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晞-日記簿

⧉方格子:予晞 ⧉Potato Media 註冊邀請碼:mv3qu4r5K

閱讀《薩提爾的對話練習》#2。重要的不是使用哪一種姿態,而是為自己選擇的姿態負責任|雜談

使用「客觀描述」作為詢問的方式

今天是閱讀《薩提爾的對話練習》讀書會的第二次聚會。帶領我們學習的老師今天讓我們進行了三個小活動。而今天的活動主要都圍繞著「應對姿態」。

指責:在乎自己、在乎情境、忽略他人。

討好:忽略自己、在乎情境、在乎他人。

超理智:忽略自己、在乎情境、忽略他人。

打岔:忽略自己、忽略情境、忽略他人。


【第一個活動】飾演書中因「關懷」他人而化解危機的劇情。

藉由第一個活動,我們可以更具體的看到,很多生氣會有的舉動,如把紙揉爛、不願意說話、撇頭不理,都是「行為」的一部分。我們該處理的是情緒,而非由情緒表現出來的行為。


【第二個活動】五人為一組,各自扮演家庭中會有的角色,可以自由的選擇當小孩、媽媽、爸爸、奶奶、爺爺。

在第二個活動中,藉由肢體展演,我們可以很清楚的觀察到每位家庭成員在回應家庭關係時的應對姿態為何。而最微妙的地方在於,只要家庭中有一位成員率先改變了應對姿態,那麼其他家庭成員也會相繼的改變姿態。只是這個改變不一定全然往好的方向去改變,有時候面對指責,被指責者或許會由討好姿態轉向指責姿態,又或是由討好姿態轉向打岔心態。


【第三個活動】三人為一組。一位扮演指責者、一位扮演被指責者、一位扮演旁觀者。

果不其然,「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在這個活動中我飾演指責者的角色,一隻手指著對方,一隻手撐著腰桿,表現出「虛張聲勢」的姿態。雖然因為演技拙劣,儘管在飾演罵人的角色仍然嘻嘻笑笑,但是坐著(姿態低)的被指責者在承接我的話語時,卻也會因為襲來徬徨無助的委屈感,而將雙手抱胸。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為了生存而衍生出來的應對姿態

我們時常被情緒淹沒,當憤怒的感覺一上頭,便會失去理智,開始用指責的方式去尋求答案,但是往往這樣的對話不僅無益於解決問題,還會讓彼此的關係更加緊張、更加不信任。

停頓是一種隱性力量,有助於彼此覺知,也助於更深刻的體驗。《薩提爾的對話練習》(頁:32)

今天還有練習到盡量使用「客觀描述」的方式去做詢問,而非用指責的姿態。並且盡量(最好不要)避免使用「怎麼」這個字眼。

譬如:你回來之後都沒有跟我說話,你還好嗎?要聊聊嗎。(錯誤問法:你為什麼回來之後都不跟我說話?!)

譬如:下次鑰匙要記得帶,不然真的很麻煩也很危險。(錯誤問法:鑰匙這種東西不就是隨身攜帶嗎?你怎麼會忘記帶!)

當然這是一個很難很難的練習,但是透過學習,至少我們可以理解為何明明有些小事的爭執,最後會演變成大衝突,甚至使得雙方開始討厭溝通。人類為了好好的存活下來,會選擇性遺忘一些對自己不利的記憶,但是身體的記憶是遺忘不了的,所以當我們在溝通時感到不舒服,身體會記得著個不舒服,而後漸漸的討厭去做某些事,就是因為「身體一直記得」!


後記(一)

行為的改變不一定是假的,或是演的,其實也可以將之解讀為一種「進化」。一種渴望改善關係,而做出不同應對姿態的進化。這是一種越過「情緒」而為了達到更大的目標所昇華、所習得的技能。

不管是指責、討好、超理智、打岔,亦或內外一致的姿態,這五種應對姿態,都是冒險的。因為我們不知道因為著急之下的指責,會不會傷了別人的心;不知道凡事討好他人是不是真的可以獲得他人同等的真心對待;不知道用超理智的方式面對一切,會不會因為顯得過於無情而讓人難過;不知道因為面對尷尬的場面,而使用打岔的姿態來應對,會不會讓人誤解成滿不在乎;又或是內外一致如實的表達自己,會不會又落人口舌,讓人閒話家常說不會看臉色。

其實不管哪一種應對姿態都是對的,因為應對姿態的表現,都是人類在應對他人時所展現的「求生行為」,是我們為了保護自己而衍生出來的姿態。


後記(二)

上週日和阿嬤一起去大稻埕戲院看歌仔戲,坐在回程的車上,從後照鏡裡頭遙望駕駛座的爸爸,突然一陣鼻酸,我知道,這個難過包裹著好多情緒。

此刻的盈眶可能涵蓋了「對爸爸的諒解」、「對爸爸的不捨」、「對爸爸的敬畏」。

其中「對爸爸諒解」而「感到難過」,是因為在諒解爸爸的同時,我則在責怪當時不諒解爸爸的那個不懂事的自己。即,此刻的難過其實是因為我在生氣「當時不諒解爸爸的自己」。難過是我對單一事件表現出來的行為,會感到難過的真正緣由是因為我在為當時被誤解的爸爸感到委屈。

《這不是你的錯》一書提及:「當時的我們確實只是個孩子,無法決定太多、無法掌握太多,很多事不是我們的錯,要記得憐惜自己。」所以我同時也為當時不諒解爸爸而生氣的自己感到委屈。畢竟當時我還是個孩子,對於不被關心而感到生氣,是很正常的。

一直以來都覺得爸媽總是忙於工作而疏忽了我,而我忽略的則是爸媽除了扛起家計之外,同時還得照顧家族裡的許多關係,這是他的個人特質,同時也是他身在傳統家庭觀裡,一位作為長子的責任。這也是在車上遙望後照鏡裡的爸爸時,會感到敬畏、感到不捨的原因。

歸納出這些感受的感受,讓情緒比較自由了一些。引用《薩提爾的對話練習》第 71 頁做總結:「冰山的探索正是幫助自己與他人,覺知與重新接觸自己,並且重新為自己做決定,為自己負起責任,不是當一個受害者,而是成為一個自由的人」如同今天讀書會老師提醒的:「重要的不是使用哪一種姿態,而是為自己選擇的姿態負責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閱讀《薩提爾的對話練習》01|序。前言

閱讀《薩提爾的對話練習》#1。那些隱而未顯的,都是滋養每個人成長很重要的養分|雜談

閱讀筆記|《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