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Yu

好好活著

母親節,快樂嗎?(下)

來聊聊我的媽媽吧!

我的媽媽

經常跟妹妹一起開玩笑,我們的媽媽是外星人。 

只是開玩笑嗎? 也許帶有幾分的真實。
因為唯有如此,才能勉強合理解釋我們的媽媽一些超乎常理的行為。

小時候的曾經

聽說,當我還是嫩嬰時,因為太愛哭,媽媽受不了,掐住我的脖子,阿姨們嚇壞,趕緊連絡上班中的爸爸回家救援。

曾經,跟媽媽出門時,因為媽媽突然的心情不愉快,所以把我放生了。
找不到媽媽的我在商場裡大哭的不知所措。 

曾經,小學時,因為跟妹妹吵鬧著不想洗碗。媽媽氣到把我跟妹妹趕出家門,身上只准我們穿著學校發的運動外套,因為其它都是她買的,不准穿。
然後,我跟妹妹就只穿著運動外套跟內褲,蹲在家門口,等爸爸回家救援。
當年~還沒有手機。

曾經,小學時,因為偷錢買零食,被媽媽趕出家門。
印象中,我死命的抓著大門不肯放手。
媽媽說,再不放手她就拿刀砍我的手。
我相信,所以我放手了。 

曾經,因為無數的理由,媽媽又把我趕出家門了。
似乎有點習慣的流程,我自動的跑到巷口的柑仔店,找老闆聊天,等到爸爸下班後帶我一起回家。 

曾經,媽媽跟男友吵架(當時父母已離婚),媽媽的男友來找媽媽溝通時,媽媽要我出去。
然後我跟妹妹一起在家的對面階梯上等到凌晨,等著家中媽媽的男友離開後,才能回家。 

曾經,媽媽對於從小就是胖胖女生的我說『妳不要走在我旁邊,你很胖,我很丟臉』。
那句話,過了將近三十年的現在,仍然跟著我。

還有太多的曾經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發生。 
但,我還是愛我媽媽。

我的媽媽是少女

我媽媽,是少女。而且,是很夢幻的那種。 
一直到長大後的我,才發現這件事。 
也因此,當現實狀況與夢幻狀況落差太大時,媽媽曾有好幾次的情緒崩潰。

媽媽是充滿靈氣的那種少女。 
媽媽很嬌小,穠纖合度的身材,靈活的大眼,還有漂亮的五官。

曾經,在人群中,我嘗試抽離一點,把視角拉遠一些的看著這個女生。 
發現,那有雙靈活大眼的女生,再加上求知慾強、愛讀書的特質,她真的很美。
那種美,是足以風靡現場男性+女性的那種帶著靈性的知性美女。
也許就是這種美,讓我選擇投胎進媽媽的肚子裡吧。

但,

媽媽很任性,因為任性,
所以當有自己做不到的事情時,她可以任性的說『我就是要這樣做…』。
然後,身邊的人就會嘆一口氣的幫忙。 

媽媽很任性,因為任性,
所以當做錯事的時候,她可以任性的嘴一奴、頭一撇的說『錯就錯了呀!不然還要怎樣~』。
然後,身邊的人就會嘆一口氣的原諒她。

我是感謝媽媽的

雖然我媽媽很少女,也頗任性。但我還是很感謝我媽媽。 
更經常的是,在我因媽媽的言行而受傷時,我會提醒自己,我其實要很感恩媽媽的。

先不說那懷胎十月的辛勞。 

我的藝術興趣,是媽媽培養的。 
從小,媽媽經常帶我們倆姐妹去國家音樂廳、國家劇院廳,感受藝術的氛圍跟洗禮。 
家裡,總是擺滿了書。培養閱讀的習慣與環境。

在人格的長成中,不論負面或正面的部份,媽媽經常是關鍵。 
因為感恩,我現在想說的是正向的。

因為媽媽是少女,所以經常有天馬行空的想法跟想像,很多事情,她沒有設限,也沒有太多所謂的規矩。總是有很多空間讓我們自己成長,自己看到,自己感受。 

因為媽媽是少女,我跟妹妹,經常是在跌跌撞撞中自己摸索,不會逃避問題,因為沒有太多所謂的避風港可以躲。所以我跟妹妹總是互相鼓勵、相互支持的面對問題,很獨立的長大。 

因為媽媽是少女,家裡有時候會莫名的出現粉紅泡泡。
有時候是媽媽熱戀時變身十二歲少女的的粉紅泡泡。
有時候是媽媽感受週遭的美好事物時的粉紅泡泡。 

因為媽媽是少女,有時候走在路上,她會突然大聲唱歌,不在意週遭人的眼光,唱著讓她開心的歌。媽媽唱歌很好聽,所以週遭的人聽到,也很開心。這樣的行為,也總帶動我,能夠不在意別人眼光做自己。

因為媽媽是少女,所以很喜歡大自然,一直讚嘆著大自然的美好,並不斷的拍照做記錄,讓我也愛上了拍照。
花朵的綻放、草地的柔軟、天空的和煦,無一不是媽媽感受的對象。
而這種感受,也影響了我,讓我總是能體驗著、也被感動著天地萬物的美好。

