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
苏格拉

喜欢思考的人

“祖国未来的花朵”为何频频夭折?

2020年6月4日,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河滨小学五年级的小学生缪可馨因老师批评其作文在上完语文课后翻越栏杆坠楼身亡,时年10岁。

2020年9月10日,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高坡镇中心小学校五年级学生张宁宁(化名)遭受老师体罚,不幸死亡,时年10岁。​

2020年9月17日,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一中初中部九年级一学生张某锐,因被母亲扇耳光,从学校跳楼身亡,时年14岁。

一幕幕年轻生命的陨落总是让人唏嘘长叹又不禁让人思考和疑惑:到底是什么力量让本应该朝气蓬勃的年轻生命选择放弃生命?饱受诟病的教师体罚何时休?

先抛出我的结论:很多人并不知道什么是教育

作为家长和老师,他们对“教育”的理解决定了他们如何去践行他们认为的“教育”。同时作为现在或者曾经的学生,我们如何理解“教育”也同样影响着我们以怎样的方式去回应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所接受的“教育”。

开篇三个惨痛的教育失败的极端案例只是我们观察中国教育的冰山一角,如果以更广阔和开放的视角去检视类似的悲剧,这种失败是普遍存在的。

一个不合格的家长带给一两个家庭中孩子一生的教育的悲剧,

一个不合格的教师带给整个教育生涯中孩子人生心理的阴影。

教育是责任重大的事情,因为它影响的面很广,而且对个人的影响非常深远,是长期性的。

我们可以试着问:还有多少没有跳楼的缪可馨带着心灵的伤痛继续在生活?

还有多少曾经被扇耳光被公开侮辱的小学生/初中生在用余生去治愈创伤?

而最可悲的是,还有多少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

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去治愈,

幸福的童年却可以治愈一生。

回到我们探讨的主题:什么是教育?

要回答这个问题,似乎太宽泛宏大,无从着手,我们可以列举很多示例来说明什么是教育,但总是不够全面,为此不妨从另一个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

教育的目的是什么?

那位扇儿子耳光导致其一跃而亡的母亲,和无数家长一样把孩子送到学校接受教育其目的是为了孩子健康成长,学习知识和技能,最终长大成人获得自己的幸福人生。教育的最终目的在于让孩子获得幸福的人生,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然而,当“教育”本身变成不幸的时候,这种“教育”还叫教育吗?如果一个人的美好幸福人生是以带着各种心灵创伤去启程的,那么他/她的人生还叫美好而幸福吗?如果追求幸福人生的方式本身已经沦为地狱,那么这种追求的意义在哪里?

我们都在追求成功/幸福/美好,我们让孩子接受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实现这一目的。一切违背这一目标的方式都不能称其为教育。现在让我们来回答教育是什么就变得简单明了:教育只是追求人生幸福的一种方式。

那么开篇三个教育悲剧告诉我们什么呢?

第一:没有灵魂的“灵魂工程师”只会夺走孩子的灵魂

教师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缪可馨的文章缺乏正能量,所以被老师要求改来改去,说明写作文本身对于这位老师来说并不是一种事实和观点的表达,而只是一种被拿来要求的形式,最可笑的是作文要以她要求的想法和形式来改。如果一篇作文写成了老师的作文,那么这篇作文本身就已经不算是学生的作文,已经失去了学生赋予的内涵和灵魂,不过是一堆毫无生气的文字堆砌,甚至只能在老师圈圈点点的权威中改得矫揉造作,谎话连篇。

缪可馨有自己的想法却不让表达,这是几十年来对思想与言论自由长期剥夺种下的恶果,教授缪可馨作文的老师,不过是上一代活着的另一个被剥夺思想自由的缪可馨而已。

第二:不懂爱与尊重的父母是孩子追求人生幸福的最大障碍

孩子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家长对待孩子容不得半点马虎。很多父母将孩子视为自己的“东西”而不是人,这是无数人间悲剧的起因之一。不懂得尊重孩子的父母,往往过多地通过孩子去实现自己的愿望,满足自己的攀比心,虚荣心,成就感,缺乏与孩子的倾听与沟通,树立自己的专制权威,甚至时不时施加语言上的暴力伤害,恐吓和批评乃至拳脚相加。

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从家庭成长中走出来的,一个充满爱和尊重的家庭对孩子是幸福的港湾,一个充满暴力(包括语言暴力)和伤害的家庭很难告诉孩子如何去爱和尊重,而很多问题少年本身就是父母失败生活的牺牲品,在中国这样的丛林环境,处境艰难的孩子很难得到除开学校以外其他社会组织力量的帮助和开导,反而又被蛮横无知的家长公开羞辱,此刻的父母已然成为孩子追求人生幸福的最大障碍,纵身一跃是对生活无望的表达和对父母失职最响亮的回应。

第三:遇到合格的老师需要财富和运气

现在的父母也知道,好的老师在好的学校,而好的学校是需要一定的经济条件才进得去的,对中国教育没有信心的家长也在更早更多地将孩子送到国外读书。但是对整个中国来说,好的学校是少数的,能把孩子送出国的家长也是少数,大部分孩子上的学校都很普通,而在普通的学校,孩子遇到合格的老师就得靠运气。

教育本身是一国的立国之本,在中国现实是教育事业是一种财政负担,因为作为纳税人的父母无法参与讨论每年财政预算的分配,只有新闻联播接受事后事实的权利。

由于我们的教育并不为政府重视,我们国家的教师收入水平普遍很低,同时监督机制也很难运行,于是我们一再地听到各种野蛮的教学方式。体罚学生这种事情本身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该做之事,但是有太多的老师根本就没达到当老师的及格线,孩子一旦进入学校,在没有底线约束的教育系统遇到有耐心/有爱心/会尊重孩子感情的老师只是一种运气,而我们难道不应该把这些要求作为一个合格老师的基本标准吗?

孩子是祖国未来的花朵,而当这些花朵遇到了野蛮的园丁,有毒的土壤,还有掐住自由灵魂的辣手之时,能够生长的一定是最难以清除的杂草,花朵早就在含苞之时频频凋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