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不通
張不通

我寫短篇小說,目標是在馬特市留下一百篇故事,然後離開。

[5分鐘故事] 長跑

如果一直跑下去,卻還是見不到想見的人,那該怎麼辦呢。極短篇小說,收錄在《即使有點晚了還是拖拖拉拉不想睡覺》。

 

跑步跑到心臟受不了,他就能見到過世的媽媽。

那時候阿豪才十歲,跑國小的操場,一圈又一圈,跑了整節課,體育老師拉他去比賽,他短跑不行,長跑卻是縣運第一。

後來阿豪進了以體育班聞名的中學,他的練跑量超越所有學長,成績持續進步,後來他爸癌症過世,去住大伯家,常錯過客運,要爬過山坡去上學,爬到最喘的時候,他見到他爸跟她媽。

 他高三那年跟腱受了傷,錯過最重要的比賽。進了大學成績不突出,替補選手,沒有任何獎金。畢業後當了保險公司業務,他同學找他當健身教練,找他賣自行車,他都婉拒。他的保單業績屬於後段,卻跟一個業績最好的同事結婚,還生了一個女寶寶。

 但是去公園的路上,一場車禍讓她們都離開了。

 他想殺了肇事者,但肇事者先一步畏罪自殺。阿豪用塑膠袋讓自己窒息,但沒成功。他在餓了三天後,昏昏沈沈,想到,跑步。

 阿豪很久沒跑了,跑在河濱道路上,嘔出膽汁,但也沒有見到她們。隔天他又來,他持續跑,就像過去選手時代操課表,他跑了十公里,二十公里,二十五公里,三十公里,越跑越長,但還是沒有見到,他瀕臨邊緣了,隨時要倒下,但依舊沒有。

 有一天跑到半途,他見到一個老伯伯倒在路上,撞到頭,臉上都是血。阿豪陪他送醫,陪他在急診室縫針,縫了八針,醫生跟護士半開玩笑說是賓士標誌,阿豪咳嗽想制止,那個老伯卻也笑了,他說他夢到賓士,原來是這麼回事。

 後來阿豪和老伯時常在河濱不期而遇,老伯給他玉米,他拒絕不了。

 他們一同散步, 有一次,老伯說他散步是巡田,當然只是想著玩的。小時候家裡非常富有,在大陸那邊,田多到巡不完,他父親一生沒做過事,錢就像水一樣用撈的,他更了不起,把錢像是洗腳水往外潑。年輕不懂事,花錢如流水,誤交損友,把家產雙手奉上給了賭場,還結了仇家。說到仇家,老伯用拐杖擊地,意氣風發,說他年輕時也很能跑,跑給仇家追,三十幾個追他一個,跑贏了,跑到快沒氣,頭一暈見到列祖列宗,連剛過世的母親也見到了。

 「你看到了?」

 「看到了,很清楚,那畫面。」

 「之後還有嗎?」

 「還有,還越來越多,逃得越久見得就越多,我逃難,國共內戰嘛,後來過海峽到台灣,還被派去挖山洞,每逢生死交關,就能見到他們,我小姑、我老婆、我兒子、我們家的傭人,他們都對我罵,連我養的那條黃毛狗都對我吠,哎,真是,狗都吠我,上個月我不是讓你救了一命,好險,差點就被那畜生咬了。」

 「牠還能咬你?」

 「就是說嘛,可是從狗崽餵大的,真是。」

 他們兩人沿著河畔走了很長一段路。阿豪終於說出他的秘密,說他以前跑到受不了也會見到爸媽,但只有小時候,長大再跑就沒了。

 「這很正常,沒什麼。」老伯伯撐著拐杖,「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

 「有,想過很多。」

 「哦?」

 阿豪抹了抹臉,「這算我的錯。」

 「什麼錯?」

 「我對不起他們。」

 「這不是,哎,這就是,婆媳問題嘛。」

 阿豪很驚訝。

 「女人嘛,老喜歡這樣爭,需要一點心理活動,這有益健康啊,很多博士專家都這樣講,只是啊,吵得激烈過頭,兩邊的人都進不來,就不好了。」

 「進不來?」

 「進不來你的腦門啊。」老伯伯的語氣不像玩笑,「小兄弟,不用煩惱,過些日子我上了天堂,肯定能替你調解調解,我講真的,我只要告訴她們,你有多壞多不好多狼心狗肺,你別生氣啊,說你另尋新歡,準備再婚,還打算替未來的岳母買棟新別墅,告訴你,夜裡就來找你。」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