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晞-日記簿

⧉方格子:予晞 ⧉Potato Media 註冊邀請碼:mv3qu4r5K

所謂「夠生活」就好,到底是夠誰的生活?|生氣的碎碎念

一直在逃避自己人生的人,才會怪東怪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課題,他就是站在山腳下,然後一直罵為什麼沒有人幫他開一條隧道,讓他可以走過去!喔,最好還要幫他準備接駁車。

先上圖(匿名的燈泡是:媽媽)

我們家總共有三個孩子,我在家中排行老二,上有哥哥、下有弟弟,而這次讓我打字打到生氣、打到泛淚的,是因為哥哥又搞事了。

雖在高中、大學時候有兼職做數理化家教,賺點零用錢,但是不知為何大學畢業後,總是非常抗拒工作,他總說,去工作是在替資本家賺錢,他不想做一個只是用勞力換取薪資,而薪資只為了拿來應付生活。

這次又搞了什麼事呢?

因為爸媽工作的關係,我們家總共有三台汽車,爸爸經常各縣市到處跑,所以有他專屬的一台,媽媽因為是會計,經常需要跑銀行,或是去廠商那邊拿會計帳,所以也有專屬的一台,剩下的第三台,是早些年早已購入,但因為外觀、性能都還很新,爸媽捨不得賣,想說就留在家裡,當作公用車,名義上雖是公用車,但其實認真說的話,可以說是屬於哥哥的專屬車。但哥哥卻又總是口口聲聲說,「我又不想開車,是你們自己捨不得賣,我要用車我去用租的就好了啊,現在的人都麻這樣」但其實,我們都心照不宣的知道,他是不想負擔維修費、加油費、保險等等。但.......車子總體費用最貴的稅金都是媽媽在繳的啊。

這次搞的事是,爸爸有一天晚上,沒有開他專屬的車,而是開了哥哥的車去按摩。平時總嚷嚷著他不想養車,也甚少開車出門的哥哥,(聽媽媽說)他暴跳如雷的跑去找爸爸「換車」。

爸爸當然沒給他好臉色看,對他說了一句:「搞清楚這是誰的車」就在隔天,爸爸在下午時段打了電話給我,就像往常一般的關心問候,但早已聽媽媽先「告密」之後,我知道,爸爸此刻的寒暄,是想找個人說說話。

聊一聊後,我便問爸爸:「幹嘛,你心情不好喔」爸爸用緩慢的口氣說出:「沒有啊,還好吧」但隨後就直接脫口說出前一天發生的事:哥哥換車事件。

我故意假裝不知道「其實我早就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口氣與態度反問爸爸:「阿你幹嘛突然要開他那台,不開你自己的?」

爸爸給我的回應則是:「沒有突然啊,我就想說他在客廳躺著也沒幹嘛,而且他平常不是也很少出門,誰知道他那天突然臨時有事要用到車」

我:「是喔.......,阿你怎麼會突然想開他那台?」

爸爸:「沒有突然想開啊,就只是覺得他平常都沒在開,我就開出去幫他試試車,看車子有沒有哪裡故障啊」

我:「是喔......」

爸爸:「對啊......唉呀,沒什麼事啦」

雖然我故作一派輕鬆的模樣與口氣,也在句裡行間刻意用消遣的語調,希望能讓這段閒聊有趣一些。不過,爸爸不知道的是,在他說出:「就只是覺得他平常都沒在開,我就開出去幫他試試車,看車子有沒有哪裡故障啊」這句話時,我的遲疑與無話可說,是因為我的情緒已在哽咽邊緣。

