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

心流浪在法爾斯、黎凡特與尼羅河三角洲之間。人目前躲在台北小公寓裡。work in web3。

Web3 能拯救傳統新聞業於流量焦慮的水深火熱嗎?

副業進入web3,主業仍牢牢在web2

身為曾經在新聞產業工作的人,自從離開之後就很少再看新聞,這個產業的困境已經談很多年了,基本上就是商業模式崩壞,利潤都被科技巨頭拿走,而傳統新聞陷入流量焦慮、收益下滑等惡性死亡螺旋

來到 Web3 之後,新聞業一直被忽略在主流關注之外,但這不代表這個嗅覺敏銳的行業沒有注意到web3的趨勢。

麻省理工底下知名媒體研究網站 Nieman Lab 年初一篇題為「Journalism goes web3」大膽的文章稱,2022 年新聞產業將會 pivot (轉向)web3,下一代的挑戰者將會利用 web3 革命建立起像是 buzzfeed 或 vox 這樣的新媒體品牌。在Nieman Lab 的視野中,NFT 與 DAO 將是指標性的工具。

NFT

讓我們先聊聊NFT。

NFT 的嘗試我們已經看到很多媒體跳下來嘗試了,從時代雜誌的 Timepieces、南華早報的 Artifact Lab,或者紐約時報把專欄文章做成NFT 拍賣了56萬美金,富比世以全球富豪榜做出PFP風格的NFT,並且身上會帶有資產淨值的數值。甚至更大膽的像是美聯社弄了一個新聞照片NFT 市場(ETH計價)。從這些可以看出傳統新聞媒體對 web3 運用的理解:品牌與社群。

我們一個一個看看。

時代雜誌 2021 年啟動 TImepieces 計畫,與藝術家合作創作封面,並作成 NFT 出售。在他們官網上說這是時代雜誌建立 web3 社群的第一步,將會聚集藝術家、藏家與粉絲。

南華的 Artifact Labs 則是把香港回歸 25 年以來重要的頭版封面做成NFT,並且制定了web3計畫路線圖,未來還包含了 Sandbox、Marketplace甚至品牌合作。

紐約時報的比較簡單,一篇探討 NFT 的專欄文章在Opensea上以競標拍賣方式出售,並聲稱所得將捐給紐時底下的基金會,意即把 NFT 當作公益募款用,豈料拍出了拍出了 56 萬美金天價。專欄作者在與買家的交談中,得知買家購買的原因:「紐時這個NFT將會成為 web3 趨勢的歷史性地標。」

富比世一直以全球富豪榜排名為名,作為知名財經雜誌,富比世 NFT 是把每個富豪做成可愛型的 PFP 風格。每個 PFP 在富比世網站都有單獨頁面,而若你得是 NFT 持有者,你的錢包地址也會跟著富豪在榜上一起顯示。

美聯社作為擁有大量新聞照片的機構,美聯社挑選特定照片以少量版次的方式出售,擁有者可以取得高畫質圖檔之外,還可以獲得印出來的權利。

從這些作法看來,傳統新聞產業第一次嘗試 Web3 多是以自己的品牌形象出來來發行基於區塊鏈的數位資產,像是南華和時代雜誌會選擇同時建立社群,紐時與美聯社則偏向賣完就沒了。

DAO顛覆新聞產業?

NFT 可能還比較小打小鬧,不涉及媒體結構的變動,DAO 可能就更具革命性了,在憲法 DAO 案例出現後,就有人思索能不能以DAO形式創辦一家媒體呢?至今尚未看到嘗試成功的案例(有的話麻煩告訴我),一個類似的案例是海盜電台,想以DAO的方式運營一個podcast節目,有獲選Gitcoin Grant 的名單。然而更多的是如雨後春筍冒出來的幣圈媒體,模式很傳統,出新聞、接廣告、接業配,傳統商業媒體的模式直接落地 web3。

一個嘗試是 JournoDAO,聚集了新聞專業者推動同行從 web2 轉向 web3,準備發行NFT作為會員憑證,也有上 Gitcoin grant 名單,另外也正考慮搭建一個 marketplace 讓記者可以出售他們的作品。 Journo DAO 的運作更像是新聞業版本的投資DAO。

第二個不太算的嘗試是 Bankless DAO,Bankless 是最知名的 web3 新媒體,每週固定播出的 Podcast 外,還有固定的電子報,幾乎是業界必讀。但他們還有另外一個獨立但同名的社群組織 Bankless DAO,目標一樣是推動 Web3,下設不同工會,有學習、翻譯、研究等。另外一個重要的功能則是資助給認可的項目。

這些都顯示傳統新聞媒體人正探索 web3 革命,但傳統媒體有可能採納 web3 的「去中心化」嗎?目前的主流作法:把新聞資產轉成NFT販售,都是額外開拓業務,或者增加一個部門,但核心的運作模式依舊是編輯室中心化的。商業模式也是 web2 的。若是接業配,那就需要業務。而訂閱制用 web2 的工具更加成熟完善。

傳統新聞媒體的運作尚未「去中心化」可以理解,因為本身媒體的產製以中心化遠遠更有優勢與效率:講求多層分工、快速反應、集中採編決策。在我主持的推特 Space 活動「傳統新聞媒體如何進入 web3」中,Artifacts Lab 的負責人也認為媒體本業尚未有 web3 化的必要。因此像是 JornoDAO 這樣效法 VC DAO 的組織反而更有可能率先落地,可以募集資金資助他們認為對新聞產業有意義的項目,或者一個學習型組織,共同組建來學習 web3 趨勢。這些事情以 DAO 的方式來做,很可能比傳統基金會或公司更有效。

或許適合新聞媒體的 web3 工具或玩法還沒出現,也或許這個產業仍需要時間學習。(畢竟音樂產業轉到串流也花了十年)新聞資產變現、推動品牌行銷、建立粉絲社群、與本業無關的 DAO 組織,這些都是目前可行也有人正在嘗試的方向。

話說回來、新聞產業真正重視的是內容與流量,web3 能否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模式改變,擺脫web2 極度內卷化、又不賺錢的情形。道路且阻且長。


For more thoughts on web3, follow me on Twitter @yuhschang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