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羽禾

In die weiße Welt 在白色世界,對於每天猶如重新開始的起端,塑造成未來對每一個事務能嶄新的探索世界和與世界產生連結。 主要分享從藝術、設計展覽筆記,和旅遊與生活的觀察記載。 象特市不定期出沒,主發表平日練習的藝術字與草稿圖:https://liker.social/web/accounts/106329251831935182

遠離焦慮|寫一封情書給自己

(edited)
書寫記錄悲傷,文字治療心傷。

焦慮感的來源自內心的比較與自我要求,要求到自我吹毛求疵的等級,這心煩意亂地無處可宣洩。

在這場喧擾雜亂的環境中,試著聆聽見自己聲音或是開啟與自己一場對話,如能夠感受平靜的心境,是最值得珍惜寶貴的成就解鎖,這份心靜的徽章只專屬就我自己一個人獨有。


緊握在我的手中的物品,有幾分重量又看似不握緊會掉落,心能感受一件重要的物品。右手握緊,左手試著搓著小拇指至中指到手心,心中矛盾欲想手鬆開看見,怎懂我擁有什麼?屋內的牆面那層灰階調的情況,「這只是假象!」,我的屋內是我塑造的空間,這一切是我的想像,我試著拿起抹布清理擦洗,牆面清除蜘蛛絲與眾多灰塵,底部是木漆的暖褐色調,眼鏡矇著一片迷濛,我看見卻忽略不擦拭迷茫走在屋內多久?


眼角落下一滴淚時,我腦中一絲念頭「此時的我,活得像一個真實的人,我懂得哭的感情,我擁有情緒這件事。」那多年的情感卸下,我此時此刻是人類?


從小耳提面命的一句話「哭是一件軟弱的象徵。」束縛著緊牢著鎖上一層門又上外加了一層鎖,讓我活得猶如每日走在人間無心的木偶人,戴起面罩換個笑容,訴說著人間遊戲規則的句子就能擁有討好人的獎牌?那滴眼淚灑落在眼鏡上,我趕緊抽起一張衛生紙到洗手台旁的水中清洗鏡片,那清晰的畫面隨之而來,我是否可以擁有悲傷的權利了。


門,怎麼距離我如此遙遠,我被獨留在門內多久?快步的走前,我的雙腳原來是能走動,那一步接著一步,左步伐邁開右腳接著跨出撒落一地的物品,成快走於是成跑步,我想奔向眼前的門,走出離開那棟佇立荒野中,小小灰色磚瓦疊砌破碎的屋子。

急於迫切獲得答案,右手鬆開,見一把銅褐色鑰匙刻著「DEPARTURE」的古義大利羅馬字樣。

打開這扇門望得景色,屋外一片綠油油草地,草地上除了小雛菊、日日春花朵,空氣吹來的蒲公英的種子飄到我眼簾,天空色彩,今日是湛藍布調的雲朵層層圍繞著。

走再遠距離三十公尺,回頭見那屋子嬌小的可愛,灰磚瓦從窗外落下的雨,已轉變成橘紅色磚瓦的屋面,再度走內,屋內記憶的灰暗,我切開電源開關,點開氣氛用的燃油燈,橘澄橙的亮燈暖在屋內照著微光,暖光灑入屋內,進入心內。


未來的挑戰,還有什麼困難處?

您在追求什麼?

您在執著什麼?


您的慾望是要渴望什麼?


坦然,接納自己的現狀,你是一般的普羅大眾,沒有能上山下海的技能,就是一位如此簡單純粹的生活的人,愛的那位輪到你自己,可不可以?


宇宙的世界如此大,我們在星系的時間軸中短暫停留存著一場生命的旅程,而我在此時擁有這般載體,想控制載體駐留自己曾活過的痕跡證明,我欲證明什麼?在過程中,持續滾啊滾啊轉動著,寫著這一筆又那一筆,結果遠到哪裡?目標在哪裡?不是生命的追求,在當下就存著太多生命任務需要解開各種謎團、解決事情,這般忙碌著。


你可以值得擁有,你能創造屬於自我的價值,你能走出自己原有的禁錮。

你做得很好,這就是你想要的吧!你願意活著是不是發現生命的美好?你說著這樣就夠了嗎?這樣就可以嗎?探索世界到此就願意?沒有任何遺憾?


