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cky Yu

好好活著

我確診了~ 可惡的Covid-19!!

消失了一個多禮拜,是因為踏入了Covid-19的確診門。在門外守著、望著的,是那最親密的家人與好友。<確診日記>

週一 就覺得怪怪的

週一,26度。一向怕熱的我,是真的熱了。
開了風扇,吹了一下午,覺得喉嚨怪怪的,有種快感冒的感覺。
圍上了圍巾,穿著背心+圍巾,以怪異的造型繼續WFH(在家工作)。

直到傍晚,心有點慌,跟建男人說了喉嚨痛的狀況。
睡前,建男人傳了訊息說
『我們明天一起來做快篩吧,週遭都是很重要的朋友,這樣對大家比較安全』,
建男人的善良,我有點感動。

週二 快篩陰

起床後,精神還不錯。
跟建男人坐在客廳,一起進行了我們這輩子的第一次快篩。
戳鼻孔倒底要戳多深呀?

人生第一次快篩 For Covid-19

看著建男人邊戳邊叫,看著快篩棒戳的好深,在一旁的我看了好緊張。

好,我也要開始了,呼~好痠,應該夠深了吧,啊~不行了,要打噴涕了。
就這樣吧!!! 

把採檢的液體滴了4滴到到測試盤裡,兩個人就這樣痴痴的等待結果…。
陰性。
沒事,可以在家繼續上班,應該只是感冒吧!!!!!

希望我只是電風扇吹太多的感冒。

第一次快篩結果

工作到了下午,突然一陣累,濃濃的疲倦感,但我還是撐下來了。

下了班,吃了晚餐,整個人躺在沙發上,覺得自己身上就像悶燒鍋附身一樣,全身燙,但又不熱,也不流汗,心裡覺得不妙。

跟朋友討論,朋友說可能是早上病毒量不夠,現在應該夠了,去快篩吧。
但好累,全身好不舒服的悶燒著,拿出體溫計,37.3度,是有點燒,但算發燒嗎?

已是確診前輩的二姑姑,馬上打電話來,斬釘截鐵的宣告『你一定確診了』。
無奈的苦笑,但好累,沒力氣快篩,其它的事明天再說好了。

睡前,打了電話給主管請病假,明天要去醫院PCR這個行程是跑不掉的。

週三 我確診了

早上七點就起床了。一整晚都沒睡好,
『倒底有沒有確診』這句話一直在我夢裡盤旋著沒答案。

快篩,陽了!!

第一次看到兩條線 是確診不是懷孕

很快速的,也不是很淡的,出現了兩條。
心裡苦笑的想,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兩條線,不是懷孕,是確診。

建男人載我到醫院PCR。
急診人好多,其實也搞不清楚倒底該去防疫急診,還是防疫門診。

認真的看了說明的流程圖,好像也寫的蠻清楚的,
但文字跟圖像,就是無法輸入到腦中,算了,就跟著數字走吧。

排隊掛號,排得長長的,心裡早有心裡準備人潮就是會這麼多,
聽著掛號人員沒好聲的口氣,告訴自己要體諒他們的辛勞。

『快篩陽嗎?幫你掛急診哦。』
『對。好。』

是這樣就好了嗎? 好快!!

掛好號,回頭看後面長長的排隊人潮,我想的是…這些人都是確診的嗎?

有老、有小、有陪伴的家屬、有坐在輪椅上的。突然覺得還好我還走得動。
這些陪伴的家屬會不會怕? 因為來排隊的,應該都是快篩陽,幾乎確診的吧。
這些等待的人會不會累,這麼小的、年紀這麼大的,排隊等待真的很辛苦。
而且還飄著雨。

『VICKY,請到2號報到』

叫到我了,先唱名報到。
然後一個一個的問診。

在我的前面,是一對確診情侶
『你有什麼症狀嗎?』
『呃…我想想…』
『沒有症狀就不該來急診,你知道嗎? 沒有症狀就應該去防疫門診!』
『他有症狀,發燒、咳嗽。』(排男友後面的確診女友沒好氣的說)

我想,這個確診男生應該是不舒服,所以反應比較慢吧。
當我心裡還在覺得護理師也太兇了吧時,
耳邊就傳來護理師接下來與確診情侶的的溫柔輕聲詢問的對話,並同時不斷的回答其它人排山倒海的插隊問題。

『請問急診去哪裡掛號?』
『請問醫生證明去哪裡拿』
『請問現在正在發燒可以進醫院嗎?』

許多與護理師分配到的工作無關的旁人問題,護理師仍然耐心回答。
好吧。我想我可以體諒護理師稍稍的偶爾失控一下。

無奈的現實

等待,是最適合觀察身邊的人與胡思亂想的時候。

等待叫號時,除了排隊的人潮以外,救護車也是一台一台的進出。

通常救護車到了,救護人員下車後,第一件事是衝進醫院裡推出輪椅,或是把車上的病患用擔架推進醫院。

進入醫院的急診門口,會有一位醫生守著。
醫生會先大聲的問『有沒有發燒』,然後再確認病患的狀況。

偶爾這守著門口的醫生,還同時要回答旁人所有人的插隊詢問,然後留意剛離開醫院的老人家是否有親屬在外面等著,如果親屬沒有立即出現,還要幫忙找人。
醫護人員在這樣的忙錄狀況下,就像八爪魚 ,什麼都要顧。

除了醫療上的照護以外,這位醫生還要當交通大隊。

等待時,看到無數的計程車、或是轎車開到急診室門口,有時候停了就不走了。
醫護人員又要找人了『這台車是誰的?快點開走,不要擋到救護車的路』。

等待時,看到一位開著黑色轎車的人,下了車,慌張的推了輪椅,把太太從車上扶下來,然後向護理人員大叫說『我確診了,我太太懷孕了,還要排這長的隊嗎? 太誇張了!!太誇張了!!太誇張了!!』
接下來,聽到的,就是這位先生的無數抱怨與咆哮。

我看著排隊掛號急診的長長的隊伍,老的、小的,更能理解護理人員的無力,
每個人都很緊急、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最重要,這該怎麼辦呢?

等待時,戶外某間臨時搭建的診間,是專門照顧兒童的。
三歲的、五歲的,應該都是快篩陽來PCR的,小朋友還是開心的跑跑跳跳,佩服小朋友的活力。

但,也有許多對父母,帶著孩子進入診間,幾乎還是嫩嬰的寶寶,戳鼻子,孩子大哭,然後醫生說要照X光確認。
雖然我只是在門口聽著,都能夠強烈的感受到父母的緊張與擔憂。

倒底是誰發明了Covid-19,可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