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馳

歡迎互相交流和拍掌

孤獨島ep2

2個月前

「為什麼要自殺?難道就沒有其他方法?」一個女子跌坐在天台的地下,手裏攥著一張密密麻麻寫滿字的紙,手指甲因過於用力而發白。

而操埸上正躺著另一個女子,深紅色的血泊染滿了白色的校裙。

很快,操埸便被圍滿了藍白色警界線,不讓人再前進半步。而老師及警察也抵達了天台,任憑他們如何勸說,她也無動於衷。

直至雙方的家長抵達……

「把那封信交給我。」女子的母親以嚴厲的口吻道,只是那女子寧死不從,反將信紙摺了起來,收於裙袋內。

「啪—」一個巴掌落在女子臉上,她卻仍倔強地瞪著她的母親。

「你還要瘋到何時?兩個女的學別人談戀愛成何體統,我早該給你辦轉學的!」那名母親氣到臉部扭曲,怒斥道。

有時候,當人還沒長到足以保護自己,保護在乎的人的年紀時,一切也是如此無能為力,包括你死命地守住的,也會被人搶掉。

「都怪你,你把我女兒賠給我!」另一名身穿名牌的家長抓著女子的衣領,早已不管什麼體面,紅著眼睛,語氣卻惡劣至極,而老師只是在一旁輕聲說:「永詩的母親冷靜一下,佩琳知道錯了。」

被稱為佩琳的女子只是冷笑了聲,究竟是誰錯了。

若不是他們阻止,事情或許不會到如斯田地。


「只是遵從內心地喜歡一個人難道也有錯?」

我和098無言地相視了一下,我們沒有任何這方面的經驗,所以也無法回應,120好像也沒要等任何回應,又繼續喃喃自語。


佩琳口袋裏的信被奪過,永詩的母親卻毫不承認這就是她的女兒自殺的緣由,連同老師,也是如此對外宣稱。

不久後,佩琳便被迫轉到了一所男女校上課,她卻開始逃起了學,可笑的是她的母親認為她精神上患病了,迫她看精神科醫生,可她,甚至他們好像都忘了,患病的從不是她,而是他們自己。

他們殺了她,又企圖「殺害」失去了那個她的她。


「我的家人總認為我也有自殺傾向,我承認那件事我至今也無法釋懷,但一味的高壓手段只會讓我越加想逃離這一切,於是我嘗試離家出走,但失敗了,或許他們覺得我沒救了,便以精神病為由,把我送到這裏來,畢竟他們重視的只有自己的臉面。」

我和098最後是如何向佩琳道別的,我已不太記得,只記得那天風很大,把她書桌上信紙的一角吹了起來,或許那是她憑著記憶臨摹下來的:

「世人唾棄我們,或許我無法跟你手牽手站在太陽下,但願我能化作你的影子,這樣就能不被歧視的目光充斥著一直陪著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孤獨島ep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