爸爸雖然嚴厲,但那是因為他作為一家之主、作為爺爺的長子,所表現出來的剛強。

在這對比之下,哥哥的不成熟與頂撞,顯得幼稚又無理取鬧,除了無言與唾棄,我不知道還能對他做出什麼評語。

爸媽也總是希望哥哥可以出去找份工作,哪怕是一天工作四小時的那種兼職。因為我們人總是要與社會有一點接軌的,與世隔絕不是不好,但不應該出現在年輕力盛的年紀。

哥哥的無欲無求,還有所謂「夠生活」的理論,其實根本奠基在他的無能為力。他沒有能力負擔自己,所以選擇逃避,他不外出工作領薪水,唯一想做的職業就是在家買賣股票,然後週末還三五好友去露營、去吃飯。

休閒娛樂沒有不好,每個人都應該找到適合自己的舒壓之道,但這並不建立在一個口口聲聲說「反正我賺的夠生活就好」。

如同媽媽說的那句:「他是在享用家人的資源『夠生活』」。試問,他的夠生活,到底是夠誰的生活?是夠爸爸媽媽的生活?還是夠阿公阿嬤的生活?還是夠工廠運作的生活?

到底要多沒有責任心的人,才會說出,反正我夠生活就好。哪怕他今天一個月只領一萬塊的薪水,我都不至於這麼厭惡,因為,至少他「真的」「有」「在想辦法負擔自己的生活基本開銷」。

畢業後兩年,都住家裡,沒有房租開銷、沒有水電開銷、沒有創業、沒有買房。試問,他的夠生活,到底是夠怎樣的生活?有能力工作,卻又選擇不工作的人,根本沒有資格使用「各生活」這個詞彙。他最好是把夠生活改成「夠享樂」。

人家是謝天謝地謝父母,他是怨天怨地怨父母。一直在逃避自己人生的人,才會怪東怪西,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課題,他就是站在山腳下,然後一直罵為什麼沒有人幫他開一條隧道,讓他可以走過去!喔,最好還要幫他準備接駁車。

那句「他真的把自己當富二代是不是」,連媽媽當幫我按了一個饅頭人的讚。

把自己的不如意,怪罪到周遭環境,怪罪到時機歹歹。因為不知道自己要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所以容易被他人的質疑激怒。

真正知道自己要追求什麼的人,會知道一時的失意、不得志,都是暫時的。但是會選擇暴怒的人,長期解決不了問題、長期不敢面對問題,所以一直被質疑,就暴怒。

人難免會有迷惘、撞牆期,畢業當兵、工作、重考、畢業兩年,這段時間還不夠嗎?如果還不夠的話,隨便找一份最低薪資的工作,再思考一下人生也可以啊,不是永遠把自己的沒有成就,怪罪到家人身上,把自己的無所作為化作機運不好。

而且,就算爸媽有錢又不關我們的事,頂多找了一份兩萬二的工作,還能說,至少餓不死。他卻又要整天嚷嚷:「沒錢,活不下去,要餓死了」

去露營的時候吃的像過年一樣,在家就整天吃泡麵,況且他還考過丙級廚師證照?這只證明了一件事,就是懶而已。嚷嚷著沒錢,卻又在賺到錢的時候跑去買了一台八萬的腳踏車。然後又要把十年前爸媽不讓他出國讀書的事翻出來講?講真的,在這個年代要出國,可以找到一百種方法,他卻總是把「爸媽不讓他出國」這件事掛在嘴上,試問,他怎麼沒想過,是他自己讓自己沒辦法出國的。

如果一個人值得被投資,那他就是值得被投資,如果沒有人願意資助自己,要去思考,為什麼沒有人願意花錢在我身上。


真的不敢恭維。搞得弟弟每次回家前都會先私訊我,問我週末會不會回家,如果我也有回去,他才打算一起回去,因為他壓跟不想單獨面對哥哥。我還好,我會在爸媽面前實話實說,在他面前我就打哈哈,跟他瞎聊,因為如果認真跟他聊起來,遭殃的也只會是我,還會破壞我的能量。

太氣了,這就是一篇抱怨文。真的越打越氣,氣到眼角泛淚,氣到全身發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