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不通
張不通

我寫短篇小說,目標是在馬特市留下一百篇故事,然後離開。

[3分鐘故事] 蹬

鋼琴家不彈琴了,改成蹬,每天一早蹬他的皮鞋。極短篇小說,收錄在《即使有點晚了還是拖拖拉拉不想睡覺》。

這間公寓的三樓,住了葉先生,

他六十歲一個人住,很少說話很少出門,

住了半輩子,跟房子一起老了。

 

葉先生年輕時是個鋼琴家,

但那是過去,他不彈琴了。

他的手腕受過傷。

如今他每天上午會穿西裝打領帶,坐在鋼琴前,

一聲不響,三個鐘頭,

就像一場音樂會,如此維持了三十年。

 

上午九點到十二點,

這算是這棟老公寓最安靜的時刻了,

但難免有人急忙出門,

有人翻倒椅子,有人在電話裡吵架。

葉先生必須摒除雜音。

如果有人按門鈴,喊掛號,他也不會回應,

哪怕是失火了,葉先生也不會離開鋼琴。

 

他說,這就是練琴。

但那是音樂家的看法,從其他住戶的角度來看,

這三十年,他唯一製造的音樂就是砰砰砰,

連續二十下砰。

 

那是他蹬鞋子的聲音。

 

每天清晨六點,

葉先生都會坐在樓梯間,鐵門外,

保養他的皮鞋,他有十雙老皮鞋。

每天擦拭,打亮,繫鞋帶,然後呢,用力蹬,

蹬他門前那塊義大利手工腳踏墊,

連蹬二十下,兩腳輪流。

他說唯有如此才能保持鞋的型,

蹬完放回鞋櫃,

換下一雙。

那蹬鞋聲吵醒整棟公寓,

連住頂樓有點耳背的櫻桃婆婆也聽得見。

 

 櫻桃婆婆一聽到,就提籃下樓,互道早安。

 

「葉先生,幫你買點菜,地瓜葉好嗎?」

 

「不用麻煩。」

 

「啊?沒聽清楚。」

 

「唉,妳決定就行。」

 

「最近奇異果好便宜,替你買幾顆。」

 

葉先生點頭示意,繼續蹬。

 

櫻桃婆婆穿得很可愛,

去菜市場也提粉紅包,戴紅墨鏡,

她總是藉口幫他買點菜,替他提些東西。

 

有一天她菜買太多,遲了時間,

櫻桃婆婆在三樓滑倒。

葉先生沒出門看。

其他樓的人都來關心,幸好沒受傷,不嚴重,

但她哭得傷心。

她坐在地板上,

身旁那張破破爛爛的腳踏墊底下藏了許多照片,

都是公寓住戶的照片,有搬走的,有彌月的小嬰兒,

也有她的。

好久以前,

他來要照片的時候,

她還不算老,還那麼期待了一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