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晞-日記簿

⧉方格子:予晞 ⧉Potato Media 註冊邀請碼:mv3qu4r5K

永續環境倡議和能源問題・核能|2021.12.02

(edited)
能源安全問題,是管理問題

今天聽了「DOMI綠然」的演講,DOMI是一家關注能源貧窮議題的B型企業

這篇文章比較多是沈澱後的個人心得


今天在聽演講的過程中,講者先帶我們一起定義了「倡議」是什麼?倡議其實就是表達訴求。

說實話,我其實是一個不喜歡倡議的人,因為在我的經驗裡頭,倡議會帶來衝突,而我不喜歡衝突。不過,倡議有很多種形式,舉凡投票、打電話客訴,只要和「表達訴求」相關,都可以意義為倡議的一種。得到這種解釋,讓我沒有那麼害怕倡議了。

我會公開的表達意見,但會用很迂迴、婉轉的方式,最後變得很像是在講一種價值觀的實踐,我不喜歡在公開的形式下,去直接表達我的想法。所以我開始透過 Instagram 的摯友限定功能、開始使用方格子的 Premium 限定閱讀、或是在 Matter 上以路人甲的身份,才能讓我安心的說出這些。


我覺得環境倡議的問題和統獨問題很像,因為這些議題都存在太久太久了,久到我們都麻木了,久到我們都在等待,等待一個答案,等待一位決定者去下指令。

解決問題不是一直去講問題本身的不好,而是要連帶去討論解決方法,如果提不出解決方法,那改變現況去增加社會成本是比較好的事情嗎?

於是,不管在能源問題上,還是統獨議題上,儘管每每都討論的激烈、爭辯的面紅耳次,最終大家最希望的依然是保持原樣,然後我們就在這樣周而復始的循環裡,迷失自己。

核能是乾淨又便宜的能源,但是它所產生的低階核廢料、高階核廢料無處安放,光是置放在蘭嶼的低階核廢料(沾染到輻射物的物品,而非核能發電的物品本身)就足夠吵的人仰馬翻了,而它當初的定位還是「暫時存放」。這絕對是無解的,因為光是選址就喬不攏了,再者還要花費另一筆錢把蘭嶼龍門的核廢場打開、搬運、運送、再次封存,這過程所耗費的人力、物力,拿去解決根本的問題不好嗎?為什麼一直把問題糾結在一定要遷址,把遷址預估會花費的金錢成本計算出來,直接編預算給全體蘭嶼居民,不好嗎?

公投要花錢、選址要花錢、遷址要花錢。這些程序所耗費的時間成本,更是無法計數,投入的人力成本,同樣無法計數,最討厭、最無奈的就是,搞了一連串的公投、選新址,都沒有解決問題,反而把問題搞的更複雜,把這些活動的成本計算出來,直接撥給蘭嶼居民,然後試著協議直接把龍門場變成永久存放地,這樣不好嗎?就像一條新的馬路,也總要重新鋪個三次,才能移開那些橘色三角錐,就像發明了雲端發票的載具條碼,卻仍然要給一張所謂的明細。人類總愛製造問題、再把問題複雜化、然後再喊著手上的山芋很燙!

為什麼我們總是做一件事要花兩倍三倍的力氣,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在做的永遠是「轉移財富」而不是「創造財富」,核能的問題有瑞典、芬蘭、日本、韓國可以參考,對照組應該是要取之所需,而非照單全收,我們可以參考瑞典的第三方監督機制,公開透明的呈顯利弊、優劣,用專業知識去探討這個嚴肅的問題,而非永遠拘泥在道德層面。我們可以參考芬蘭在核廢場地下室興建的馬拉松活動,結合路跑活動讓民眾真實參與、真實了解。我們可以參考為何日本在福島核災後,安倍晉三仍然沒有全面廢除核能發電?我們可以參考和我們地質相近的韓國鄭州核電廠,他們如何克服民情、地震等等的問題。

只因為「核廢料選址」問題無解,就要唾棄核能發電嗎?那為什麼不去把所有的精力轉移去選址、管理的問題,而是花在爭吵「核廢料放你家」。這是什麼邏輯。就是不負責任的邏輯。如同當我們捐款給關注永續議題的組織時,就覺得自己卸除了責任一樣。許多社會問題的發生,幾乎都是「管理」出了問題,譬如普悠瑪失靈事件、太魯閣翻軌事件、武界霸異常放水事件,好多好多遺憾的事情,都是「人」出了問題,而不是事情本身真的這麼可怕,不然人類全體滅絕,對環境最永續,人類在總人口成長了一倍的這個過程中,也讓自然界的物種消失了50%。所以我們不吃飯、不呼吸、不坐火車、不去水壩、不去露營了嗎?