除了人格部份,在人生一些重要時刻,媽媽也總是那個幾乎是最重要的角色。

少女媽媽,讓我最感動的時候

是有感動的時候。

少女媽媽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定居在香港。即使我去香港已經N次,少女媽媽還是會每一次都細心的指點地鐵圖,並擔心我坐錯車、迷了路。

少女媽媽在很不舒服的時候,大部份還是會願意陪伴我希望她能陪伴我去的地方。

少女媽媽在老豆(我爸),癌症末期時,無法好好照顧自己時,同意的讓"前夫"加入了我們的生活空間,讓我可以安心的照顧老豆到最後。

少女媽媽對於生死是無私的。在我們都認為老豆應該要往生但仍放不下媽媽,所以一直彌留時。我上午的一通電話,媽媽馬上答應,跟公司請了假,訂了下午的機票,從香港出發,晚上到達台灣。隔天跟"前夫"談了心、解了結。讓愛了媽媽一輩子的老豆安心的往生。

像媽媽的女兒&像女兒的媽媽

隨著年紀愈大,覺得自己的角色,愈來愈像媽媽。

總是擔心著媽媽總因為盯著電腦廢寢忘食,所以時間到了,我會準備好 媽媽套餐,放到電腦旁,讓媽媽用餐。
總是提醒著媽媽,不要一直划手機,要記得做一些運動,要多喝水、要早點睡。
總是提醒著媽媽,生活作息要健康,不要每次都到凌晨才睡覺。
總是提醒著媽媽,錢不要亂花,要省一點,購物前要想一下,是需要還是想要。(當然,少女媽媽總會說『是需要也是想要』)

最終,媽媽還是媽媽,女兒還是女兒。
媽媽講的話要聽,女兒的話參考就好。
經常是,我講的話,很自然的成為媽媽的耳邊風。

旁人

在這段母女關係,我經常是痛苦的。因為,我總是比較在意的那一個人。

旁人,時不時會提醒我,不要太在意少女媽媽說的話,因為我對少女媽媽的隨便說說太認真。但我愛媽媽,每一句話,我總會忍不住的認真,然後就受傷了。

旁人,偶爾會就旁人的角度說出他們看到的事。
我愛媽媽,媽媽愛妹妹。
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其實心裡有點震撼,但又覺得好像早就知道了。
後來想一想,沒關係呀,我也愛妹妹。
但,我需要那麼愛媽媽嗎?

長大了

也許到了四十歲,我才在某程度上的長大了。
更看明白一些事情,跟懂得所謂的保護自己。

三十歲的某一陣子,跟媽媽的關係很惡劣。
發生了一件傷透我的心的事,跟媽媽幾乎無法面對面。
氣憤跟傷心,讓我無法面對這樣的媽媽。

朋友跟我說,
『你有沒有想過你跟你媽媽最好的距離是什麼? 你總是讓你們距離太近,然後受傷。受傷後的現在,你們又距離太遠。練習著找尋適合你們的距離吧。』

我聽進去了。
雖然受傷,我還是選擇讓自己低頭跟媽媽和好,然後嘗試著保持適合的距離。
我們和平相處了一陣子,然後我又不小心讓距離太近。
受傷,再重新嘗試。
然後又靠太近,受傷,再重新嘗試。
在這樣拉拉扯扯中,三十歲開始,我練習了十年。

即將四十歲的前一陣子,因為疫情,曾跟媽媽一起關在家好幾個月。
也許是適合的距離練習成果,讓我們和平相處的平靜度過。
但時不時媽媽的任性行為與語言暴力又出現時,原本習慣承受的我,又看到了新的功課。

原來是這樣

一直以來,當媽媽任性的對我說一些話時,我受傷了。
但我不知道我受傷,我只知道我很自卑、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
更可怕的是,我沒有安全感,也許是很長的一段時間都被趕出家門,或是被威脅著被趕出家門。

直到最近一次的受傷,妹妹來電的關心,讓我聊出了原來如此。
以前,我原來是不知道可以保護自己免於受傷。
以前,我一直以為生活就是這樣。
以前,我不知道這些就是言語暴力。

但現在,我知道了。
我要先保護自己不受傷,才有辦法理性又真誠的真正愛媽媽。

現在的愛,似乎比較像縱容的愛。
雖然這樣的愛,似乎也沒有太多的錯。

母親節快樂

跟媽媽度過的時光,記憶中,快樂的,還是比辛苦的多很多。
也許這是身為孩子的特性,我們總是愛媽媽的。(至少我是這樣的孩子)

學習如何跟媽媽和平相處,學習如何愛自己也愛媽媽,很可能,會是我一輩子的課題。

即使現在跟媽媽仍處於冷靜期,我還是能肯定的說,我愛媽媽。
是冷靜,不是冷戰的原因是,我總是開放但仍是被動的。

也許是我還在感受,也許是我還在想,要如何迎接下一次的和平但不受傷。
仍然要繼續練習保持適當的距離,新功課是要怎麼在面對媽媽的任性跟保護自己中找到平衡。

這,應該會是我一輩子的課題。我還在學習。

我的少女媽媽,母親節快樂。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母親節,快樂嗎? (上)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