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diaowu88

大厂与Web3,一场世纪大迁徙

掘金地出现,大厂人口涌入Web3?



TikTok在Immutable X支持的专用站点放置NFT、阿里巴巴收购南华早报成立NFT公司「Artifact Labs」、腾讯投资澳大利亚NFT游戏公司Immutable,尽管相对于海外的火热,国内Web3仍处于争议阶段,但今年以来,我国互联网大厂不约而同的向Web3发起了要约,让沉寂许久的互联网泛起了阵阵涟漪。


实际上,天然带有开放因子与用户主权的Web3,与传统平台主导的Web2赛场似乎有着云泥之别。但另一方面,宏观背景受限、主营业务增长乏力、投资收益受限,层层重压不断逼迫大厂探寻流量的新范式。


VC资本先行,三大巨头会战Web3


Web3并非是一个新概念,实际上,早在2006年,HTTP的发明者Tim Berners-Lee就在互联网泡沫期提出了“web3.0”的概念,当时被称作“语义网”(Semantic Web),主要是指一个集成的通信框架,互联网数据可以跨越各个应用和系统实现机器可读。


2014年,正值棱镜门时期,其概念被以太坊联合创始人、Polkadot创始人Gavin Wood再次定义,Gavin 认为,Web3.0 是一组兼容性协议,为应用程序制造商提供构建块。这些构建块取代了传统的 Web 技术,如 HTTP,AJAX,MySQL,提供了一种创建应用程序的全新方式,可基于无须信任的交互系统在各方之间实现创新的交互模式。  


发展至今,Web3概念也未有定论,但其将连接成为Web2之后的下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已然是行业初具的共识。从共性而言,Web3作为广播式公共通信协议基础上的公众网络,具备分布式、共建共享以及隐私性三大特性,将重塑Web2时代的数据生产关系,打破当下后端数据的垄断现状,真正实现数据价值的再分配。


近年来,Web3在一片争议中迅速演变,尽管概念还处于演变中,但Web3世界雏形已然初显,形成了比特币、以太坊等底层基础设施为龙头,多链并存、应用全面铺开的发展格局。Axie Infinity、BYAC、uniswap、Stepn,为人熟知的应用屡见不鲜,其所引导的赚钱效应更是让其不断破圈,在数百倍收益的风口俯视众人。



而行业风向的变化,资本必然首当其冲,具有食利因子的风投机构宛如饿狼,在方圆百里外就已嗅到了涌动的血腥味。


近两年来,以a16z为代表的顶级VC纷纷涌入web3领域,红杉资本、高盛、lightspeed等持续关注Web3领域,融资事件不断。截止目前,全球共有 850 多支加密货币基金,分布在80多个国家,据Crypto Fund Research 估计,全球加密基金总规模高达692亿美元,包括加密对冲基金、风险基金和指数基金。而以a16z为例,其已经投资了包括Coinbase、Uniswap、Solana、MakerDao、Dfinity、Chia等明星项目,投资项目数超过80个,覆盖公链、稳定币、交易所、支付、DeFi、NFT等多个赛道,成为加密货币投资的战略风向标。而近日,a16z再次加码,宣布成立45亿美元的加密基金,斩获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加密基金称号。


尤其是今年以来,Web3成为下一代互联网核心叙事的共识似乎愈加凝聚。Cryptopolitan数据显示,2022年Q1季度,Web3初创企业已获得超1.73亿美元的投资,此数据在2020年全年仅为2,000万美元。而在Q2季度,在整体市场走熊的背景下,Web3领域已融资超过43.22亿美元,融资额度仍以瞠目结舌的速度飙升,足以见出风投机构对该领域的坚定信心。


但在火热的投融资背景下,却鲜然看到中国的身影。出于监管的影响,从主投的地区而言,美国、英国、东南亚地区更受追捧,中国多以区块链产业项目或是数字藏品零星跻身其中,颇有些捉襟见肘之意。


从我国国情情况而言,此状况并非难以预见。当下海外Web3领域项目多以代币实现价值的碎片化分配,具有典型的金融属性,而我国更侧重以产业化带动 Web3发展,明令禁止虚拟货币的应用,即使在NFT领域,我国三大协会多次重申遏制其金融化趋势,我国产业界也致力于以联盟链为载体的数字藏品将其取而代之。


但即使在此背景下,巨头们仍动作频频。


今年3月,阿里巴巴早年收购的香港销量冠军《南华早报》成立了NFT公司“Artifact Labs”,,其将基于Flow区块链铸造,买家可以对某一历史事件的特定NFT进行竞拍,或者购买一盒选定事件的头版。


同一时期,腾讯首次参投了NFT项目。澳大利亚NFT游戏公司Immutable完成2亿美元融资,腾讯参与其中,据悉,其旗下拥有知名链游《Gods Unchained》和《Guild of Guardians》,并同时兼具交易平台Immutable X。