沒有啊,人類在想的依然是如何創造更多的經濟活動,如何設計出更有利潤的商業模式,我們絞盡腦汁想的都是如何讓經濟生活過的更好,而非為了想過的生活去對應「該做」的工作。

中華民國是各個海島國家的組成,我們不是歐盟國家,我們得靠自己發電。歐盟國家們可以和鄰近國買電,我們要跟誰買?跟中國買嗎????連中國都接手美國在剛果民主共和國花了半世紀外交、耕耘了十多年的礦場,要掌握「鈷礦」這個未來能源了。(不過這又是另一個議題了,如同血鑽石、血黃金、血翡翠一般,有資源的地方,就有衝突,就有掠奪)


福特、通用汽車和特斯拉等美國汽車製造商從供應商那裡購買鈷電池組件,這些供應商部分依賴中國在剛果的礦山。一輛特斯拉長續航汽車需要大約4.5公斤的鈷,是一部手機所需量的400多倍。

我也不喜歡核能,除了核能以外,我們的選擇還有燃煤、風力、火力、再生能源、太陽能。但,這些選項後續所產生的副作用、對地球資源的消耗,真的就更永續嗎?永續應該用循環經濟去談,不是不能消耗,而是消耗之後能不能廢物利用,繼續延長廢棄物的生命週期?

資料來源:台灣電力公司
資料來源:台灣電力公司

燃煤,我們得跟別的國家買,海運的過程也是一種消耗,燃煤所製造的空氣污染也不容小覷。有多少人因此患上過敏性鼻炎,然後我們再跑去買空氣清淨機?這些機器在製造的過程中,不也耗費了很多資源嗎,而且濾網還是消耗性廢材。這些已經預計被製造出來的垃圾,該怎麼處理?舉辦公投選址,去挖一座山把它們掩埋嗎。

風力發電,台灣東北季風強勁,但台灣冬天的用電量相對較少,而用電量最兇的夏季,風力發電反而沒什麼貢獻,所以我們花了一筆錢,覺得風力發電很乾淨,但努力發電的結果卻是這些電沒什麼用處,然後夏天還會停電。。。

再生能源發電,如果全世界把用在再生能源上頭的食物攔截下來,是不是直接在此刻、現在、立即、立刻、即刻的,就直接解決了SDGs的第二項指標:終結飢餓?

太陽能發電,太陽能發電很好,但是有好到政府計畫在台灣蓋一整個台北市面積的太陽能板嗎?地狹人稠,去哪裡找土地蓋?所以我們把良田廢耕,把濕地佔地為王,直接變光電廠,然後再以米香王國的身份進口稻米嗎?姑且還不說太陽版的壽命只有二十年!!!一樣的問題,該怎麼處理?舉辦公投選址,去挖一座山把它們掩埋嗎???太陽能板還是複合型材料,沒有謹慎處理,哪怕是百分之一的面板未經處理流入河川、海洋,可是劇毒欸!這個不可逆的環境傷害,著實需要好好琢磨。

既然沒有一種能源是完全好的,那為什麼不像現在這樣並存就好呢?請擁有這方面專業知識的能源專家團隊,去設計一套適合「台澎金馬、蘭嶼、綠島」發電比例的設施,去嚴實管理核電廠的運作。

企業是用電量最凶的單位,卻要全體家戶一起共同分擔電費,然後政府不斷呼籲個人要養成節能減碳的「好習慣」,怎麼沒有聽到政府在著手建造「綠建築」的「公共住宅」。這也不能怪政府太多,畢竟世界上80%的財富掌握在企業手裡,13%在政府稅收,7%在非營利組織,所以當然企業要付最多的責任啊!然而回到上面提到過的,當經濟模式一直在「轉移財富」而非「創造財富」,人類只是在創造一個虛胖的經濟體而已,然後再用QE、再用勞工紓困貸款、再用什麼七倍券、八倍券。

把問題丟給個人只會製造出更多問題。身為一個善盡公民義務的良民,我都乖乖繳稅了,結果全球暖化是因為我夏天的時候多吹了三個小時的冷氣嗎?是因為我冬天因為太冷睡不著而開電熱毯嗎?正義魔人不要激動,我只是舉例而已,我晚上睡覺都不開冷氣的,而且白天會盡量去公共場所,或是只開電風扇。我想表達的是,我們去公司上班領薪水,然後社會的期望是希望勞工捐款給非營利組織之外,我們還得乖乖繳稅,那掌握80%資本的企業的角色在哪裡?

能源安全問題,是管理問題。沒有哪個能源是最好的、最乾淨、最安全、最永續的,但我們可以因應此地的自然環境去設計出一個合理的比例,以及「最適合」的發電比例,讓每一度的發電都值得。而不會有在尖峰用電時刻停電的問題,又為了尖峰時刻的用電量去設置更多發電設備。

就假設我一天的餐錢就是三百塊錢一樣,一天吃三餐,我一定每餐都要吃到一百塊嗎?我可以早餐吃蛋餅、午餐吃炒飯,晚餐不就可以去吃火鍋了?這是可以因應不同地域做調配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