一切回歸到接納自我吧!

在深遠的苦痛日子,已經逐漸散去,這世界的痛苦撕裂,不是你一個人的情感,這般疼痛的孤獨,你不是最悲情的那一位,別望向那片黑暗走去,我們不吃回頭草,不走回頭路。


「你的病不是這麼嚴重,可以治療的,是一場小病會痊癒,年長99歲的人都可以好起來,你不要擔心。」

「遠離恐懼,迎接美好。」

「睡吧!睡吧!孩子,明天有想做的事,你想做的事就做吧!執行吧!」

「順著你的心,聽你心理深處的聲音前進,不要再被大腦恐嚇的詞句而恐懼欺騙著。」


汰換腦袋的詞句,閉眼躺下,數著一秒二秒三秒,再默念著接收到詞句,反覆念幾遍,睡吧!換你了。


這封投向時間紐帶的信,只願你在低谷中打開。


不要忘記過去的你,又再寫下一篇替未來的你加油打氣的信件,這封信不要遺忘。





這是我多年的習慣,藉由網路平台發布焦慮、悲傷的文章記載著,片刻瑣碎的內容,字句會藉由當下的那個我(過去的我)為出發點,書寫一封信也可以是一封情書投遞給未來的我閱讀,題材毫不限制,每一封信都不設定主題,現在翻閱文章創造應該約近2XX篇,部份文章未搬家就已消失殆盡。


有一部分的時間,書寫網路文章是能乘載那無法與人敘述溝通的心事,藉由短詩、擬化般的謄寫後,敲的字句在文章按下完成按鈕後,就封印了悲傷的情緒,在那一刻我的情緒的釋放下,有幾分心靈的解脫。


當我心中有任何不服氣,不舒服的情緒嗡嗡嗡地影響腦中思慮,我會想起過去的我寫過的那首詩、那篇文章、那一首歌曲。


從文字中理解,你(過去的我),是怎麼平衡自我身心,是怎麼看待面臨的事物,如果寫的文字很孩子氣,甚至閱讀後嘴角上揚後大笑得幾聲,我才明白自我成長已在年輪中。




後記補充:


一場疫情,讓人曾想著死亡卻轉念活下去。

上個月從疫情爆發後,突發的牙齒神經抽痛、免疫系統下降患得帶狀皰疹的過程中,每個人想要遠離醫院時,我卻離醫院如此密切往來,還祈求診所醫生能讓我看診的時間提早,因警戒調升關係下,婉拒的決定延後一日又一日,看病能否早日來臨?吞下一顆又一顆止痛藥,療程結束後,才發現瘦的認不出自己,還好我天生愛吃,未來有很多機會成為肥嘟嘟左衛門。


感受上天給的禮物與提醒。


這份禮物如何珍惜的看待自己所擁有的微小幸褔,身體的疾病提醒自己必須在作息和對於健康的注重、調整,眼前在重要的事情,不論外在環境事物混亂、待辦事項多、自我追求的渴望,都會在一場健康生病後取消所有再度歸零嚴重至生命結束。

自責的情緒上升時,易回想健康時期能做的事情與狀態,然後就很不聽話的在迷濛的狀態下也更渴望做點事,慢慢從小事累積給點自信,對能起身而做的事擴增延伸感觸念頭日日劇增。

然後對自己說,我要恢復自身發自內在的歡笑、笑容。

我需要讓自己在僅有的行為能力下可以增加個人的免疫力,學習專注在當下的事物忘卻身心的苦,翻閱過去自己留給自己的禮物、照片們,藉由書寫、閱讀、學習、記錄謄寫心中有收穫的句子,讓我從你們中獲得前進力量吧!

一個月面臨起伏後,健康依舊是在紛亂疫情時代,最重要的一件事。
歌曲訴說是愛情的部分,我時常認為世上的愛情的詞句,是可以視為療傷與悲傷中的自己和好、解脫,是另一種涵義,與自己談一場良好的感情。
心不定就無法完成,真如其然,任何事情也視同道理,學習心靜與心境。


坦然的接受面對自己的心。

恐懼,能退散;身體,會痊癒;心,會安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遠離焦慮

遠離焦慮|我最療癒的祕密基地

遠離焦慮:看心理醫生真的不是件可恥的事

4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