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任意球
直接任意球

不知道在哪儿

政治话题永远在驱逐一些优秀的人

当邱晨被网暴逼得退出大陆社交网络并且停了电视前的工作时,我心里塞着一团火,想跟那些暴民吵架,可是有过跟无脑粉红吵架的人应该有类似的感受,跟他们吵架,无法提升自己,只能被对方的无逻辑和野蛮气死,就好像拳头打到海绵上,就好像一枪射到海水里一样,你发泄了愤怒,但是没有目标倒下,他们依然挺立。

我并不是邱的粉丝,也不是太喜欢奇葩说这类节目,对马东也没什么好感。

对邱的印象就是距离我太远,感觉她的圈子永远都有一种优越感,当然她本身肯定是一个优秀的人。只是我对于辩手这个职业身份感觉很陌生,很奇怪有人专门靠辩论为生,还生出一个词”打辩论“,把印象中的讲道理沦为打架,用各种手段获胜。奇葩说的话题经常强词夺理,探讨一些没有深度的话题,还强行立道德标杆,对一些人因为一场精彩辩论突然有好感的人我也喜欢不起来。马东更是一副轻挑和随便的样子,除了觉得很幽默以外,没有太多关注。

不过这些印象并不影响我对网暴的人的厌恶,占中也好,港独也好,都不应该被一边倒地指责攻击。那些网暴的人除了立场,什么都拿不出来,很多人还恶心地说出”虽然喜欢xxx,但是国家利益面前没有偶像“之类的话,说的好像这个人做了什么颠覆政权的事。

有些人对不同意见永远是害怕的,不仅害怕,还不愿意承认。我在一些论坛就被回复过”不是不允许不同的声音,而是要在爱国的基础上“这种可笑的论点。

他们自以为允许不同的声音,但是前提是经得起他们爱国的判定,一旦不符合这点,道理是不用讲的。

我就很疑惑,凭什么爱国要由这群暴民来判定,我还判定凡是不敢批评问题的人都不爱国呢?行不行呢?我能不能偏执地以此为讨论问题的基础呢?

很显然不可以,因为臆测对方动机是需要很谨慎的事情,你不能说”我觉得你这话题下透露着你不爱国的本质“,你觉得没有用,你也没权力去干涉对方的言论。

这种一旦出现一丁点迹象就马上贴标签的行为究竟是这些”爱国评委“们主动攻击的欲望太强烈,还是他们对于体现不爱国言论的出现过于害怕呢?

试想一个场景,一群人中,一个人突然出现一个人高喊领导人有问题,剩下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我们假设其他人都不敢说这样的话,那么他们肯定会担心这种话会不会影响到自己,虽然自己没说,但是自己竟然纵容叛逆话的存在,那个隐藏在角落里的权威会不会对自己很失望?会不会连带自己也负有叛逆的责任?自己如果单纯不发声,在接下来的严肃审判中自己能脱的了干系吗?

如果想摆脱这种干系,最好的方法就是提前公开表态:

我不这么想,我认为那个高喊的人是有问题的,我强烈建议他受到审查,这事和我无关。

这是基于恐惧的反应,违背了自己的个人意志和内心操守,为的是不出乱子,不担责任。


这种行为在工作中生活中太常见了,可是生活中如果跳忠太早是会被鄙视胆小的,不利于在小团体中生存,所以还可能谨慎表达忠心,甚至私下里对领导表达效忠。但是在网络上是没有这个考量的,虽然自己沉默完全不需要担心,但是现实中养成的急于站队的心态,再加上网络上站队也没有后顾之忧的生态,让一些人肆无忌惮地放大了自己的向强势靠拢的软弱,并且借此给自己带来虚幻的安全心态,他们放心地把网络战斗当成生活和工作模式的一种演练,网络上张牙舞爪,生活中可能会巧妙地把握尺度,但是方向都是一样的,最终达到的效果是让自己安全地在人际斗争中活下来,甚至脱颖而出。

所以我一直觉得网络生态就是现实生态的演练,现实只是比网络更悄无声息一些,少了一些爆点,但是多了一些残酷,而为了不在残酷中被淘汰,可怜的人是不惜让自己狰狞一些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