而TikTok更早于两者,于2021年就已在Immutable X支持的专用站点放置NFT,旨在规避区块链能源弊端,同时其在去年10月就推出NFT合集TikTokTop Moments。


种种迹象表明,在Web3引领的强劲互联网叙事下,巨头已然坐不住了。


主营业务颓势已显, Web3波涛汹涌,大厂被动入局


实际上,巨头们的转变也并非空穴来风。在当下,海外宏观环境仍不明朗,而国内流量增长已然见顶,巨头增长乏力颓势已显。以作为流量价值的代表载体广告业务为例,在今年Q1财报季,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在内多个互联网头部公司广告业务明显放缓。阿里在去年年末广告收入已出现-1.8%的增长,Q1季度广告应收634.21亿基本同比持平。百度一季度广告收入169.29亿元,同比下滑6.44%。


而腾讯,影响则更为明显,钞能力已难掩其成长瓶颈。在腾讯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中,营收总额未涨,净利润几近腰折,前景预期可见一斑。一季度,腾讯营收1355亿元,上年同期1353.03亿元,同比基本持平;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利润234亿元,同比下降51%,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利润255亿元,同比下降23%。



从细分领域来看,腾讯主营的三大业务,以游戏收入为主的增值服务、网络广告、金融科技企业服务中,仅有归属于产业互联板块的金融科技企业服务逆势增长9.58%。在流量见顶的背景下,其网络广告营收总额降至179.88亿元,同比跌幅17.56%。而在游戏业务中,由于未成年人防沉迷政策、游戏版号收严的影响下,一季度腾讯在本土市场的游戏收入下降1%至人民币330亿元,但国际市场增长了4%至人民币106亿元。从净利润而言,游戏、广告两大主力业务已连续三个季度持续下滑。


收入降低,成本却在不攀升。


2021年,腾讯的运营成本上升了21%,其中以人力为主的“一般及行政成本”更是增长了33%。而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阿里成本费用同比增加了12%。


在此背景下,腾讯、阿里纷纷选择了最为直接有效的成本控制手段,裁员。今年开始,腾讯、阿里裁员潮备受关注,以阿里为例,2021年年末阿里巴巴的员工数为259316人,而到了2022年3月底,员工数骤降至254941人,裁员达到4375人。而腾讯今年以来调整牵扯业务精简、组织整合和人员裁撤等多个方面,网传腾讯的裁员人数在6000人左右,尤其以PCG和CSIG为首。



可以看出,伴随着人口红利不复存在现有业务显露疲态,互联网已进入微利时代,巨头由此前的大刀阔斧迈入开源节流阶段,亟需寻找下一个增长飞轮,海外,自然成为了其业务转型的主要方向。


在海外,Web3如火如荼,X to earn概念正当红。


去年,Gamefi火热,P2E展现了其蓬勃的生命力。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兴起,在Axie Infinity等龙头类游戏的带动下,链游掀起了以东南亚为首,迅速蔓延至全球的风口浪潮。根据BAG数据,2021年,链游以其强大的叙事成为了引领区块链行业增长的主要类别,日均有超过140万个独特的活跃钱包(UAW)与游戏DApp进行互动,同比增长4330%,占行业Dapp总使用量的49%;游戏NFT积累超过45亿美元的交易量,占2021年NFT总销售额的20%。其中,尤以Axie Infinity为首,以链下活动进行评估,其日均超过250万用户;同时,它也成为交易量最大的集合,历史交易量超过40亿美元,单日收入一度超过知名手游王者荣耀。


今年,作为Web3的典型应用代表,StepN秉持“run to earn”的原则,以NFT跑鞋为载体,在去年12月上线后迅速风靡全球,在短短5个月内市值突破 10 亿美元,成功跻身为独角兽。截至今年5月31日,StepN的日活用户数为80万,月活用户数为300万。巅峰时期StepN平台费用日收入为300万至500万美元,月收益可达1亿美元。尽管目前由于大陆清退以及市场低迷的原因,STEPN繁华光景已不复存在,地板价跌至3.5sol(约131.11美元),但其无疑以昙花一现的魅力给予传统世界以强烈的Web3冲击。


目前,海外市场已出现了众多具备一定成熟度与完善度的Web3项目,对于兼具极高盈利性与广泛流量入口的web3,巨头不得不将其纳入战略考虑。纵观海外巨头,Meta、谷歌、亚马逊、推特、eBay、奈飞、Paypal、Square等多家美国互联网知名企业已开始付出实践以探索Web3领域,对于身陷转型危机的国内巨头而言,则更是如此。


从战略方向而言,巨头倾向于在主力业务之上延伸业务矩阵,以最大化降低试错成本。例如腾讯本次布局的Immutable原为知名链游的开发商,与腾讯游戏业务为主的战略方向相一致,在游戏方向叠加Web3,代表了其后续对于链游方向的探索实践。阿里、字节,则以更易入手的NFT领域实现了首次投石问路。而在国内,除字节主攻区块链+内容外,腾讯、阿里、百度、京东均开辟了区块链板块,至信链、蚂蚁链、百度超级链、智臻链等区块链底层基础层出不穷,近段时间以来,大厂们更是深入数字藏品市场,纷纷构建了独属的数字藏品平台。


掘金地出现,大厂人口涌入Web3?


