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真
筠真

正經歷一個重新選擇人生方向的時間點,於是練習把自我探索的歷程紀錄下來。不知道能走到哪裡,但至少先邁出步伐了🙌 歡迎一起聊聊!Email: [email protected] / IG: yunchen_chiu9

平等,從高大上的信念具象化成自我思考與追求|探索熱情所在_序章

熱情,就來自於怦然心動後仍願意讓它相伴隨行。

前幾天和一個高中畢業後就幾乎沒什麼聯絡的朋友好好聊了天。

從大學到出社會,我們在探索自己的熱情上有許多巧合的點,彼此都非常驚訝「啊有人跟我走過很相近的歷程」,

從一步步去接觸、了解想投入的社會議題展開,經歷過幾個怦然心動的時刻,例如發現自己在尋找的模糊輪廓,能夠用某個正在發生的概念來闡述,或者是像是遇到對的人的特定領域想要耕耘下去,卻漸漸發現啊我們不適合、停留在最適合的距離。因此很能夠共鳴這趟探索旅程中曾有過的興奮、困惑,源源不絕的熱情亦或是只有自己能熬過茫然時期的絕望感。

很多時候相遇需要一份機運,無論是遇到令人眼睛發亮的熱情所在,或是遇到某部分靈魂可以共鳴的人們,但或許這所謂機運不完全是隨機而來,而都是自己持續的累積、而建立起能夠讓這些機運與自我世界連結的觸角。

這趟探索旅行還在進行中,幾個怦然心動的時機點,至今為止大概可以分為序章+三個篇章來分享。

但我想這應該會是個無限連載、只是不確定何時會再更新的故事,我很希望在不遠的將來可以再更新第四篇章(默默對自己喊話)。

最初的起點-對於平等的追求

曾經的我,最希望追求的是平等。

在那些有點形而上、哲學性的信念中,我總會不自覺的關注到平等,而這個源頭我倒是至今仍無法解釋。是否因為受到不平等的對待、或是感受到生命的不平等,在我成長過程並沒有什麼樣具體傷痕因而使我掛念,說不定這種說不清的連結真的跟身為天秤座有關(對於占星術沒有研究的我比較像是以玩笑話的方式在說),但對於平等的在乎就像我靈魂的一部分。

兩個契機點帶我從這種模糊的在乎走向希望實際付諸行動,一個社會服務營隊與一個親密好友。

第一次出服務,只是因為喜歡小朋友,也因為受歡迎而欣喜。結束後才開始思考何謂社會服務

平等,從遙遠抽象概念到漸漸看到它龐大複雜的面貌

第一個是參加社會服務性社團,以服務的名義於寒暑假到偏鄉國小帶營隊。從最初只是因為喜歡小朋友而加入,到後來每一次出隊都反覆去思考所謂服務到底是什麼,對我而言正是一次次地去思考什麼叫做城鄉差距,又是由誰來定義所謂的偏鄉、弱勢或是需要被幫助的角色,消弭不平等的意念在這之中到底應該扮演什麼角色。若說社會服務是以助人的角度出發,那去到偏鄉學校帶營隊到底具體產生了哪些幫助。

大四那年出完了最後一次服務後,我寫下了這段話:

「我必須要說,再出完了三次服務後,我否定了這個地方立基於服務的存在,我認為這種名為服務的營隊,是一種在隊員整學期努力下自我感覺的做了很多、但是對於偏鄉地區的實質效益很低的存在。

但又很矛盾的是,這個地方開啟了我對於社會關懷的按鈕,給予了我思考人生核心價值的開端,而在往後更多管道的刺激下,撬開了對於各類議題的敏感度,誰知道這個營隊播下在小朋友或我們這些哥姐身上的種子,會不會真的帶來某些改變。

雖然這樣一次性的短期服務若從改善社會問題的角度也許影響甚微,但是不否認其創造了價值。我陪伴一些孩子度過有趣的幾天,我也許沒有真的教會他們什麼,但若能為他們留下一些溫暖的記憶是不是也不錯。」

某種程度而言,因為參與了社會服務,我才開始去反覆思考我在追求的平等到底是什麼模樣,這個意念從抽象、高大上、很重要但我也無能為力,到我開始能看到它的面貌、結構,以及感受到這與我所作所為都是相關連的。

第二次以後當了幹部,與學校接洽後也開始疑問,是我們還是學校需要這個營隊呢

看見了複雜交織的不平等,同時也產生著手解構的動力

另一個契機來自於和我從小一起成長的朋友雲。我們從國小時在同一個英文班認識,之後的人生我們持續的陪伴著彼此,但我可以看到我們的世界持續的加大差距,差距來自家庭背景、來自學歷、影響著我們的生活圈、所看見與看不見的社會,之後再影響著我們的工作、對於未來的想像等。

當時她發生了一件很難過的事,然後我突然間看見了那所有的不同所交織出的網子。

所有的社會因子如何相互影響成機會的不平等,但是看著佯裝著平等機會的制度與設計,我們會以為是社會是平等的,所以可以變成某種話術,我能獲得哪些結果僅是因為我努力或不努力。

但實際上,很多看不著的影響才是實際鞏固著以階級為運作基礎的社會。

而後我開始想要研究階級,也去修了教育社會學,想理解教育帶來的是階級翻轉還是僵固。

當時的我帶著某種罪惡感,總覺得我享受階級紅利,當時恰好讀到連加恩的專訪還把其中一句話當成座右銘:「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

雖然現在的我已經不再用這樣的內疚來束縛自己,但這就是一個契機,從感受上的在意平等,到更具體的去理解,何謂平等、何謂不平等,以及想要對於改善不平等這件事付之行動。

我想,對於某些議題的關注,無論來自於模糊的感覺,像我曾經自覺特別重視平等,或是來自於具體的契機,它可以只停在內心裡燃燒,但我會想要再往下去探索,這時就需要去嘗試,而嘗試後會獲得更多的線索,把非常大而模糊的意象、再聚焦出更具體的關注點。

寫在最後的雜感:如果頻率對得上,對我點個頭吧

要把曾經走過的困擾、探索、茫然、困惑書寫成文字之於我是個挑戰,大概是因為這不單純是某個具體時間的故事,而需要抽離出階段性的體悟,但或許因為我自己也不是那麼善於抽象思考的人,總覺得應該輔以事件來讓素為平生的讀者也可以理解我一部分的生命故事。

寫作的難度大概在於我想寫想寫的、但我也想讓別人看懂,所以歡迎告訴我很難讀或是很能理解,若能收到任何的回覆都是非常感激的事!

也在此預告,第一篇章(就是下一篇的意思)是從追求平等的價值延伸到關注、參與社會企業的心路歷程,我自己覺得是想回頭對自己比讚的一段故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