五個人確診。

當初還說是小蠻牛開電風扇害的呢(笑)。

結論

6/18,阿爸快篩陰性,迫不及待地跑出隔離房間。(阿母要求他戴好口罩並只能待在客廳一隅,我當然避之唯恐不及)

阿爸感嘆說,這病毒很毒,要小心,怕你們也中招。

我說,你這個叫做心口不一、言行不一致!嘴裡說怕我們感染,身體卻恨不得到處跑!

6/19,再驗一次,確定是陰性。

感覺得出來這一病讓他元氣大傷,但他6/20還是出門上班了,要他再多休息幾天也不聽勸,真是勞碌命。

而我,確實是腸胃炎而非確診(這次發作的時間點也太巧妙了,嚇歪自己),雖然有點坎坷,卻還是準時交了稿。

經過這次的經驗,說實在的,我也稍微可以理解為什麼有些人不通報不就醫,而是選擇直接到藥局拿藥,在家隔離休養度過,畢竟身體不適時,哪來的力氣處理這些有的沒的?真的會只想躺床不想動吧!(有其他家人朋友可以協助真的很重要)(內心萬分慶幸阿母沒確診)

總之這次的難關算是過了。

結論是,即便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家人,只要提高防疫意識,做好防疫措施,仍可避免一人中全家中的窘境!雖說要讓這病毒流感化,但誰願意生病呢?即便是感冒或流感都能擊倒我,所以能避開還是最好啦~

<後記>

阿爸出關不久,身邊又陸續傳來確診的消息,比較驚心的還是高齡老人與幼兒,想到之前朋友的朋友痛失母親(比我家兩老還年輕,也沒有慢性病史),說要淡然處之還真難,再加上變種病毒來勢洶洶,這樣提心吊膽的日子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