除了企业的被动布局外,另一方面,Web3似乎也在蚕食Web2的新鲜血液。在内卷成为大厂的代名词后,Web3成为了互联网人新的掘金地。


在海外,人才涌入不断,其中不乏高阶专业人士。谷歌副总裁Surojit Chatterjee在2020年出任Coinbase的首席产品官;YouTube游戏负责人Ryan Wyatt1月加入以太坊扩展平台PolygonStudios;亚马逊云计算副总裁Sandy Carter加入加密技术公司Unstoppable Domains。众多大牛的加入无不显示出该领域的强大人才吸引力,也从侧面反映出Web3后续发展的强劲动力。


而在国内,已有不少大厂员工迈向Web3创业热土。据某前大厂PM介绍,其目前正在一家Web3社交平台工作,其周边Web3相关从业者,有过大厂经验的员工甚至占到了15%左右。


但大厂人员的涌入是否当真如此频繁?据某前大厂市场营销回答“其实未必,Web3只是一个选择而已。先不说Web3的理念认可度,其实仅有部分大厂员工认可web3的发展方式,同时,大厂离职的员工一般倾向于离开互联网行业,更青睐国企、央企等单位,而目前在国内,Web3无可避免的要面临监管难题,肯定是不稳定有风险的,同时可能工资交付方式会以币的形式,甚至还有人担心五险一金的问题,我们圈子里经常交流,在Web3赚的钱还是要在Web2花。”


此外,当下Web3的发展与市场行情高度相关,牛市薪酬高涨,熊市走势降低,这也让不少传统开放者有所犹豫。在最近市场走低以及UST危机后,Coinbase、BlockFi、Crypto.com等多家知名Web3企业已开始收缩人力战线,裁员超过数千名。日前,OpenSe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evin Finzer在推特宣布,该公司将裁员近20%,使OpenSea能够在加密熊市中维持五年的正常运营。


另一方面,部分Web3的企业也正求贤若渴。6月16日,欧易OKX官方推特发文表示,尽管行情下行、恐慌加剧,但欧易并不会停止前进在全球扩张的脚步,并在未来一年内计划新增30%的员工,届时总人数将达到5000人。



但总体而言,Web3以其前所未有的自由度、以协议为激励载体、以技术为主导的工作方式仍吸引了众多以梦想为名的创业青年,而动辄百倍、千倍的潜在收益也不断以强大的发展前景引诱新一代的打工人。


对此情况,大厂也并非袖手旁观,对于高精尖人才的投入日益增加,在裁员背景下逆势涨薪成为了其主要手段。据某大厂的集团总部人力方向负责人称,“该抢的人一定要抢,该留的人一定要留,薪酬要用于真正符合公司未来发展需求或是带来实绩的人,尤其是在当下技术新浪潮的影响下,不仅Web3领域,芯片、航天、生物等领域都对人才形成了包围的态势。”


而另一方面,腾讯、阿里等企业开始储备Web3人才。4月,腾讯发布多个 Web3 岗位招聘信息,包括 Web3 区块链产品策划、Web3 区块链数据分析、Web3 区块链底层研发工程师、Web3 区块链前端开发工程师、Web3 区块链中后台研发工程师和 Web3 区块链智能合约开发工程师等。


结语


从Web3的内涵而言,以用户数据自主的开放式Web3与以平台垄断为主的Web2直接映射着平台与用户的经济博弈关系,在当前网络效应从正和迈入零和的背景下,大厂的Web3如无本之木,本已固若金汤的大型平台在守正与创新间不断游弋。视野回到我国,收紧的监管趋势必然要促使大厂独创出Web3的中国之路。


而在Web3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中,又有多少打工人会为了其中蕴含的希望而all in一切?DAO、加密货币、NFT概念交织不断,Web2险象迭生,从此角度,Web3似乎更像一种文化思潮与社会变革,将在当下的互联网世界掀起滔天巨浪。


不论是主动拥抱变化,抑或是被迫加入战局,可以预见的是,在大厂与Web3的融合碰撞下,Web的世纪迁徙,已经拉开序幕。


参考文献:


界面:「独家」腾讯裁员内幕:林璟骅和罗硕瀚推动,PCG与CSIG影响最大;


投中网:VC豪赌Web3,一个项目可能几百倍回报;


界面:解读腾讯一季报:主力业务增长乏力,视频号能否变现将成重中之重;


虎嗅:互联网巨头“海外会战”Web3;


虎嗅:美国互联网大厂“卷”在Web3;


猎云网:Web3.0第一场战争,在海外;


0x5willows:一线打工人—走出大厂,All in WEB3


硅星人 :00后抛弃互联网—毕业不想进大厂,要做“我们这代”的事儿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