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橄

想想為何日子過得有些蒼白,原來是忘了書寫這件事。

[家事敏感] 去血水之路

每一個女人,天生就知道怎麼去血水嗎?

每一個女人,拿到生肉以後,天生就知道怎麼去血水嗎?

以前會的幾招,炒青菜、燙青菜、最多炒肉絲、燙肉片,在自己成立家庭後,變得有點寒酸;有那麼一天,不知哪來的夢想與勇氣,竟想挑戰紅燒牛肉、糖醋排骨之類的菜。但從一塊塊生肉,要進化成油亮入味的肉類佳餚,絕對有很深的門檻。

第一次拆開從COSTCO買回來的超大塊牛腩時,鮮紅血水混和著依附筋膜的雪白脂肪在我指尖滑動,心裡有點驚,大塊牛肉的重量與質地竟如此逼迫觸感;原本根據我媽的說法,把生肉丟進熱水裡過水一下拿起來就好,但我好事地在GOOGLE上打了"去血水"三字。竟然發現,自古流傳下來的去血水方式是錯的!如果把生肉直接放在沸水中川燙,反而會讓表皮組織緊縮,讓血水及組織液流不出來,去血水變成封血水,隨著熬煮過程等於將血水髒污一起吃進肚子!

網路上教導的現代去血水方式,是把肉放在冷水裡一起用小火慢慢煮,讓肉的內部血水及組織液慢慢被逼出水中,等到肉裡雜質一點點隨著中心的加溫往外吐出,當肉變白、水面浮現肉末渣泡時就撈起;這就成為一塊從裡到外經過淨化處理的好肉,也因為排除了裡面的雜質,燉煮後會變得更清甜好吃,也不會有肉的腥騷味。

這完全顛覆很會做好吃肉菜像是京都排骨咕咾肉紅燒牛肉糖醋里肌我媽的教導,前陣子,我硬是再問她到底怎麼去血水,她依舊給一個很不耐煩的答案,就是熱水燙一下啊。又有一次,我到朋友家,對方媽媽為女兒準備了三大包煮熟的排骨,要她帶回去隨意料理,我趁機問這位身經百戰的長輩又是怎麼去血水?她以充滿慈愛與不解的口氣告訴我,就是熱水燙一下啊。

有消費者行為調查和INSIGHT解讀強迫症的我,覺得不能單單鎖定長輩,於是問了一些身邊的長期主婦們,竟然超過半數以上,都說就熱水燙一下;只有幾位說是跟冷水一起慢慢煮開。而她們每一個人鎮定自若的回答,相較我自以為找到的正確知識,反顯得我可能是誤信了網路假消息。

就像第一次為人母、就像第一次做媳婦、也像第一次去血水,到底,這些疑惑是否曾存在女人心中?她們都用了多久時間來化解心中的不安?有沒有人可以一步步地給她們為母為妻的帶領?還是說,當女人一旦跳進某個角色,那些存在基因裡的母性與寬厚、智慧與勇敢就自動生長出來,腦海中自小看到大操持家務打理老小的樣貌,馬上就能腳手麻俐地搬演出來,不會對著生肉躊躇、不會對著大量肉渣浮沫驚恐,自然而自在?甘心而喜悅?

到底怎麼去血水?網路不能回答我,婆婆媽媽不能滿足我,消費者研究和策略不能幫助我;這條家事之路對太晚起步的我來說,學做小媳婦太老、學做老廚娘太遲,只能自己抱著疑問、憑著信心,撫著一塊塊生肉、摸索前行。

人生第一次處理生牛腩,感覺彼此都很驚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