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色炎
無色炎

一個正在重新學做人的聰明的笨蛋

幾乎脫離教旨地相信神的失敗的基督徒(?)

(edited)
神的國就在你們心裏

以下觀點出於自身是基督新教徒。

遇上信仰(上帝)的那刻或那幾刻,有出於天真的奢想,例如小時希望家人和自己能上天堂,死後永遠在一起;或者發現自己變好了之類;一番禱告伴隨着家人受洗及家人的病給治好了這類。這種見證對我來說只能說是真實,亦是我認為神顯現在生命中我們理解為偶然的事情,或者是命運,無論對於我們來說那是好事或壞事。但這令我質疑信仰是自私的嗎?一旦跳出了個人際遇,從人類整體不段經歷苦難那種角度出發,就令人難以相信神為人好,以至難以相信神存在(主要指全能神),這種想法也已經很常見。但仍有人信!這也是某種意義上的神蹟,只能說基督教全能神的好和善,也和人的好和善不同,所以只用人的標準看神是不恰當。(也不是我說的,只是傳道人這樣說)在基督教框架下,人的自由意志最主要的功用也只是用來決定相信並跟從耶穌。

至於為甚麼經過一輪理性思考後,我還是決定繼續信神,是因為:首先始終我不認為宗教信仰是為了導人向善,而是為了「Big Questions」的答案,不只是宇宙會如何終結,還有所有事情發生的意義,以及人生的意義。然後在信仰裏人就是為神而活,所有事情自圓其說一番,雖然這是基督教被人批評的地方,但對我來說,我不認為我有足夠智慧找到這種問題的答案,所以必須靠另一途徑,例如宗教。就像《葡萄園裏的寶藏》這個故事一樣,發掘到的寶藏並不是想像中以為的寶藏,為了一個目的/答案去行動最後就會得到意料之外的收穫,這令我覺得能否找到終極的答案可能並不是最重要,一來應該沒有人會找到,二來最重要的,將會是找答案過程中發生的一些事。所以信仰的意義是:跟從耶穌後得到的就會是一切意義的答案,而不跟從就得不到最真實最終極的答案。

對基督教而言,終極當然是神的國重臨,人沒有了罪與死亡,和神重遇,重新連結在一起,在新天新地永遠開心歌頌神 etc. 但聖經又有一處這麼說:

「人也不得說:看哪,在這裡!看哪,在那裡!因為神的國就在你們心裏。」路17:21

這是耶穌對不信祂的法利賽人說的話,根據解經人,這裏說的是天國可指「在當中」,即是天國就在法利賽人眼前,那就是天國之子耶穌基督,「接受祂便如同接受天國,進入天國」。無意曲解聖經,但以下是我難以擺脫的思考(或許受到猶太教影響):

  1. 雖然聖經有個末世時間表,但如同創世一樣,聖經的七天如同修辭手法般,跟我們認知的7個地球自轉周期應該有所不同,所以聖經的末日是地球物理上的末日也可以是一致的,尤其聖經所形容的末世和太陽膨漲以致「吞併」地球等行星的說法也可以是一致的。(「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彼得後書 3:10))
  2. 「有的人雖然死了,卻還活着」類似這樣的說話,相信很多人也會認同。好像活着主要是因為我們記得他們,以及他們所做的事情。猶太人有句話是人的名字被遺忘,那才是真正的死亡。所以我不禁會想:在這意義上,一直被記住的話,這剛好不是永生嗎?
  3. 有甚麼人值得我們永遠記住?當然是人類的榜樣,而人類的榜樣是怎樣的?自然就是值得尊敬的,例如戰死的士兵、捨己救人的英雄,基本上犧牲自己的性命就是生命最高尚的成全。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就算不至於犧牲生命,為了別人的行動,總是一種高尚情操的表現。生命最高尚的形式,莫過於奉獻他人。約翰福音‬ ‭12:25「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失喪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不都在說同一件事嗎?耶穌說信徒要「背上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祂」,那麼那個信仰的極致,自然就是捨己救人。是生物學機制,令人怕痛、怕死,並去躲避,超越了這些,甚至是被迫超越的人,就可以去追求永生。人超越了人,就能到達永恆。
  4. 如果人人都背上各自的十架跟從耶穌,那麼人人都要戰勝自身的缺點(基本上就是人的弱點,是原罪般的概念),基本上人就會嘗試變得沒那麼自私,繼而擺脫七宗罪之類引致的問題,以至人達到了進入天國的門檻,甚至其實是,實現了天國,那刻神的國已降臨。這裏有點偏離得嚴重,因為我其實沒有顧及其他督基教的教條,例如認罪悔改、人要怎樣才是聖淨之類,神judge人也不是只看他有否例教條而活。而且在耶穌釘十架時旁邊那個臨死前承認耶穌為救主的殺人犯也被能進天國,顯示了「信」實質行為重要。
  5. 之前說的記住的永生有個問題,是最差的人例如希特拉等也是永生的,因為人類不想重蹈覆轍,以致永遠記住了壞的例子。
  6. 人生的無常,與神令你我存在目的也沒有衝突,或許是因為我們應該把握時機運用自由意志信靠神。
  7. 在世界和平的問題上,是人類最難超越自己的範疇。二戰後的日本很推崇反戰、和平主義,流行文化中很常見的命題是如何締造沒有戰爭的世界,例如高達00劇場版借用一句應該不是真的出自愛因斯坦的話:「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it can only be achieve through understanding」但從愛因斯坦和弗洛依德的書信中可以看出他們也不覺得人類可以將戰爭從世界中消除。聖經也經常提一些屬靈爭戰,雖然性質完全不同,但至少有善惡、神和魔鬼的對立,對立的相方想要消除對方,也像戰爭的其中一種本質一樣⋯⋯舊約神說以眼還眼,但新約耶穌說要愛仇敵;給人打左邊臉也要給人打右邊;原諒七十七個七次;在最後一刻殺人犯,全心全意相信神能消除之前所有過錯。這可能是「大愛左膠」的來源之一,「愛與和平」在當下的時代脈絡顯得刺耳,我也不認同大愛,尤其是在對方沒有一絲認錯的意思下,但暗地裏我還是不能全盤否定日本那種煞停歷史巨輪是可能的想法,因為照着耶穌的做法,以及祂的捨己精神,視其他人(後人)比自己(及遭遇不公的人,以及當下活着的所有人)重要,就能實現天國(suppose沒有戰爭)。

現代人是無法不與聖經的某部份規範、教條越走越遠的,例如我其實也不覺得同性戀有問題,尤其現在有代母、試管嬰兒之類可以使人繁殖後代(生命為甚麼要延續?反正地球就算沒被人類活動破壞到住不下去,在N年後也要被膨脹的太陽吞掉,但人類卻想要找地球2.0。生命其實可以不延續下去的,不過要所有有能力創造生命的人都主動或被動地同意才能停。哪一個才會是真正的世界末日?)

但無論如何,基於最初所說得,為了尋找所有事情發生的意義,以及人生的意義,以及承認自己作為人的弱軟無力,我還是選擇繼續相信神能給予人力量,在這個屬於魔鬼的黑暗世界裏發光,活出耶穌捨己為人的精神⋯⋯

#神與我

Ref:

http://www.equiptoserve.org/etspedia/%E8%81%96%E7%B6%93%E9%9B%A3%E9%A1%8C/%E8%B7%AF-N-12
馬有藻著,《分解真理的道》

https://www.gotquestions.org/T-Chinese/T-Chinese-end-of-the-world.html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