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鍋頭·Miss Erguotou

📌已出版實體書《90後女生-我在情趣用品店工作的所見所聞》 📌長篇小說《性癮回憶錄》於鏡文學連載中 📌現於情趣用品店工作 Website: www.miss-erguotou.com Instagram: miss.erguotou_backup

性癮回憶錄《慾望》2.2失控

至上星期的數學測驗後,老師並沒有對我說些什麼,甚至平靜得讓我懷疑他是否真的知道我當時在手淫。但從他的處處迴避仍能察覺出一點端倪。每次上課時都避免看向我這邊方向,即使間中與我對上了眼也會迅速轉移視線。

在走廊上碰見也只是點點頭便急步離開,使我確信他心裡是十分清楚我當天的舉動。

然而,他的尷尬使我覺得事情比想像中有趣。

作為老師,發現學生在課堂上自慰可以怎麼辦?事實上換作是我也不知道能夠怎麼應對。始終男女有別,以一個男老師的身分來說的確是比較難以啟齒。況且在沒有真憑實據的情況下,我矢口否認又能拿我什麼辦法?

老師的沉默驅使我更加明目張膽,數學課也由最討厭的科目變成了每天最期待的時段。每逢數學課,我便會把校裙拉至膝上,故意張開雙腿把內褲露出來。 

相比起手淫的自我滿足,挑起別人的慾望更能讓我獲得快感。

 

***

 

「鈴鈴—」下課鐘聲響起,我睡眼惺忪地睜開著眼皮,課堂逐漸變得熱鬧起來,同學們有的在高談闊論、有的喧嘩吵鬧亂成一團。

「明天記得準時交功課,整堂課都在睡覺的同學自己看著辦吧!」老師搖搖頭,沒好氣地說。

我打著呵欠,慵懶地伸著懶腰,終於捱過了這堂沉悶的歷史課。

「老師在說你呢。」志豪屈指在我桌面上輕輕一敲,他是我鄰座的男同學。

「怕什麼?我有你呀。」我從抽屜裏拿出課堂作業,一臉誠懇的看著他。

「才不要呢!除非⋯⋯」他奸詐地笑了笑。

我從口袋裡掏出銀包,從裡面抽出一張一佰元的紙幣在他眼前揮動,我從小便知道「有錢使得鬼推磨」的真諦。

志豪馬上大拍心口保證:「沒問題!」說罷便搶走了手中的紙鈔。

志豪剛想離開卻又停住了步伐,似是記起什麼回頭說道:「對了!上次Miss Ma的英文練習好像還未⋯⋯」我隨即從銀包再抽出一張一佰元給他。只見志豪瞬即雙眼發亮、笑得合不攏嘴,極速把錢拿走。

「好的花姐,我辦事你放心!」他笑逐顏開,嘴裏盡是奉承討好的說話。

「行了吧。」我揮揮手後便繼續伏在桌子上小睡,當我準備踏入夢鄉之際—

「肅靜。」一把熟悉的聲音讓我心頭一緊,原來已是數學堂。

「起立!」女班長大聲喊着,原本熱鬧的課室頓時變得鴉雀無聲,我跟隨著同學起立向老師鞠躬敬禮。今天的他穿上了筆直的西裝,給人一種成熟儒雅的感覺。

我坐回座位後,趁他用粉筆在黑板上塗畫期間,把身體仰後靠著椅背,順勢打開雙腿將校裙往上拉。今天我穿上了白色的內褲,在出門前還特地照照鏡子,確保從遠處也能看到內褲上隱約透出的黑色陰毛。

講台上的他仍在專心講課,根本沒有注意我的一舉一動。

看來,與他的攻防戰亦是時候升級。我將身體向後仰,把雙腿撐得更開。

「昨天下課前給你們預習的公式,現在會順著學號⋯⋯」他邊說邊掃視著台下的學生,直到視線落在我的身上,他頓時語塞。我邪魅一笑,隨即把雙腳合實,裝作若無其事地用雙手托著頭望向窗邊。

他的突然中斷使原本專心聽課的同學們不謀而合地看著我的方向,尋找讓老師分散注意力的地方。

「陳Sir在看你,快起來別睡覺了。」鄰座的志豪輕拍我的後背,小聲地提醒著我。

我轉頭看向前方的同學:「看什麼?我沒有睡覺呀!」我聳聳肩,不以為然地說。

他清了清喉嚨:「咳咳⋯⋯大家專心點!」說罷用書本拍了教師桌數下,示意大家留心上課。

明明不專心的是你啊,老師。

我捂著嘴巴壞笑,轉眼間又再度把雙腿張開,這次我索性把雙腳分別踏上左、右兩邊的金屬腳踏上。經過剛才的停頓後,老師再沒有正眼看我,但他越是刻意迴避,卻越發激起我的好勝心。我把手伸進裙擺之中,隔着內褲撫摸陰部,他似是察覺到這邊的動靜,瞟了我一眼。

就是現在了,老師要看清楚喔。

我粗暴地將內褲扯開一邊,整個陰部暴露在他眼前。

他神情呆滯地看着我的方向,我隨即縮開手、合上雙腿,再一次若無其事地與他對視。

「陳老師?你還好嗎?」坐左前排的同學忍不住輕呼他,對他今天的狀態感到疑惑不解。

「嗯,沒什麼。」他抬頭看看牆上的時鐘,然後一邊收拾桌上的課科書,一邊急切地說:「班長!」

「是!」男、女班長異口同聲地回應老師。

「距離下課時間尚有十分鐘,剩下的時間大家自修吧!兩位班長替我維持秩序。」說後便匆忙離開教室。

我的焦點落在他明顯突起的褲檔上。

 

***

 

午餐時段,我到隔壁的課室會合幾個經常與我「糖痴豆」的女生,相約一起到校外吃午飯。

「要去牛魂打邊爐嗎?」靜兒興奮地提議着。

袁靜兒— 她便是K的表妹,標準的傻白甜。

個性率直爽朗,為人沒有機心,是我們三人之中的開心果。

「午飯時間只有一個小時,那夠時間?況且昨晚才和我爸吃完。」美雅對她翻了翻白眼。

譚美雅— 傳統的美人胚子,有著精緻的臉蛋,濃眉大眼加上擁有一把微曲的長髮,看起來就像個混血兒娃娃,屬於高冷的類型。

「當是陪陪我嘛⋯⋯」靜兒挽著我的手,一邊對我擠眉弄眼:「好嗎花花?」

「嗯,隨便你想吃什麼。」我心不在焉地回應著她,腦袋裏卻想著剛才上課時的情境。

「黃依蘭!」在我們即將步出學校時,一把聲音從後喊停我。我回頭一看,是女班長。

「又怎樣?」我皺著眉頭露出不悅的表情,我最討厭別人直呼我的全名。

「陳老師托我傳話,要你今天放學後到教員室找他!」女班長察覺到我臉露慍色,傳話過後便悻悻然離去。

「怎麼了?你幹了什麼事嗎?為什麼陳老師點名要見你?」靜兒緊張地追問。

「肯定又是上課時睡覺吧⋯⋯」美雅插嘴道。

「我們等你放學吧?」靜兒沒搭理她,一臉殷切地對我說。

「不用等我。」我淡淡回應著她:「今天應該沒那麼早,你們先走吧。」

 

我的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