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晞-日記簿

⧉方格子:予晞 ⧉Potato Media 註冊邀請碼:mv3qu4r5K

在都市化的地理空間之中,失去自然與文化的人們|雜談

「氣候變遷」確實是一個假議題,因為「氣候」本來就沒有變遷。氣候的變遷,來自於人類為了現代化福祉所造成的暖化。

一、人類往往借用「自然世界」的存在,試圖以非關道德的理由去批判某個文化選擇或人類行為

在地方創生談文化保留的時候,是不是某種程度在破壞自然?因為文化保留本身,就是在延續與留存非自然的事物,但,綿延數年的文化早已成為「自然」的一體,老屋上頭有藤蔓、屋簷有青苔、破碎的窗花結了幾張蜘蛛網,他們彼此和諧的共生、共存,才得以創造出新的生命,如果沒有老屋的話,生命不會出現,沒有生命的話,老屋也將沒有生機地矗立在荒煙蔓草裡,被「自然」給侵蝕。

《面對蓋婭》裡頭說:「別試著只定義什麼是自然,因為同時也得定義文化。雖然『自然的界域』和『文化的界域』是截然有別的,卻又無法完全分開。」所以說,過去因應氣候、地質、「文化」所建造的建築物,之所以值得被留存,或許是因為它同時處在自然的界域,也處在文化的界域,而工業化後的現代社會,鋼筋、混泥土的技術應用只為了應付快速成長的人口,還有那些資本家無處可去的資金,也就造就了所謂「沒特色」。

「特色」這個詞彙,在這裡看起來,既文化、又自然。倘若一個物件被定義為有特色,它便有被留存的爭議與價值;倘若一個物件沒特色,它便會被以「自然之名」,再次被人類開發,然後再由人類重新塑造「自然」。

二、相互影響的網絡,是一種很細、很微觀的互動、是一種混亂,也是一種生機的展現。整個世界不是一個靜態的世界,人和自然的邊界早已模糊

許多人相信科學與政治間必須保持嚴格區分,對於混種的陳述頗感不安。但整個世界不是一個靜態的世界,很多東西相互糾纏,在這種情況下,人和自然的邊界就模糊掉了。在經歷過學科、產業分明的時代,我們在似乎習慣「學派制」的分野後,總堅持著論述時,也得清晰的交代每一個領域的背景,卻忘了在網際網路的無遠弗屆下,「學派」的界線早已漸漸模糊。因為過去是屬於師徒制,所以當然有派別的說法,但在水瓶時代下,每個人都逐漸形塑成非常獨立且鮮明的個體,那麼,學派的界線也就漸漸模糊了。

那麼,人到底是屬於自然的一部分,還是,人就是自然本身?我們試圖將地球視為萬流歸一的整體,看作是孕育一切生命的起點,然而,或許地球就像是螞蟻的蟻窩一樣,只是一個空巢,真正相互影響的網絡,其實存在在蟻窩裡,也就是存在在河流裡、土壤裡、空氣中。當人類活動不斷地影響著自然的時候,我們實則在創造「自然」、形塑「自然」,也就是談地方創生時,經常提到的「風土的記憶」。

三、人類只是利用智慧還有愚蠢,扮演了一個「加速」變動的角色

文化是很「自然」的一件事,自然也是很「文化」的。人類利用自然的一切去設計文化、定義文化;而我們也能從文化裡面,一窺自然的運作,譬如二十四節氣的循環往復,老一輩的長者們口中所複誦有關天氣的俗諺,總是比氣象預報還準確,然而,在都市化的地理空間之中,失去自然與文化的人們,總輕易的被「氣候變遷」一詞說服,把不尋常的氣候表現,毫無負擔的視為正常。

在終於習慣「氣候變遷」的說法後,才知道,在人類出現於地球的短短幾萬年間,地球的秩序與時序根本還沒到「變遷」的地步。我們所享受的一切現代化設施,是基於人類智慧的集結,而「全球暖化」的發生,則體現了人類集體的愚蠢,這個愚蠢來自於對擁有的貪婪、也來自於對貪婪的卸責,我們在這個位置上,扮演了一個「加速」變動的角色,我們把為了增進人類福祉的行動所造成的變動,卸責給了「氣候」變遷,好像今天的一切都是「氣候」這個第三人稱名詞所造成的,而人類,只是一個無辜的旁觀者,注視著「變遷」,似乎已是最大的祝福?

「氣候變遷」確實是一個假議題,因為「氣候」本來就沒有變遷。氣候的變遷,來自於人類為了現代化福祉所造成的暖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